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妥协

作品:《捞尸人

    陈东方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言下之意却是非常明白,那就是如果我现在走了,那他承诺下的所有的切都会没有了。

    “可是我能做什么?我除了替你们死之外,又能做什么?!”我道。

    “柳青瓷对你很感兴趣,鬼裁缝这个人另有所图靠不住,西藏的密宗能让千手观音进入金龙头棺,西藏的喇嘛手可以有半截金色的骨头,就可以有具甚至更多的金色尸骨,从黄河底的那四个喇嘛可以看出来,他们对拥有金色骨头的人,也就是说你,有着我们都不知道的了解。他们定然是知道什么,柳青瓷这个人并不是外界相传的这么简单,六爷已经让A去传过好几次话,她都没有任何的回应,在古花楼她的表现,或许你是可以联系她的唯办法。这时候,柳青瓷支持谁,谁的胜算就会更大。”陈东方说道。

    “哎呦,感情说白了,你们让叶子去色诱对吧?”胖子道。

    “你以为柳青瓷跟秋离样没脑子吗?”陈东方瞪了眼胖子道。

    我坐了下来,不是因为陈东方说的那些条件诱惑到了我,真正的原因是因为他提到了千手观音,我是可以选择回伏地沟,可是就如同陈东方几个月前对我说的那句话样,进了这个泥潭的人,没有谁能轻松的从这个泥潭走出来。

    我真的回了伏地沟,韩雪的身世怎么去解开?她跟千手观音又有什么样的关系?这都是个谜,而柳青瓷跟她背后的西藏喇嘛,无疑是解开韩雪身上答案的唯途径。

    我发现到现在,我已经步步的步入了个万劫不复之地,我甚至已经不能够自己选择自己接下来要走的路了。

    他们不逼我,我也必须要按照他们的意思直走下去。

    这让我感觉到无比的凄凉,我甚至在想,我有这么天,是不是我爷爷跟我爹叶天华也预想到了,从我爹从神农架底下把我带出来的那天开始,就知道我长大后要经历什么?

    想来想去,我发现这不是可能,而是必然。

    我生下来,就是为了要给别人算计和利用的,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我要给我大哥见面,通个电话也行,不然我不会为你们做任何的事情。”我说道,这可能是我最后能要求的条件。

    陈东方点了点头,他站起来打了个电话,过了会儿,他把电话递了过来,我接过电话,那边大哥的声音传了过来,他说道:“叶子,是我,我在,你别害怕。”

    听到这句话,我忽然不争气的眼泪都流了出来,我点头道:“恩,大哥,我不怕。”

    “切顺其自然,你不会有事,相信我,你不用感觉奇怪,所有的人,无非都是利用关系罢了,他们利用你得到想要得到的东西,我们也利用他们去得到想要得到的东西,样的。”大哥说道。

    “恩,你没事儿吧?”我问道。

    “没事,我是捞尸人,龙尸还未捞出,我怎么可能会死?”大哥在那边笑道。

    时至今日,我才明白大哥的捞尸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捞的不是人尸,而是龙尸,而龙尸,则是代表了所有切的秘密。

    所以,大哥的捞尸人,是解开切答案的那个人。

    或许在大哥的旗子立起来的时候,很多人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所有的切也就此展开,而我,实在是太后知后觉了点。

    大哥挂断了电话,我把电话递了过去,小七递给我张纸,我没去接,而是用手把眼泪给擦掉,道:“行了,你们赢了,说吧,需要我做些什么。”

    “联系柳青瓷,跟她见面。她既然出现在了古花楼,也见到了那半截骨头,说明她知道我们要做什么,现在我们要做的,是试探她的态度。”陈东方道。

    我伸出了手道:“柳青瓷的电话。”

    陈东方拿了张名片出来,递给了我,我拿出手机,拨打了这个电话,电话在响了两声之后被接了起来,对面是个非常好听的女声问我道:“小家伙,是你吗?”

    我愣了下,不知道她说的这个小家伙是谁,但是我看到陈东方在对我点头,我就装作很自然的道:“对的柳姐,是我。”

    “六爷还真是心急呢,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都不懂,起码也得等的我忍不住来找你嘛,不过你既然打电话过来了,那就过来吧。姐姐我洗干净了等你哦。”说完,这女人就挂断了电话。

    胖子挠头看着陈东方道:“我没感觉出这个柳青瓷跟秋离那丫头有什么区别,你看这骚样儿,叶子送过去不就是羊入虎口了?”

    本来我们之间的气氛非常尴尬,也多亏了胖子这个脸皮极厚的人才能在这个时候能多少的活跃了下气氛。不过他问的话,其实也是我想问的话。

    “她不样,秋离玩真的,她不会,叶子,去收拾下,我送你过去。”陈东方站起来道。

    “胖爷我也去!叶子个人去我不放心!”胖子道。

    “柳青瓷没请的人,进不了她的院子,我劝你还是死了这份心思,而且,叶子不可能在那边出任何事情。”陈东方站起来道。

    “你感觉你说的话胖爷我会信吗?”胖子冷笑道。

    “我以我的人头担保,叶子死了,你可以拿去。”陈东方说道。

    其实我也知道,现在不管是六爷还是任何人,对这个柳青瓷的态度都绝对十分的谨慎,因为知道柳青瓷身后的喇嘛跟黄河底下喇嘛有联系的不仅是我们,刘开封也样,所以陈东方不会让胖子这个不稳定的因素过去,眼见着他俩就要掐起来,我道:“行了胖子,没事的,本少爷要是死了,这出戏还怎么唱下去?”

    接下来,小七给我配上身新的衣服,我坐在镜子前,等着她给我梳理造型,看着镜子里的我,和我马上要面对的事情,我忽然感觉有些可笑,我像是个被梳洗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妓女,接下来就会被龟奴陈东方送到主顾柳青瓷那里,在柳青瓷那里,我必须伺候舒服,不能有半点的纰漏。

    等我打扮完,我戴上了那代表了鬼道至高权利的鬼头戒出了门,上了陈东方的车,此时已经是深夜,就算平日里很堵的大街现在也是有零零星星的人,我没有跟陈东方说话,他也言不发的默默开车。

    “叶子,别怪我。”过了很久,他说道。

    “没什么怪不怪的,大哥说的没错,互相利用罢了。”我道。

    “你相信你爹跟你爷爷吗?”他忽然问我道。

    “嗯?”我道。

    “他们两个,是最聪明的人,特别是你爷爷,鬼道书生叶江南,你难道到现在都还没有发现,其实隐居在伏地沟的他,才是这切的真正操盘手?他左右了所有的走势,无愧鬼道书生四字。”陈东方道。

    我想了想,好像还这真的是如此,我摇了摇头道:“东方叔,别说了,我不太喜欢你们算计来算计去的,脑壳疼。”

    “恩,你不需要用这些阴谋诡计,等你真正的成长起来,你会拥有绝对的力量,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阴谋诡计又算的了什么呢?”陈东方道。

    “在枪炮,在炸弹,在原子弹面前,我就算拥有了力量又算的了什么呢?有什么是颗炸弹解决不了的吗?”我苦笑着反问道。

    这也是我不理解的点,这已经不是冷兵器时代了,我真的可以把剑把刀举世无敌,现在的时代,个人的武力,有什么用呢?

    弯背老六天下第,不还是步步为营小心谨慎?

    “谁知道呢,只能等真相大白的那天了。”陈东方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