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牡丹花下死

作品:《捞尸人

    但是我仔细的想了遍,我从小到大虽然说活的迷儿登的,但是我绝对没有没有失忆过,而且我生活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个女人参与过。本来这是我十分确定的事情,可是我在面对柳青瓷的眼神的时候,我却感觉对的人是他,是哥们儿自己错了!

    “柳姑娘,我想要不是你记错了,要不是就是你认错人了,咱们俩这是第二次见面,第次见面是在古花楼,我绝对记不错,当然,您要说您在我五岁的时候隔了七百米偷看过我,那我肯定是不知道的。”我笑道,对上这个柳青瓷我决定了,既然她给我来这出,那我干脆就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只对你笑。

    “也是,你要是记得我,你现在早已经在我身上了,肯东不会就这么的老实,你以前哪次见到我不是猴急猴急的?”柳青瓷说完,竟然脸红了下。

    “姑娘,刚才你说那个我还有点不确定,你这么说我还真确定了,你绝对认错人了,别说我现在还是处男,就算不是,您这样档次的女人我也想都没敢想过。咱们能别拐弯抹角了不。赶紧说正事。”我道。

    “我这样档次的女人你想都没想过?是吗?韩雪跟我差了档次吗?”柳青瓷捂着嘴巴笑道。

    她这句话,让我的鸡皮疙瘩瞬间的起了身,不是说她拿韩雪比我没办法回答,而是她这么说,就足以证明,就从古花楼到现在这么点时间里,她已经里里外外的把我给调查个底朝天了,我有点笑不出来,但是还是非常勉强的挤出了个笑脸道:“姑娘,家里人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事儿冲我来。”

    “瞧把你吓的,别人不知道她是千手观音,我还会不知道?你要是真以为我不知道,你还会来找我吗?”她幽怨的道。

    说完,她用镊子夹着个晶莹剔透的琉璃杯子朝着我走了过来,走到我身边之后,因为我是坐在个蒲团上的,她下子就坐在了我的怀里,我要张嘴说话,她却伸出了只青葱的小手捂住了我的嘴道:“别说话,喝茶。”

    说完,她却没有把琉璃杯子递给我,而是把茶水喝在了自己的嘴巴里,之后她勾住了我的脖子,媚眼如丝的看着我,那双小嘴对着我的嘴唇就印了下来。

    我此刻全身僵硬,我想要躲,却根本就没有力气躲,到最后我干脆闭上眼睛心道你有什么花招就用吧,在我的想法里,柳青瓷绝对不是这么放荡的女人,能对个第二次见面的男人就这么的奔放,要真的是这样,她就算长了张祸国殃民的脸,也不会被评为新国的李师师。

    结果我想错了,就在我闭上眼睛之后,忽然张温热的唇对着我的嘴就印了下来,这时候我想要抵抗就太晚了,实际上在那瞬间我已经没有了任何抵抗的力气跟决心,我猛的睁开眼睛,发现柳青瓷竟然也是睁开眼睛,并且那双丹凤眼里,充满了媚意的看着我。

    般的女子,在这种时候都是选择闭着眼,偏偏的她睁着眼,却给我种她要降服我的感觉,更蛋疼的是,偏偏这种感觉让我手足无措,甚至内心深处还有点享受。

    接着,她的丁香小舌撬开了我的嘴唇,像是条温软的小蛇样在我的唇齿之间游走,那温热的茶水,也在这时候,被她注入了我的口。

    时间,馨香透体,我已经区分不出是她的香味,还是茶的香味。

    她笑了声离开了我的身子,而我嘴巴里含着这口茶,咽也不是吐也不是,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她,结果她眉头挑,用手指指着我道:“叶继欢,这杯茶要是你喝下去,什么都好说,你要是敢吐出来,我就把你从这个院子里丢出去。”

    我心横,我就操了,我个大老爷们儿,不发威你们真的当我是病猫了?我直接口就把茶给吞了进去,吞完之后我还啧了啧嘴道:“好想再来杯啊!”

    我慢慢的想明白了,她们敢这么挑逗我,无非是因为我比较腼腆,所以我表现的越紧张,反而她们越得意,这无疑是有损我男人自尊的,所以我想要柳青瓷老实点,就不应该这样,最好的办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奔放,我比你更奔放!

    “你还敢喝吗?”柳青瓷看着我道。

    “有何不敢?”我站了起来,脸上带着小七教给我的玩世不恭的笑道。

    柳青瓷端起了茶杯,只脚跨在了茶盘上,睡裙很软,马上因为她的腿翘起而往上褪去,那条纯白纤细的腿无疑是给人很大的视觉冲击,她再次的端起只琉璃茶杯,仰头,直接从自己的脖子里浇了下去。

    茶水就这么顺着她的皮肤往下面流去。

    流过了她好看的锁骨,流进了那白色的睡裙当,睡裙沾了水,贴在了她的身上,甚至变的透明,睡裙之下的美景若隐若现。

    柳青瓷添了下嘴唇,眯着眼睛看着我道:“还敢喝吗?”

    说实话,我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断然是无法受的了这样的诱惑的,哪怕是心里已经默念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空即是色色即是空我此时还是阵的热血沸腾。

    我咬了咬牙,走了过去,把把她拉到了我的怀里,哥们儿虽然是处男不假,但是还真不是未经人事,该预习的功课我跟韩雪也不知道预习了多少次了,甚至这次我要表现的更狂野点,我抓住了她睡裙的领口,猛的用力,只听到刺啦声,睡裙竟然被我从领口开始撕开。

    她里面是真空,所以时之间,所有的美色,尽在我的眼前。

    我本来想着就是吓吓她,这时候她肯定就该怂了,结果这女人也不遮拦,反而是很骄傲的挺了挺,眼神更是挑衅的看着我。

    说实话,我这个时候也已经是忍无可忍,我直接俯下了脑袋,顺着她的脖子就往下吻了下去。

    既然是喝茶!

    我就好好的喝给你看!

    当我真正的稳上去之后,我发现她那白色的肌肤变成了粉红,甚至她的表面,起了身的鸡皮疙瘩,个人的眼睛都可以撒谎,但是身体的真实反应却是出卖了她,我知道其实她现在也紧张了起来,而她越是紧张我越是要表现的镇定,我甚至是加快了往下吻的速度,就在我要吻上那最想要叼住的地方的时候,她猛然把的推开了我。

    她推开我,我点都不奇怪,实际上她要是不推开我,我还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呢,难道真的要我保留了这么多年的童贞不清不楚的交代在这里?

    她拉了拉睡裙,把该遮拦的遮拦住,脸上挂着两朵迷人的红晕,她狠狠的瞪了我眼道:“你好大的胆子!”

    我学着孙连城的样子耸了耸肩道:“佳人有意,我岂能辜负?这样的美景,这样的好茶,我浪费了,岂不是暴殄天物?”

    “你不知道我是谁?你不怕死啊?”她这人也是变脸比翻书还快,又开始笑着对我说话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我笑道。

    “姐姐我是很想收掉你,但是还不是时候,小家伙,你迟早是我的菜。”她道。

    “好了好了,别装了,明明不是这样的人,这样装有意思吗?告诉你,虽然我也是在装的,但是这种事真的甩开了,女人总是吃亏的,哥们儿无论如何都是占便宜,所以有话赶紧说,真要大战三百回合,我随时奉陪!反正我憋了这么久,也受够了!”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