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李家之乱

作品:《捞尸人

    之前的警卫陈东方只要是亮下牌子马上就可以同行,但是这个地方明显就有点行不通了,陈东方下了车跟警卫说了几句,警卫打了内线,但是不会警卫挂断电话之后不知道说了什么,陈东方很气愤,没说几句就像是要跟警卫吵起来的样子,我看这情况不对劲儿啊,陈东方作为弯背老六手下的心腹之人,难道是见六爷出现了什么问题?我赶紧就下了车,听,好像是六爷不见陈东方,陈东方则认为六爷现在在里面出了事情,执意要进去,这种级别的军区大院,他们的争吵很快就引来了不少士兵,士兵可不管陈东方是不是上海王,直接就拿枪对准了他。

    我赶紧去拉陈东方,但是此时陈东方非常的激动,他几乎都要和这些士兵动起手来,最后,气鼓鼓的他拿出了电话拨了个号码,但是号码没打通,之后他又拨了个电话,这个电话倒是接起来了,陈东方马上对着电话叫道:“六爷怎么回事儿?!”

    电话那边也不知道说了句什么,陈东方听了下,挂断了电话之后,他朝着那军区大院看了眼,之后拉开了车门对我道:“叶子,上车,走。”

    到车上之后,陈东方发动了车,调头就走,等出了这个军事管制区,我才敢问陈东方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六爷杀了几个玉皇道的人,惹了麻烦,他跟你大哥起进了昆仑山,去给玉皇道个交代。”陈东方道。

    “杀了玉皇道的人??”我惊道,他这句,让我下子就想到了什么。

    “没错,玉皇道已经注意到了你,目前还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对你怎么样,但是十有九是杀了,以六爷的脾气,肯定不会跟他们讲道理,但是你也知道,玉皇道实在是有些特殊,那老批的人虽然对玉皇道不喜欢,但是现在的很多人,都再次的跟玉皇道接触了起来。”陈东方道。

    “不会有什么麻烦吧?”说实话,弯背老六直接杀了想对我不利的人,这点还是让我十分的感动的,所以我也很是紧张。

    “不会有什么事,他们想动六爷也没那么容易,不过六爷对你大哥是真的好,竟然带着他去了,你别以为这对你大哥是坏事,入昆仑,出昆仑,这对于你大哥来说是最好的历练,他直走的是外家功夫的路子,要是能得玉皇道几本内家的功法,内外兼修,再加上六爷的刀法,未来成为代至尊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仲谋在武道途上,真的是个极有天分的孩子。”陈东方说道。

    “你现在还有心情说这个?六爷没话要交代吗?”我问道。

    “有,交代给A了,我刚就是给他打的电话,他让我们现在回李家。”陈东方道。

    ——陈东方这路上把车开的跟飞的样,几乎是风驰电掣样的赶回了李家,国人的住房风格就是牛逼的人都喜欢住庭院的格局,所以李家大院其实跟柳青瓷那边的建筑风格差不多,到了李家之后,我们发现李家其实已经真的乱成了锅粥了。

    这也可以理解,李老太莫名其妙的死了,现在六爷也惹上了麻烦,虽然去玉皇道也不定有什么危险,但是外人看来,其实这已经是弯背老六去玉皇道给人家个交代,更像是认错,这还不算弯背老六回来之后会有什么后果。会不会身份地位都发生变化。

    小七跟李青还有胖子都站在李振国的后面,除了他们几个人相对沉默点之外,其他的人都直在争吵,我大概的听了下,发现他们争吵的目标竟然是我。

    我跟陈东方站在了门口,听了会儿我就知道他们在议论什么,无非就是我是不是个扫把星的问题,还有就是李家到底要不要继续卷进这个泥潭,反对的人就说我是个名副其实的扫把星,因为自从李老太去了洛阳趟回来之后整个李家就没顺过,先是李老太死,现在六爷惹上大麻烦,大树底下好乘凉,现在李老太跟六爷都出了事情,李家马上就会有灭顶之灾,而坚持的人,无非就是说李家已经坚持这么长时间了,半途而废不是李家的做事风格。

    最后,个女人甚至直接连我妈是个丧门星的事情都说出来了,别的我都可以忍,唯独这话我忍不了,我妈虽然嫁给我爸之后直在伏地沟过的清贫,但是实际上,自从在嫁给我爸之后她都跟李家断绝了关系,我马上就对着她叫道:“你说什么?”

    “我说李金枝就是个丧门星,你也是个小扫把星,李家摊上你们这家子人,就没好果子吃。”那女人道。

    “老,是不是连自己女人都管不了了?”这时候,直沉默的李振国瞪了眼下面的年轻人道。

    那年轻人也是爽快,耳光就摔在了那女人的脸上骂道:“二姐也是你能胡说道的,你给我滚!”

    那女人就是个泼妇,她马上就对着那年轻人冲去,边冲边骂道:“你竟然敢打我!”

    那年轻人抬脚就又是脚,俩人很快就扭打了起来,等众人分开他们俩之后,那年轻人脸的抓挠痕迹,那女人也是整张脸肿的像个猪头。

    最后这俩人竟然是都离开了这个大厅,他们离开之后,气氛就更尴尬了,其个岁数不小的人看着李振国道:“老三,作为大哥,我不得不跟你说句,在这件事上,你要慎重,李家今时不比往日了。”

    “大哥,我知道。”李振国道。

    “那你的意思呢?”那老男人问道。

    “你们该出国的出国,该分家的分家。这没什么不可见人的,总不能整个李家都是赌徒,但是大哥,你认为现在的李家,还有退路吗?”李振国道。

    那老男人叹了口气,拍了拍李振国的肩膀,又看了看我,最后句也没说,扭头就走了,这似乎是李家第二代的老大,他走之后,人呼啦啦的下子走了个七七,剩下的那些人也是很为难的看着李振国,李振国摆了摆手道:“都走吧。”

    “三哥,你小心点。”他们几个看了眼,也是叹着气离开了。

    ——我知道李家乱,没想到乱成了这样样子,等他们走后,李振国把我跟陈东方叫进了屋子,苦笑道:“爹还没出事呢,他们就以为爹去玉皇道必死无疑了,还害怕玉皇道找上门来报仇,让你们看笑话了。”

    说完,李振国看了看我道:“谈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可是现在的情况呢,合适吗?”我道。

    “有什么不合适的,情况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无非就是个比刘开封要位高权重的人马上就要断气了,所以最后逼李家把罢了。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李家都扛过来了,这帮子人就是这么的沉不住气。”李振国道。

    “A呢?”这时候,陈东方问道。

    “不知道,刚还在,去找他的那个丫头去了吧。那丫头是个鬼灵精。”李振国苦笑道。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刚才出去的那些人起回来了,他们个个脸的惊恐,特别是那个李家的老大,脸都是白的,他们几乎是被人赶进了李家的屋子。

    “老三!见鬼了!”这时候,李家的老大哆嗦道。

    李振国下子站了起来,道:“怎么回事?”

    门外就在此时响起了个声音,冷哼道:“我还没死呢,你们就这么着急分家?!”

    这声之后,李振国整个人都摇晃了下,而我只是听着这声音有点耳熟,可是小七却下子泪流满面的冲了出去,边跑边叫:“奶奶?!奶奶是你吗?!”

    李振国也是直接走了出去,听小七这么叫,我也是心里巨震,因为我也听出来,这声音就是李老太的声音!

    可是,李老太已经被剥了皮,也被大哥杀死在了黄河底下的锁龙井了啊!

    我跟陈东方也赶紧走了出去,胖子跑到了我身边压低了声音道:“不对劲儿叶子,这他娘的不对劲儿啊!”

    ——等我们走出了屋子,结果发现小七脸呆滞的站在那里,在我们的眼前,也没有李老太的影子,只有个花季的少女,在花季少女的身边则是站着那个脸笑意的A。

    李老太呢?

    “这小姑娘是李老太李香兰,她返老还童了?!”胖子长大了嘴巴道。

    “多日不见,你这个小胖子胆子又肥了,竟然敢在李家直呼老太太我的名讳,还想让我把你丢进荷花池吗?”结果,在胖子说完之后,那个小姑娘幽幽的道,她明明是个花季的少女,说话却是李香兰李老太的声音。

    胖子听到这个之后,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抓出几张黄符道:“都给胖爷我让开,这是借尸还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