第二百五十一章 梦

作品:《捞尸人

    我昨晚夜没睡,但是被这样的气氛搞搞的我整个人都十分的清醒,没有点困意,不过我没困意不代表着柳青瓷就不需要睡觉,所以就算我们现在非常着急,也不可能就立马再次把我梳洗打扮给柳青瓷送过去让她随意的蹂躏。

    李振国发号施令之后,我感觉他这个人是真的很稳,要知道按照我们现在的推测来说的话,李香兰极有可能是在嫁给弯背老六之前就已经被人杀了给调了个包,这也就意味着李振国他们这么多的兄弟姐妹,他们的母亲不是当年的鬼道金花李香兰而是另有其人,这对于普通家庭来说那可是顶了天的大事儿了,但是李振国的表现却是十分的平静。

    胖子笑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不管是那老太太是不是李香兰,现在都已经死了,以前不管李家是谁说了算的,起码现在弯背老六才是李家真正的主心骨,所以谁生的他们不重要,只要他们都是弯背老六的孩子就行了。”

    我点了点头,心里的感觉无法去形容,李家李老太当家,这本来就不符合国人贯的传统,更何况弯背老六不是个吃软饭的,还是个顶天立地的人物,这本身就是奇怪的点。

    不过话我们说到这里之后就已经差不多了,接下来只需要我去跟柳青瓷那边沟通交涉这件事情,在我们分开的时候,我管陈东方要了柳青瓷的详细资料,因为我感觉昨晚夜跟柳青瓷的相处,感觉非常的怪异,但是你要说怪异在哪里我却是说不出来,总之就个点非常的重要,那就是柳青瓷既然被人比为京城李师师,那应该是个极其有气度有内涵的女子,漂亮倒是其次了,而跟我相处的柳青瓷,却像是个风尘女子样,完全就没有传说李师师那样巾帼英雄的样子。水浒传我小时候也看过几遍,知道那李师师可是个卖艺不卖身,甚至有报国杀敌之心的女子,这点,动不动就要睡了我的柳青瓷跟李师师比起来可是个天上个地上。

    我跟胖子被安排在了个房间,进了房间之后胖子就拉住了我道:“李家这事复杂啊,你说杀了李香兰的人会是谁?”

    “从现在看,能做出这件事的,玉皇道是个,鬼裁缝是个,上层的那个人也有可能,但是可能性不大。除了这三个,我还真的想不出来。”我道。

    胖子也是紧皱着眉头道:“这事儿还真的是玄乎,可是那人为什么会伪装成李香兰呢?这肯定不会是弯背老六的迷妹,玉皇道虽然有些时候是无所不用其极了点,不过我知道玉皇道肯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也不敢,因为弯背老六的脾气,要是知道这事肯定就人把刀打上昆仑山了,鬼裁缝倒是嫌疑最大,但是我感觉那个年轻人应该不至于啊。”

    “谁知道的,其实我还有种感觉,那就是我们都想错了,李香兰还是李香兰,她只是蜕下了层皮而已,这个蜕皮跟鬼道的剥皮不是码事儿。”我道。

    “我也想过,可是这种办法却是闻所未闻,对了,你还没告诉我呢,昨晚你跟那尤物小娘们相处的咋怎么样,有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胖子说道。

    “毛的便宜。”我道,说完,我就大概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包括我跟柳青瓷的谈话内容告诉了胖子,在大哥不在的情况下,胖子是我最信的过的人了,就在我刚说完,胖子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的时候,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我打开门看是陈东方,就把他请进了屋子。

    陈东方的办事效率很快,他很快就把柳青瓷的资料给收集好了,但是他收集的资料其实并没有多大的作用,按照他的说法来说,这个柳青瓷是在几年前忽然就在京津之地出现的个女子,出来就跟在那个人的身边,起点极高,她长的很漂亮,特别是那张脸,让很多男的看到她就有极强的征服欲望,开始还有不怕死的去打她的主意,后来那些胆大包天的人没个有好果子吃,最典型的就是个家里老爷子在开国的时候受过勋的位红三代竟然趁着次机会摸了下柳青瓷的屁股,结果第二天人就被丢在密云水库里了,问题是那个老爷子那时候还健在,而且那个年代下来的人脾气都不会太好,大家伙以为老爷子肯定要雷霆怒了,结果后来这件事也是不了了之,大家才真正意识到这个柳青瓷身后的能量。

    柳青瓷这个人起点很高,背后的背景也是十分的惊人,但是这女人行事低调,低调到大家都知道她,却不知道她到底是做什么的,所以后来才有了京城李师师的称号——个女人,不清楚来历,忽然的崛起,还是跟在那位身边崛起,最重要的是长的漂亮,自然花边新闻也多,事实上大家也都是开玩笑,柳青瓷在他们心更多的是冰山美人,因为后来在大家见识到柳青瓷的实力之后前去拜访的人不少,没个能进门的,偶尔有人见到她也是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

    “你确定你查到的是真的,没错?”我听完之后不可置信的看着陈东方问道。

    “对啊,这些东西不是秘密,所以很好查,她那个人行事低调,没有什么秘密可查,外人还没我们知道的多呢,他们都不知道柳青瓷身后跟的喇嘛是谁,我们却知道。”陈东方道。

    昨晚在我面前几乎是放浪形骸的不成样子,还被我直接撕掉了真丝睡裙里面不着寸缕的女人,竟然是外人眼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山美人?我不知道我是该笑还是该哭,但是我脸上此时的表情肯定是相当的复杂。

    “怎么了?你又知道了什么吗?”陈东方问道。

    “没有,那女人在我面前表现的不样,不过可以理解,她是个自由切换很多张脸谱的人,上刻可以是冷若冰霜,下刻却像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你根本就摸不着她的脾气。”我笑道。

    “这样的女人才够味儿啊!”胖子笑道。

    “够味你倒是去啊!”我都想脚踹死他。

    “人家喜欢的是你身上的真龙血,胖爷我这身五花膘她可看不上,不然你以为胖爷我能饶了她呢!”胖子道。

    “行了,不胡说道了,胖子,发表下意见吧,就我跟柳青瓷商量的事情。”我道。

    胖子站了起来道:“还是那句话,个谎言,想要让别人相信的话,不能全是假的,起码是半真半假,大雪山的更深处肯定是有个跟你身上流的血样的人,但是要说柳青瓷只是为了去雪山里朝圣,那就是胡扯了,她这样的女人,看就是脸的骄傲,在她心里,就是大罗金仙见了她也得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所以她不会敬神仙,更不会想着去朝圣,所以说,她告诉你的事情是真的,但是目的绝对不会单纯,说白点,那就是恭喜你贼王兄弟,你又要被利用了。”

    “被利用我有心理准备,我就是想知道,算了,话到嘴边了我又给忘了,我也想不清楚我想要知道什么了,只能说走步看步吧,我先睡觉,晚上还要去卖身。”我道。

    说完,我就趟到了床上,说来也奇怪,我其实并不感觉到困,但是头刚沾到床上马上就睡着了,而且很快,我就做了个梦,这个梦跟我在那四个喇嘛诵经的时候做的梦模样,就是在我的眼前,有个穿着铠甲提着长剑的人。

    不同的是,今天我不能在梦里行走,这就好像是鬼压床的那种状态。

    我不能动,他却是睁着眼睛看了我夜,他看我的眼神,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我在个神像底下被那些神像给俯瞰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