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当年的真相

作品:《捞尸人

    “你也知道是双生儿啊,说不定咱俩在定的层面上是双胞胎呢,你这样乱来可是乱伦啊我告诉你!”我指着她道。

    “行了行了,不说了,秋离姐,A叔叔可是交代过我,要我看好你,千万不能乱来的。”小七说道。

    “你别跟我提他,我这哪叫乱来啊?”秋离不服气的道。

    对上这个混世魔王,我们还真的没有点的办法,而且不管小七跟胖子怎么劝,这丫头就是个态度坚决,她说了,别的事儿都可以商量,睡我这件事绝对没不行,搞的我们那是相当的无奈,后来把我逼的火了,我都真想报警让警察来把这个女人给赶出去。碰上这种刁蛮任性至极的小丫头,这不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我还感觉挺好玩的,但是真的自己摊上这事了,还真的是个头两个大。

    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人不是说要打我要杀我,而是他娘的要睡我!

    最后,还是李青偷偷的给陈东方和A打了个电话,憋了这么多天都没有现身的A和陈东方终于来了酒店,A强行的把这混世魔王给带离了酒店,在A走之后,陈东方摸着鼻子苦笑道:“现在你们终于知道A多的有多烦恼了吧,他上次甚至都跟我说,当年天华哥把你带走,不仅仅是因为你是男丁,而是知道了你的性格要比这丫头好的多。”

    混世魔王的事情暂时是消停了,但是我知道这丫头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特别是她在临走的时候还直回头对我叫嚣,我要是敢跟那个柳青瓷发生点什么,她就是不睡了我也让我做国最后个太监,这搞的我相当的无奈,别说那个柳青瓷能不能看上我,就算真的是瞎了眼的看上了我,我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跟那个女人乱搞啊。

    送走了A之后我们回了酒店,胖子冷哼道:“陈东方啊陈东方,你终于舍得出现了。我还以为你就真的准备不见我们了呢。”

    “有很多事情都要去应对下,所以这两天比较忙,你真以为所有的事情都跟表面上表现的那么帆风顺?夫人死之后,李家没有想象的那么淡定,甚至说夫人之死的连锁反应要比你们想象的大的多。”陈东方说道。

    “六爷都镇不住场子吗?”胖子不相信的问道。

    陈东方看了看小七,对小七说道:“相对我而言,他们显然是更相信你,所以接下来的事情还是你来说吧。”

    小七点了点头,改刚才的脸笑意,李青则站了起来给我们人倒了杯红酒,我们这群人坐在沙发之前,现在的情况,有点类似于开个小会。

    小七喝了杯酒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了,要真的说起来的话,那要从鬼道当年跟玉皇道的斗争开始,你们也都知道,当时鬼道其实是胜者为王的那方,而玉皇道因为支持的是南京那边,所以在建国之后玉皇道也比鬼道被动很多,结果后来玉皇道成功的把鬼道给整的四分五裂,并且杀了鬼道的门主郭庸,并不是真的玉皇道的人就比鬼裁缝郭庸甚至鬼道三杰厉害多少,要知道,别的人不说,鬼道书生叶江南当年的修为就是极为深不可测,甚至比起郭庸来只强不弱,真正的原因,是因为上层的很多人,都支持鬼道的灭亡,对于那次玉皇道十三道人进京杀郭庸,是得到了他们的默许和暗支持的,奶奶李香兰,叶子的爷爷叶江南还有孙家的孙从武不是真的就不帮郭庸,而是不能帮,帮了的话,对手就不会是十三道人,甚至更多,这就有点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意思了。所以鬼裁缝才暗以衣服给暗号给这三个人,让这三个人逃离了京城。”

    “对于当年的高层为什么会忽然转变了态度,由对鬼道的支持变为支持玉皇道,到现在为止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原因,是掌握在极少数人的手里的,而这极少数人,因为时间的推移已经很多人都已经老去了,外人看来可能是鬼道这个名字起的不好,不符合主旋律,而且在那场破四旧当,鬼道的核心思想是跟天下民意违背的,这注定了鬼道的灭亡,其实不然,真正的原因是,鬼道虽然有龙头棺这个看似的永生之法,其实这个龙头棺是有很多弊端的,它只能让人以那样的方式维持不死,却是活死人的状态,或者跟死了没有区别,这点是完全无法满足那些人的需求的,而鬼道的郭庸,却并不是个真的可以只为他们服务的人,也就是说,不够听话,那些人希望鬼道可以为他们改进龙头棺,甚至是找出更加靠谱的延年益寿乃至长生的办法,但是郭庸却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对于那些人的命令他只是敷衍了事,所以这让年纪渐渐大了的些人渐渐的对郭庸非常不满,就这,其实还不足以让他们杀掉郭庸。”

    “有人瞌睡了,就有人送来枕头,就在鬼道的些行为让那部分人不满意的时候,玉皇道抛来了橄榄枝,作为元始天尊的嫡系脉,直定居在昆仑山的玉皇道显然是非常神秘的,玉皇道派来了个使者来了京城,说在昆仑山的更深处,连玉皇道都没有去到的地方,有当年天尊留下来的炉子长生不老药,关于长生不老药的记载就在玉皇道的典籍之,使者言之凿凿这炉子长生不老药就是存在的,并且保证可以为那部分人寻获。你们不要以为这么简单的骗术不可能让那群极为聪明的人上当,历代历代的皇帝多少都会被道士所骗,不是他们不够聪明,或许是因为你们足够年轻,所以不懂死亡的恐惧,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所以玉皇道就这么简简单单的靠着本莫须有的典籍和传说的长生不老药,终于让对鬼道不满已久的那群人下定了决心,铲除了鬼道,把郭庸诛杀在了北京城外。”小七说道。

    “这个我倒是听胖子说过,说玉皇道当时使了很不地道的阴谋,就是因为这个,胖子的师傅何真人才会对师门不满,所以叛离了玉皇道去了紫府山,直不愿意再回师门。”我道。

    “何真人之所以被奶奶那群人那么敬重,是因为当年玉皇道十三道人进京的消息,就是何真人偷偷的透漏给鬼裁缝的,这才让他们三个人有机会生还,不然按照玉皇道本来的计划,鬼道的那些核心人物,是都要被诛杀的。所以说,他们都欠何真人的救命之恩。”小七说道。

    胖子点了点头道:“对,这我听师傅说过,没想到那老头还挺有正义感。”

    “当然,何真人放出消息是奶奶他们活下来的原因,而他们并没有被赶尽杀绝的原因,则还是因为那些要鬼道灭亡的人。”小七接着说道。

    “恩?”我感觉她前后的话,似乎是有点矛盾的。

    “是不是感觉矛盾?其实这也说明了,那些人当时的矛盾心理,他们方面对鬼道的郭庸不满,另方面对玉皇道其实也并不是非常信任,所以留下鬼道的三杰,其实是他们给自己留的退路,第是不想以后玉皇道家独大,第二是万在玉皇道找不到那长生不死药的时候,鬼道三杰还是他们的退路,所以当时逃离京城的孙家叶家李家并没有被赶尽杀绝。事实证明,他们的谨慎是对的,在郭庸死后,玉皇道并没有履行诺言送来长生不死药,甚至派去配合他们在昆仑深处寻找长生不死药的人也是有来无回,如果不是因为玉皇道占据昆仑祖龙龙脉,恐怕当时玉皇道就要被盛怒的那些人派兵给剿灭了。所以说,玉皇道在灭了鬼道之后,也并没有说捞到什么好处,他们的食言,让上层的那些人再次的提拔起了鬼道剩余的人,所以李家孙家得以喘息,并且快速的崛起,叶子的爷爷叶江南却以厌倦了江湖斗争为名,并没有再次出山,而是隐居在了伏地沟。”小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