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当年的真相2

作品:《捞尸人

    “那之后呢,玉皇道犯的可是欺君之罪吧?就这么完事儿了?”我问道。

    “你让你胖子哥哥告诉你吧。”小七笑着道。

    胖子挠了挠头道:“哎,听你们说话,胖爷我这玉皇道人听着脸都红,不过这也没什么可说的,那个年代胖爷我还没出生呢,你们说这个事我倒是听说过,后来玉皇道给的说法,是那长生不老药被人盗去了,会全力寻找,等找到了自然会送上。对不对?”

    小七点了点头道:“原话虽然不是这样,但是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我听的都先笑出来了,甚至都让我怀疑这绝对是假的了,我问道:“不是吧,就这谎言,三岁小孩都不定能骗的过去吧?”

    “这谁知道呢,反正就这样蒙混过关了,有些时候有些事情,还真的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当然,上面的人考虑事情的层面自然也不仅仅是那么简单,在帝王术最紧要的篇就是说权利的平衡,而纵观历史,绝大多数的帝王被反都是因为权利集在部分的手里,所以当时他们扶持了鬼道三杰,也没有再过多的支持玉皇道,其实也是为了谋求玉皇道跟鬼道之间的平衡,而后来的事实证明,不管是鬼道还是玉皇道,都没办法提供给那群人想要的东西,加上后来科技越来越发达,人们的知识素养越来越高,以前古代的百姓都信长生不死,你现在对老百姓说这个人家都会当你是神经病,所以这件事,随着那群人的逝去而搁置了下来,但是无论什么时候,任何人可以不相信长生不死,却没有任何人能抵挡长生不死的诱惑,所以玉皇道跟鬼道之间,慢慢的维持了个平衡,上面对这个的态度也变成了不打压,但是也不扶持,意思很明显,你们谁最先得到长生不死之术,就会先得到意想不到权利。”

    “结果就在这两年,上面对这件事的态度忽然变了,从冷淡变的再次的热衷了起来,某个大人物开始频频的找到我爷爷跟我奶奶谈话,当然,直代表了玉皇道的刘开封也是直都在被约谈,所以这个可以说尘封已久的事情,再次的被提上了日程,所以刘开封的孤注掷,除了他自己本身就时日无多之外,还有的就是为的刘家的大好前程,刘家的后代子孙都太蠢,没有拿的出手的人物,刘开封死,刘家蹦跶不了多久,但是旦刘开封得到了这长生不死之术,就可以让刘家的福荫起码延续百年,甚至更多,所以他必须孤注掷,当然,我奶奶也是,所以上次的黄河之底,谁能进入那个金龙头棺活下来,谁就是胜利者,不仅仅是活命,还有家族的长治久安,结果虽然是谁都没能达到目的,但是刘开封活着,我奶奶却死了,这就让那个大人物对李家变的不满起来。因为对于那个大人物来说,没有太长的时间可以等了。这就是陈叔叔说,我奶奶的死没有那么简单,甚至有着很复杂的连锁反应样。这次柳青瓷被那个机要大秘预定了龙字间,其实就是对李家的警告,龙字间不仅代表了无上的威严,更是李家与权利核心关系的标志,这次,个女人上了龙字间,足以说明切问题。当然,我说这么多,你们不定能听的懂,你们只要明白,这个层面的人,其实比任何人要心狠手辣,李家所有的切都是因为还有丝利用价值,而旦这点利用价值没有了,现在的李家站的有多高,就会摔的有多惨,所以在奶奶死后,李家的很多人开始转移了,为自己谋求退路。”小七说道。

    说完之后,我们都沉默了下来,虽然我并没有完全听懂小七话里的意思,但是我却不得不惊叹上层权利角逐之的些微妙信号和变化,这些人能站在权利的巅峰,甚至能保持个家族的鼎盛繁华,不是没有原因的,其他他们要比任何人都更会揣摩上意。

    我忽然明白了在古花楼那个吴老为什么会对我有那样的态度,吴老这个人是真的聪明,而不仅仅是谨小慎微,他在当时能跟我说那么多话,其实已经算是给足了我那个在十二道鬼窟之镇压尸王的爷爷叶江南面子了。

    “所以说,现在的李家,包括六爷,其实都不轻松?”我问道。

    “对,玉皇道的那炉子长生不老药纯属是子虚乌有,他们谋划的长生手段,其实跟我们是重合的,所以说现在其实是在赶时间,看谁先得到长生不死的办法,谁就能保全自己的家族不被洗牌,这也是爷爷这次要你戴上鬼头戒的原因,鬼道四分五裂的太久了,必须要向外界释放个信号,那就是鬼道的门主回来了,以表明鬼道这次势在必得的决心。”小七道。

    “哼,说的轻巧,只是这样吗?”胖子冷哼道。

    我心沉,本来我没有多想,但是胖子的这句话,瞬间让我想明白了其的关窍,小七说的只是其个方面,而另方面的深层次意思,则让我遍体生寒。

    “如果旦这次任务失败了,戴上了鬼头戒,莫名其妙就成了鬼道门主的我叶继欢,就成了第二个郭庸,也就成了你们李家的替死之人,对吗?这就是你们不敢让大哥见我的原因,是因为我傻逼看不穿你们的计划,会被你们牵着鼻子走,但是你们的阴谋诡计却瞒不过我大哥孙仲谋,对吗?”我道。

    这种感觉让我非常失望,失望加上生气,其实按照他们对我的帮助,李家跟叶家的关系,你们跟我明说我未必不会接受这个鬼头戒,但是我把你们当成亲人,当成朋友,你们却只想着算计我,这就让我无法接受了。

    可怜哥们儿还以为自己终于有点用途在京津圈子里扬名立万了,结果你们今日让我辉煌,为的就是让我未来死的有多么的万众瞩目?

    小七并没有反驳这句话,她甚至都不敢看我的眼睛,我放下了酒杯站了起来,这点酒我绝对喝不醉,但是却让我整个人都晕晕腾腾的,我指着他们几个人道:“你们真的会玩,这么玩我,不感觉自己过分了吗?是不是我要是有这么天非要被推出去死了,我大哥也会被弯背老六给杀了?你们肯定会的,因为你们自己都说了,你们这个层面的人比任何人都要心狠手辣,我所在乎的那点亲情算个屁,刘开封能为了自己的面子杀了自己的儿子,你们死两个外孙算什么?我以为你们跟刘家不样,其实无非是丘之貉罢了。”

    “胖子,我们回伏地沟种田去,城里套路深,我们玩不起。”我招呼胖子道。

    胖子站了起来,要跟我起走。

    “叶子表哥!”小七站了起来,眼里泛着经营的光。

    “坐下!”陈东方怒斥道。

    “我要是不坐,是不是就走不出这个房间了?你这个我爹当年的兄弟,是不是也要大义灭亲的把我杀了?”我问道。

    “六爷已经答应了,旦这次任务失败,就会为你点上魂灯,从此之后这天下之大,便再也没有可杀你之人,而你现在回去,非但无法离开这个泥潭,让所有的人都要为你的自私陪葬,你以为你回去了就解决问题了?你拿什么护住你妈,拿什么保护韩雪?叶子,你曾经是个很普通很普通的人,你会像伏地沟的陈青山样老死在伏地沟里,但是卷进这件事,让你变的不平凡,为这件事付出这么点东西,有什么难的?这天下有什么东西,是你不需要努力付出能得到的?”陈东方瞪着我道。

    说完,他再次怒叱道:“坐下!”

    我下子动摇了,不知道该坐不该坐。

    “我要见我大哥。”我道。

    “韩割虏会在近期调到省里,之后会找机会进京,进京之后再次外放就可以主政方,陈青山会先安排进乡里,攒上资历就可以进步升迁,伏地沟会被设为省重点扶持的旅游村,联动着方圆几个村子,都成为个新的旅游开发区,这切,都是因为你,你人得道鸡犬升天。”陈东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