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灭顶之灾

作品:《捞尸人

    西藏这个地方宗教色彩非常浓重,西藏和平解放之前的很长段时间里,甚至整个西藏都是出于宗教的统治当,喇嘛教的这么多长老同时坐化,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场灾难,因为长老们除了代表宗教内部的权威之外,有这些长老的坐镇才会让他们的统治更加的牢靠,所以他们时之间也无法去顾及土的“天神下凡”,必须要查清楚长老们神秘坐化的原因,因为他们想要出征土,从刘伯温和土的大帮修士抢夺回那下凡的天神,也必须要依仗长老们的力量。

    但是这次真的太过神秘,他们宗教的领袖,当时祈祷,做法,用尽了可以用的各种手段,都无法去找到长老们的神秘死因,就连他们的神,也不愿意给他们指引,所以在无奈的情况下,他们只能靠着自己去寻找。

    当然,他们着急去揭开长老们的死因,方面是不想再继续牺牲宗教内的核心力量,另方面他们认为,长老们在坐化之前,是跪着对着雪山的更深处,能让长老们跪拜的,极有可能是天神,所以他们在另方面期待,在雪山的更深处,去寻找出真正的天神的下落,因为他们认为,在雪山的深处,极有可能存在另外下凡的天神,是天神们把长老的性命勾去,因为只要是神,就必须要有仆从,天神让长老死,是因为长老们足够的虔诚。

    所以说,如果在雪山深处寻找到天神,那神光普照的地方,都是喇嘛的领地,只要有了天神的力量,就完全可以轻松的从刘伯温手里把那两个下凡的天神给抢回来成为自己的神,甚至他们认为,圆寂长老的神秘预言,不是指的土二龙驮石,而是指在雪山的更深处,有天神下界。

    因此,喇嘛教停止了进攻土的计划,而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寻找天神的计划来,可是开始,派进雪山深处的喇嘛,全部都消失不见,这其实已经不是个好的兆头,但是喇嘛教没有停止,他们开始派更多更厉害修为也更精深的喇嘛带队进入雪山深处,可是依旧是去不返。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统治的地方就有纷争,因为西藏喇嘛的特殊性,导致喇嘛教内部也有很多争端,开始的长老离奇死亡,加上寻找天神的计划再次折损了不少精英骨干,这让这支喇嘛教可以说是承受了灭顶之灾,他们力量的折损,让其他的喇嘛教分支对他们虎视眈眈,随时都要去夺回他们手的权利,所以这时候的喇嘛教,已经骑虎难下,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天神下凡这四字谮言,竟然能给他们带来这样场灾难。

    所以到最后,骑虎难下的他们,在宗教宗主的带领下,带上了他们这支所有的有能力进雪山深处的人来次破釜沉舟的行动,为了保存他们这支的火种,他们把宗族的秘法等重要的资料献,女人,老人和孩子安置在了个安全的地方,之后,所有的人进了雪山的更深处,走上了那条看似必死的路。

    结果依旧是样的,宗主带着教里的精英骨干,全部都消失在了这个喜马拉雅山的更深处,并且,他们这宗族的行动,似乎是惹了天神的清静,让天神震怒,在他们消失在雪山深处之后,雪山开始消融,并且伴随着雪崩,牧民们的牛羊开始大批大批的死去,这对于西藏来说,是场灭顶之灾,也就是宗主在离开之前把剩余的人都给妥善的安置了,不然剩下的人,也会被愤怒的众人给献祭给天神祈求原谅。

    无论如何,经此闹,他们这支是绝对失去了西藏的领导权,在西藏危难之际,他们推举了个极有天赋的人继承了喇嘛宗主的位置,这个人,被称为西藏百年难得遇的奇才,为了应对这场天神盛怒的灭顶之灾,新任的喇嘛宗主带着上万名喇嘛跪在雪山之外诚心的祈祷,祈祷天神的原谅,以平息天神的怒火不要杀掉所有的百姓。

    结果,天神并未息怒,但是这次法会,却也不是无所获,上万名喇嘛的诵经祈福,复活了尊千手观音的肉身佛,这个肉身本身是个修为极其精深的前辈肉身塑金所制,所以与其说是复活了千手观音,而是众喇嘛的念力,让千手观音借着这个肉身佛临世,为众生排忧解难。

    千手观音临世,她告诉众喇嘛,在雪山的深处,并不是天神下凡,而是个盖世的妖孽,他要灭掉世人,她下界就是为降妖除魔,这无疑让绝望的众生重新感觉到了希望,所以时之间,整个西藏众生皆拜千手观音为真神,遍地的千手观音庙宇平地而起。

    而千手观音,也真的只身进入了雪山的深处,为众生降妖除魔,在喇嘛们看来,只要千手观音出手,定然能马到成功,切都不是问题,结果却是,他们视为救世菩萨的千手观音却从雪山深处负伤而归。喇嘛们瞬间吓坏了,因为在他们的眼里,千手观音就是真神,而真神是绝对无法被打败的。

    可是事实就摆在这里,他们的神败了,他们刚刚燃起的希望,却再次的破灭了。

    但是天神的盟友,很快就来了,这是个非常年轻的年轻人,是千手观音从土请过来的帮手,能被真神视为朋友,这个人定然是非常厉害,所以马上就被喇嘛们也当成了天神也敬仰,事实上这个年轻人是真的厉害,他在来之后,跟千手观音起进了雪山深处,这次,愤怒咆哮了这么久的雪山终于安静了下来,牧场开始复苏,神的光辉再次的照耀着这块大地,切的切,到现在终于结束了。

    那个年轻人在处理完这个事情之后就选择了告辞,自始至终喇嘛们甚至都不知道这个年轻人的名讳,他似乎非常神秘,来的快,去的也快,对于这样个年轻人,喇嘛们敬为天人,他们想要寻找这个年轻人的下落,派人到了土,却发现,土没有人知道这世间竟有这样号人物,也就是说,他们从未听说过有这样厉害的个年轻人。

    按理来说,这样个可以与天神比肩的人,肯定是声名远播,可是修士们却闻所未闻,这就奇怪了。

    但是接下来,这个年轻人真的声名远播了,但是却不是个降妖除魔的神仙,而是个要和刘伯温抢夺那块灵石之人。

    结果,在西藏大显身手的他,在土却铩羽而归,途人杰地灵,远不是西藏贫瘠之地可比,这次,土四分五裂的宗门破天荒的团结,这让这个年轻人,乃至后来支援年轻人的千手观音都败下阵来。

    说到这里,大家或许能够猜到,那个年轻人,就是鬼道真正的灵魂人物鬼裁缝。但是大家怎么也想不到,其实当年帮刘伯温对抗这个年轻人和千手观音的,正是我直印象都极为不好的玉皇道。

    柳青瓷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感觉非常的疑惑,说实话,开始她在对我说这个的时候,我并没有怀疑她说的内容,因为我相信她的诚意。

    但是她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怀疑,如果按照她的说法,玉皇道成了保护我的人,而鬼裁缝却成了要杀我的人。

    这跟现在截然相反,大哥言之凿凿的告诉我,鬼裁缝不会杀我。

    而玉皇道,抛去我对他们印象的不满,还有就是,不止个人告诉我,玉皇道已经派出了人要杀我。

    ——所以说,这对立的关系,完全的反了过来。

    但是我却不是百分百的对柳青瓷起疑,因为起码她说的,跟我在锁龙井里看到的壁画吻合,因为在锁龙井的壁画上,要杀我的人就是鬼裁缝。

    问题是,锁龙井上的壁画,又有可能是喇嘛留下的。

    我时之间,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