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完美的解释

作品:《捞尸人

    在千手观音登上登天梯的第三天,忽然,在西藏的上空,云层翻滚之下,上天仿佛在怒吼,再为千手观音建造登天梯劳民伤财而震怒,道道的闪电劈在登天梯上,那历时了十三年,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的登天梯,就在这几乎可以说是万道天雷的狂劈之下顷刻之间崩塌。

    这情况,无疑是让所有的人为之震惊。

    雷电代表上天之惩戒,千手观音乃是天上真神,为何上苍会降下天雷劈她?

    但是喇嘛们当时想不了那么多,在那样的情况下,他们放弃了在登天梯之下跪拜欢送,疯狂的逃离,在逃离了之后,他们远远的看着那登天梯崩碎,块块的石块,就这样崩碎在了雪山之,这时候,甚至没有人敢去探寻下千手观音的下落。

    等切烟消云散之后,那个被称之为百年难得遇的天才宗主开始了占卜,但是却无法卜出上天的意思,他们这时候终于意识到,天神下凡不是个祥瑞,而是个诅咒,他们再也无法从上天那里得到任何的启示和福佑,甚至可以说,从那个长老喇嘛坐化之后,整个西藏都是片水深火热之。

    但是到了现在,千手观音没了,登天梯也没了,土那边的二龙驮石也渐渐的平息,无论如何,西藏和喇嘛教都需要休养生息,这个休养生息,就是又个十年。

    人类的繁衍速度是很快的,这十年,几乎是让西藏喘过了气,但是就在大家以为事情就这样安定下来的时候,在十年后的某天,千手观音忽然回来了,有的人因为她的归来而热泪盈眶,也有的人因为她的归来而惴惴不安,因为她可能再次的把西藏带入水深火热当。

    好在千手观音这次,没有在西藏待在神坛上受尽万民的跪拜了敬仰,她只是在喇嘛教潜修了段时间之后,就去了土,从那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西藏在太平了许久之后,大概过了近五十年,那支喇嘛教的后裔也慢慢的长大,他们离开了藏身之地,重新的进入了藏民的生活,只是他们的少数人还是做喇嘛,而剩下的大多数人,则成了牧民,新任的宗主并没有对他们赶尽杀绝,反而是赐给了他们牧场,只不过牧场的位置,在大雪山的脚下,说到底,他还是对他们有戒备之心,所以算是把他们给发配在了远离牧民居住的地方,但是就算是这样,起码他们不再是与世隔绝,总归是从雪山深处的藏身之地,回到了人类的怀抱。

    本来所有的人以为,事情定然到现在是全部结束了,但是没有,在某天,从雪山的深处,走出来了四个喇嘛。

    这四个喇嘛非常的苍老,苍老的几乎都分辨不出年龄,最重要的是,他们非常的强大,因为原来那支喇嘛教的后裔就居住在雪山之边,所以是最开始接触到这四个喇嘛的部落,他们把喇嘛欢迎进了家里,请他们吃最肥美的牛羊,在款待之后,他们问起了这四个喇嘛是从雪山的哪里来的,他们是怎么绕过部落进入雪山的,因为牧民们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这四个喇嘛是什么进的山,只知道他们是从雪山的深处出来的。

    结果,这四个喇嘛告诉牧民们,他们四个,是他们部落的祖辈,他们是当年进入雪山深处寻找天神的人!

    没有牧民信他们的话,可是那为数不多的喇嘛却找到了他们四个就是他们这个部落先祖的证据,喇嘛们找到了这四个喇嘛的画像,证实了他们四个,是他们这支喇嘛教当年强盛时期的长老,的确是当年进入雪山深处寻找天神的人。

    就这个当然是不够,这四个喇嘛接下来还展现了神迹,他们很深冰冷,用最锋利的刀割开他们的皮肤,割开血肉组织,却不会流血。

    这就证明,他们的确已经超脱了人的范畴,用四个喇嘛的话,他们现在已经成了真正天神的奴仆,而那千手观音则是邪神。他们所有进入雪山深处的人,也就是这个部落的先人们,个都没有死,他们现在在雪山的深处,在天神的怀抱里愉快的修行,他们甚至在雪山的更深处,为天神建了个庙宇,那个庙宇无比的金碧辉煌,简直就是人间的仙境,在那里,没有寒冷,四季如春,鸟语花样。

    那简直是极乐世界般。

    四个喇嘛的话,加上他们的身份,让牧民对他们深信不疑,所以牧民哀求他们带着这些后人们进入极乐世界拜见天神,带他们远离这冰天雪地和艰难的生活。

    这四个喇嘛告诉他们,这次他们四个出来,是要去做件事,就是要对付那个千手观音,等他们做完事,回来就会带着他们深入到雪山之寻找天神的庇护。

    牧民们知道千手观音的强大,劝他们小心,结果这四个喇嘛或许是为了让后人们放心,又或许是为了展现他们真正天神的威严,他们拿出了天神给他们的信物和利器,那是小截骨头,金色的骨头。

    骨头的颜色,让牧民们确认,这绝对是天神的,因为除了天神,没有人会有这种金色的骨头。

    之后,喇嘛们告辞了,告辞之前,他们告诉牧民们,真正的天神,不仅有金色的骨头,还有金色的血液,他们需要虔诚的信服天神,哪怕不能进入雪山的深处,天神的荣光也会照耀着他们,赐予他们永生。

    ——这个时候,随着柳青瓷的话接近了尾声,我实在是不可抑制的点起了根烟,我脑袋里在飞速的旋转,去思考柳青瓷话的真实度,但是想到最后我发现我其实是无法印证这个问题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我把这些信息告诉我大哥,告诉陈东方,甚至告诉弯背老六让他们去分析。

    “后来呢?”我问道。

    “那四个喇嘛再也没有回来,但是我们的族人,却按照他们的指引,日夜的供奉着天神,供奉着身体里流着金色血液,有着金色的骨头的天神,我们每天给天神最好的马奶酒,最肥美的肉,甚至我们部落最美的女人,都是给天神的祭品。”柳青瓷眨了眨眼道。

    我不想跟她继续这个话题,因为我有预感,继续说下去,她肯定会再次的不正经起来,我就道:“按照你的说法,千手观音后来从雪山出来之后,来了土,进了锁龙井,然后进了金龙头棺,之后,那个四个喇嘛手拿着半截金色的骨头奉了天神的命令前来诛灭千手观音?”

    “很明显就是这样,这跟你看到的东西样,四个喇嘛坐化在了黄河底的水晶宫之,用金色骨头为引子,镇压了在金龙头棺的千手观音。”柳青瓷道。

    ——“好吧,那让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你说你接下来的话是给我解释我的疑惑,但是现在我看来,这其没有关系。”我耸了耸肩道。

    “登天梯是做什么用的?”柳青瓷问我道。

    “那自然是登天的。”我道。

    “你是坐什么来的天津,从洛阳到天津。”柳青瓷继续问我道。

    “飞机啊!”我纳闷儿的道。

    “你回去的话,坐什么呢?”她继续问道。

    “飞机吧。。。”我不确定的道,这的确是个不确定的事情,我更加疑惑的是,她为什么要这么问我。

    “这就是答案,千手观音跟鬼裁缝,都是从某个地方来的,但是他们回不去了,千手观音想过用登天梯的办法回去,失败了,所以她要用另外个办法,那就是金龙头棺,因为金龙头棺就类似是个飞机,从天上来的,她想坐着它,回去,结果也失败了。从这点上看,鬼裁缝要比她厉害的多了。”柳青瓷道。

    “嗯?”我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不确定,赶紧追问她道。

    “你,是他们回去的关键,起码鬼裁缝这么认为,所以他才会开始想杀你,现在却千方百计的护着你。”柳青瓷道。

    我彻底震惊了。

    这简直是个完美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