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玄乎的故事

作品:《捞尸人

    柳青瓷讲的这段西藏的故事,看似有点繁琐和复杂,但是我们两个的信息进行下交换,就可以把整个大明刘伯温时期的段秘闻给还原出来。接下来我们两个没有继续开玩笑,而是我把我知道的知无不言的都告诉了柳青瓷,这是信息的交换和互补,最后我们得出了个结论,这个结论甚至可以用个类似神话故事样的形式给表现出来。

    很复杂,却也很简单。

    按照我们之前了解的,我跟龙是有定的关系的,那就把我“真正的种族”解释为龙族,龙族跟鬼裁缝和千手观音的种族之间是有矛盾的,然后,把龙族和千手观音种族来源的地方称之为“另个世界。”

    在另个世界里,龙族被他们这个种族给打败,在战败的情况下,二龙驮石,石有金色的龙头棺,为的就是把我和秋离送出来,这跟电视剧上演的差不多,有点保存火种的意思,但是对于敌对的种族来说,这就是潜在的威胁,也就是斩草要除根,所以鬼裁缝和千手观音,从那个世界追杀到了我们现在的这个世界,为的就是要杀掉巨龙,杀掉我跟秋离——在当时,我们俩其实就是金色龙头棺里的两个婴儿。

    在阴差阳错之下,因为龙是华民族的图腾,所以二龙驮石而来,当时的两个孩子,被认为是天神下凡,以刘伯温玉皇道为首的地球修士是把这两个孩子当成神仙来看的,是要保护起来的,所以在鬼裁缝跟千手观音追杀下来的时候,他们之间发生了争斗。

    这也就是壁画,刘伯温带着群和尚道士这类的地球修士,跟鬼裁缝所带领的那群只有影子的黑色人影之间产生了的那场战斗。

    结果,更为阴差阳错的是,在喜马拉雅山的更深处,也就是大雪山的更深处,还隐藏着个和这两个孩子个种族的人,我们依旧假设为龙族,这个龙族的人,直就待在大雪山的更深处,所以千手观音在下来之后,没有来土杀那两个孩子,她想顺手先把在雪山深处的这个龙族的人先给解决了。

    结果千手观音发现,这个龙族的人是块硬骨头,她非但没给啃下来,还差点被杀了,所以她马上给她的盟友,也就是鬼裁缝发了信号,邀请了鬼裁缝来帮她处理掉雪山深处的人,结果鬼裁缝和千手观音的联手,也并不能对付那个雪山深处的龙族之人,当然,因为种种的原因,这个雪山深处龙族的人也并不能把他们两个杀死。

    鬼裁缝在土因为玉皇道和刘伯温的抵抗而失利,千手观音在西藏因为那个雪山深处龙族的人而受阻,之后他们之间达成了场平衡,那就是谁也不惹谁。

    但是鬼裁缝和千手观音来这里,是有任务在身的,任务受阻的情况下,他们俩没办法改变局面,所以必须返回那个世界,按照常理来说,我们可以理解为他们是回去拉救兵的。

    但是摆在鬼裁缝和千手观音面前的个问题是,他们可以来,但是并不能走,千手观音为此想了不少办法,甚至是造个登天梯出来,但是显然是失败了的,登天梯被雷电所劈,他们发现,他们非但不能回去报告这里的情况拉救兵,就连回去都成了问题。

    ——所以在这里,他们的目标发生了质的变化,由开始的要杀掉那两个孩子转变了,因为他们或许认为,回到他们世界的办法,就是称作那个金龙头棺,并且千手观音明显要比鬼裁缝的性子要急的多,她不仅想了,还尝试了,她真的去把自己关进了金色的龙头棺,想要以此回去。

    结果,她非但没有回去成,还被大雪山深处的龙族人,以自己的半截骨头给永久的镇压在了黄河底下的水晶宫。

    而鬼裁缝,明显要比千手观音更有耐心。

    他开始为回去,做了步步的布局,扶持鬼道也是他的个手段。

    ——在鬼裁缝和他的那些黑影族人在行动的时候,刘伯温也没有闲着,因为刘伯温是唯得到了金色龙头棺里无字天书的人,这无字天书上面所记载的,肯定有关于这两个孩子身世的东西,知情的刘伯温和玉皇道也开始了布局,为的就是和鬼道对抗,那条因为和鬼裁缝战斗而死掉的真龙,被刘伯温给分开,分别的埋在了几个地方,龙鳞在黄河底,龙身在神农架,龙元则在十二道鬼窟。

    这有点类似以前古代的大户人家修的衣冠冢,为了防止盗墓贼的光临,很多坟都是假的,而对的只有个,最后,刘伯温选择了把那两个孩子给埋在了神农架下面的那个地方,那里除了有万尸把守,还有条巨蛇看守,看似是万无失。结果忽然有天,特种兵和装备了新式武器的士兵们闯入,把这两个孩子给带了出来。

    个被叶天华带走。

    另外个被A给带走。

    个是我,个是秋离那个丫头。结果此举惹怒了知情的玉皇道,所以玉皇道直接性逼的我爷爷叶江南杀掉了我爹叶天华,以死谢罪,最后更是以灭掉我盏魂灯的代价把我留了下来。

    我跟柳青瓷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们俩对视眼,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这切都是我在分析,她笑着看着我道:“你不去写个玄幻的都屈才了。”

    “不是我要想的这么玄乎,是事情本来就是这样,千手观音,真龙,这些东西我以为只有传说才有。”我苦笑道。

    我此时感觉,不管我得到的信息变化怎么让这个故事更加的完善,我似乎都是这个故事的主角,因为这样,我不由的感觉我之前想要回伏地沟撒手不管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我身处在这个漩涡的心,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摆脱掉的。

    “你感觉你想的这些,是事情的真相吗?”柳青瓷忽然问我道。

    我耸了耸肩,孙连城的这个动作现在都快成了我的招牌动作了,我笑道:“鬼才知道。”

    “那你希望是真的吗?你是龙族的太子,哇,想想都感觉激动。”她捂着嘴笑道。

    “我也不知道,说实话,我挺渴望那强大的力量的,但是我又有点害怕。要真是肩膀上还有这报仇雪恨光复龙族的重任,就我这小身板可承受不起。”我笑道。

    “你这个人太没出息了,也太好玩了。”她笑道。

    我又点了根烟道:“那我问你,你感觉我们刚讨论得出的这个玄而又玄的故事,会是真的吗?”

    “鬼才知道。”她用了我刚才的回答来回答我。

    ——之后,我们俩忽然谁也不说话了,气氛就这么沉默了下来,过了半晌,外面的阳光已经照到了屋子里,我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道:“我想我该走了。”

    “是啊,本来我想的春宵刻值千金,就这么浪费了。”她叹口气道。

    “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要是没有,我就走了。”我道。

    “你不问我下我想干什么吗?”她纳闷儿的看着我。

    “你会老实的告诉我吗?好吧,我承认,我很好奇,你讲的这个故事,从千手观音失踪就消失了,而你们这支的人,则开始崇拜供奉起了雪山深处的真神,甚至你这个你们部落最漂亮的女人都被献祭了,但是按照我对你的了解,起码你这样的人不会只等,你们肯定会做点什么事的,我就不信,你能忍住就这么等着。”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