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李香兰?

作品:《捞尸人

    “这是六爷临走之前跟我交代的,六爷或许早就谋划好了接下来要这么走,也就是在半个月前,他就开始让秋离去模仿秋离的言谈举止,你也知道的,秋离这丫头在别的方面或许是窍不通,可是在这旁门左道上却是点就透。”A笑道。

    “喂,我好歹帮了你们这大个忙,你就这么评价我的?等我把叶子给收拾了,看你还会不会以为我真的是窍不通。”秋离这时候抗议道。

    “这什么玩意儿,人皮面具?”我悄声的问胖子道。

    “不像,人皮面具没那么精妙,古时候或许可以,现在这门技术早就失传了,而且你别被电视上给骗了,就连古时候也不可能真的出现以假乱真的人皮面具。”胖子说道。

    说完,胖子朝着秋离走了过来,伸手道:“来,面具给胖爷我看看。”

    “我为什么要给你看?小胖子,你是自己跳进荷花池,还是老太我帮你?”秋离这丫头非但不给,甚至还模仿老太太的语气给胖子又来了句。

    “拿来!别废话!”胖子伸手,直接把这个面具给拉了过来,他端详了下,又摸了下那个面具的质感,道:“这不是人皮面具,这就是张真的人皮!是李香兰李老太在年轻时候蜕下的人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他的这句话,下子把我们都给镇住了,李振国朝着胖子走了过去,从他的手接过了这个人皮面具,摸了下,他点了点头,看了看A道:“这你怎么解释?”

    a这时候也愣住了,他道:“我真不知道,六爷让我去夫人的房间,在夫人的床底下找到了这个东西,我就按照他说的办法给秋离戴上,别的我真的不知道。”

    a说完这句话之后,我们都沉默了,过了许久,胖子挠头道:“鬼道有奇异的咒语跟法门,可以让个人很快的剥下皮,而且非常完整,历代鬼道的门主都是用这样的办法把自己下葬,叶子的老爹叶天华也是被叶江南用这种办法把皮给蜕了下来,可是这种蜕皮跟金蚕蜕皮不样,剥了皮的人就会变成具血尸,成了半死不活的状态。要是真的李香兰在年轻的时候已经被人给剥了皮的话,那活在李家这么多年的李老太李香兰又是谁?”

    胖子要是不说,我还以为这张皮只是李老太在年轻时候蜕下的,在蜕下皮之后,李香兰还是李香兰,他这么说我倒是真意识到了,鬼道的蜕皮法门,并不是蜕掉层表皮,而是整张皮被剥修下来,所以与其说那是法门,不如说这是鬼道的种奇异的剥皮手法。

    如果真的按照胖子的说法的话,那么,李香兰早在年轻的时候就死了,也就是说,这些年生活在李家的那个老太太,其实已经不是李香兰了,而是另外个跟李香兰长的模样的人。

    而弯背老六,他知道这张人皮的存在,那也就代表着,自己的亲老婆已经死了,现实的老婆是被人给掉包的这件事他也是知情的。

    我看了下众人的脸色,现在大家无疑是都意识到了这点,我能想明白的问题,他们肯定也能想明白,这个大厅的气氛下子变的诡异了起来,诡异的我起了身的鸡皮疙瘩。个人,被另外个人给掉包,几十年来,除了自己的丈夫之外,其他的人竟然都没有发现任何的破绽?

    “这不可能啊!”小七脸震惊的说道。

    “这很有可能,甚至嫁给你爷爷的人,本身就不是李香兰,真正的李香兰,心只有叶江南个人,她是绝对不会嫁给你爷爷的,这点在江湖上本身就是个谜团,只不过大家直认为,是叶江南再娶给了你奶奶刺激,所以无奈之下才嫁给了你爷爷,还有个问题你想明白了没有,以你爷爷的骄傲,他绝对不会允许你奶奶的心里还装着叶江南的,如果有,他再爱她,也不会娶她。”李振国道。

    李振国的话,对我来说无疑是醍醐灌顶,更是顺便解释了我直都感觉到十分疑惑的点,以弯背老六的身手,江湖地位,政治地位,他不可能容忍自己的女人心里想的是另外的男人,这点我以前想不通,在心里强行的解释为弯背老六是真的深爱,所以容忍。

    现在想来,那时候强行的解释,真的太过勉强了。

    胖子这时候拍了下手道:“对,胖爷我明白了,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最了解你的人,要么是你的敌人,要么是最爱你的人,以六爷的本事,就算掉包的那个人伪装的多么像,他也能很快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爱的女人,他在发现这个女人并不是李香兰之后,出于某种原因,并没有揭穿她,我估计这个原因就是六爷想找到杀李香兰的凶手,所以才来了个将计就计,但是这生活就是几十年。这个替身的人也真的是做事圆滑,竟然直没让六爷找到破绽。”

    “那按照你说的,伪装太太的这个女人,又是什么来头?”陈东方问道。

    “胖爷我不是说了嘛,最了解你的人,要么是爱人,要么是敌人,能把老太太模仿的这么多人都看不出点破绽的,自然是敌人了,这敌人不会是鬼道的人,那就有可能是玉皇道的人,当然,也有可能是柳青瓷那边的人,又或者是,这是上层人物打入六爷身边的间谍,毕竟六爷在谁的身边,谁都认为这是个定时炸弹,我明白了,孙仲谋之所以会在黄河底下杀了李香兰李老太,不是因为那千手观音酷似自己的弟妹韩雪,是因为他发现了这个李香兰的异常!”胖子道。

    胖子的逻辑思维能力非常的好,每次在出现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时候,他总是能站出来给我们个很好的分析,这分析或许听起来会很离奇,可是却总让人感觉似乎有那么点顺理成章。

    “所以说,我们直尊敬的家主,也就是我们的娘,其实是我们的敌人?”李振国问道。

    “现在看来,很显然就是这样,是不是敌人不敢说,但是肯定是有不小的企图的,不然没必要费这么大的劲儿,还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做件事情。”胖子道。

    胖子说完之后,我们再次的沉默了,很显然,现在在场的每个人都需要有足够的时间来消化这个突如其来却是如同炸弹样的信息。

    就连直喜欢胡说道胡闹的秋离,这时候也都安安静静的站在了边。

    过了半晌,李振国坐在了那太师椅上,他看着胖子道:“胖子,你很聪明,那现在的情况,你分析下我爹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又该怎么处理?”

    我不禁有点想笑,胖子其实是我们这边最不像是军师的个人,现在李振国却是让他来出谋划策,不过胖子好像还真的有点胸有成竹的样子,他围着我们转了几圈之后,像是名侦探柯南样的捏着下巴道:“六爷这时候把这个信息给我们透漏出来,其实有几层意思,第层是他认为自己可能不能活着从昆仑山玉皇道那里出来了,所以要把这件绝密的事情说出来。”

    李振国听完马上瞪了胖子眼,我也是拉了拉胖子骂道:“你他娘的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胖爷我就是就事论事,你们别着急,听我说完,六爷此举,绝对不是坏事,甚至是打破现在僵局的把钥匙。”胖子说到这里的时候拍了下脑袋道:“妙!绝妙啊!绝处逢生的手好棋啊!原来最聪明的人还是六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