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最大赢家

作品:《捞尸人

    柳青瓷走后,吴老他走到我身边脸笑意的道:“叶小友艳福不浅啊,但是小心点,不要桃花运变成了桃花劫才好,不过你这点倒是跟叶江南叶老哥当年很像,当年的鬼道书生,让北京城多少名媛日思夜盼恨不得以身相许。”

    说完,我正要说话,吴老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有空,我自会找叶小友喝茶,吴某人向谨小慎微,你们做的事情,我没想过,吴家也没想法,所以还请小友体谅小友,除了那件事,就冲叶老哥的面子,只要小友有需要,吴家在所不辞。”

    这个吴老说话给人的感觉非常舒服,是那种光明磊落的舒服,他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事,所以明确的表明不感兴趣,但是言语之间却有长辈对晚辈的尊重,我点了点头道:“晚辈他日自当登门拜访,只喝茶,不说其他。”

    吴老笑了笑,对我抱了抱拳就走了出去。

    而接下来,有很多人都给了塞了名片,我知道这些人的名片或许很多人做梦都想得到,只是不知道他们到底看重的是我的哪点,当然,也有很多人像吴老样浅谈即止,并没有深入的交流,等到人差不多走完,我只感觉我整个人都虚脱了,胖子在旁边笑道:“想不到啊想不到,叶子,这场古花楼的拍卖会,你成了最大的赢家了,今天过后,你可算是在这京津的圈子了夜成名了,我终于知道六爷为什么要让你戴上这个玉扳指了,鬼道的门主,玉皇道再想悄无声息的把你杀了,就难了。”

    “赢了什么?赢了身臭汗?”我反问道。

    “现在谁还不知道你叶家少爷,不算赢?还知道你是鬼道门主,叶江南的孙子,弯背老六的外孙,啧啧,这身份,你看看,京城第名伶柳青瓷都给你暗送秋波,四十亿拍的骨头就这么送你了,钱还是你的,你说你不赚?”胖子道。

    “就是胖爷,你说这个柳青瓷既然势在必得定要这个金色的骨头,为什么她拍到了,又送给我了呢?”我问胖子道。

    “女人心海底针,胖爷我怎么明白?”胖子笑道。

    “因为她买下那根骨头,就是为了告诉我们,她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为了怕我们不明白,甚至还带了两个喇嘛来,也真的是煞费苦心。”小七撇了撇嘴说道。

    “嗯?”我问道。

    “她是让我们去找她呢,本来是她来找我们,这骨头送,就等着我们去找她了,变被动为主动。”胖子说道。

    “你不是不明白吗?”我白了他眼道。

    “我不是为了给小七施展才华的机会吗?胖爷我自称玉皇道小诸葛,这点雕虫小技我还能看不出来?”胖子挠着头哈哈大笑道。

    其实我也渐渐的明白了他们说的意思,只不过我真的感觉他们这样的人很烦,举动皆是算计,难道就不累吗?

    就在这时候,李振国从后面走了过来,我以为他会怪我们今天差点捅了大篓子,结果他竟然对我们微笑的点了点头道:“孩子们,表现的不错。”

    “那你还扣不扣我的零花钱了?”小七抱起李振国的胳膊就撒了娇。

    李振国摸了摸小七的脑袋道:“这么大闺女了,也不害臊。行了,带叶子他们回酒店吧,对了,叶子,你过来我有两句话想跟你说。”

    我多少有点错愕,但是李振国这个人说话有上位者那不容拒绝的语气,我就站了起来跟着他走到了边,到边之后他说道:“没想到竟然会是那个女人,刚我跟你姥爷打电话说了这个事情,他告诉我,你可以去接近那个女人。”

    我皱了皱眉头,不知道怎么去接话。

    “接近她可以,我知道你年轻,对上漂亮的女人,特别是柳青瓷这样的女人容易犯错误,定要把持住,在这方面犯了错误,谁都救不了你。”李振国说道。

    我以为他要对我说什么呢,原来就是说这个,我心道这可是类似李师师那样的女人,我他娘的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我也不敢啊,我就挠头道:“这个放心,我不会,也不敢。”

    “那就好,我知道你是个有分寸的孩子,哎,其实我们情愿是别人,而不是她,正因为是她,事情会更复杂。”李振国说道,说完就不再说话,他吩咐小七带着我们回酒店。

    在车上,胖子就忍不住吐槽道:“七姑娘,按理来说胖爷我不应该抱怨这个,但是六爷这次做事真的是不地道,把我们都给叫来,胖爷我就算了,叶子可是没见过他亲姥爷的面的,到现在天天就把我们安排在酒店,也不知道见我们?真有那么忙?”

    “我也不知道,按照本来的安排,爷爷今天晚上是要见我们的,结果临世就取消了。”小七说道。

    “是因为柳青瓷。”我叹口气说道,不是我这会变聪明了能想通其的关窍,实在是因为李振国已经把话说的没有那么明白。

    “嗯?”胖子问我道。

    “假如今天我们发现知道那个骨头秘密的是吴老张老陈老,都没事,六爷肯定会见我们,应该对六爷不构成威胁,但是这个人是柳青瓷,是柳青瓷就算了,还坐的龙字间,你们都那么聪明,想不到这意味着什么吗?所以六爷在这个时候才会不见我们,是为了避嫌。”我道。

    胖子跟小七是那么聪明的人,我这么点他们也马上就想明白了其的关窍,胖子拍了拍胸口道:“也是,这也太吓人了。”

    “没什么可吓人的,你别忘了个细节,第,打电话预定房间的,是机要大秘,第二,坐上龙字间的还是柳青瓷,这说明有些事情还有余地。”我道。

    胖子拍脑袋道:“还真的是这么点意思!”

    之后,他看着我道:“小叶子,看不出来你平时跟个木头样,牵扯到这样的事情反而是个明白人啊,你这个人很有官场智慧嘛!”

    “什么智慧不智慧,只是这些东西都被强加到我身上了而已。”我苦笑道。

    “你给胖爷我打住,拍卖会已经结束了,再装逼我可大耳瓜子抽你了!”胖子笑骂道。

    ——我们在说笑之间到了酒店,今天天我的冷汗是大起大落,搞的现在身上非常难受,就说先洗个澡,然后汇合去吃饭,我回了房间打开了房门,插上房卡之后正准备摁开关开灯呢,结果我伸手,就给摸到个很柔软而却还略带弹性的东西上去了。

    我吓了跳,跟韩雪虽然没跨过最后步,但是该亲热的都亲热过了,我下子就知道了这东西是啥,但是我脑袋有点短路,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我又摸了下,结果摸到了那个小颗粒,这下子把我吓个半死,我慌忙就要抽回手,结果只手瞬间抓住了我的手把我的手强行的摁在那里。

    接着,我感觉到了个呼吸在靠近我,我猛然的推了下,骂道:“什么情况,你到底是谁!”

    结果我这推,反而被这人给拉住了我,她甚至直接跳在了我的身上,整个人像个爪鱼样的攀附在我身上,她温热的嘴唇贴在我的耳朵上,用极为软糯的声音道:“干我。”

    听了这句话,我瞬间就想起了这个人是谁,浑身的鸡皮疙瘩在这瞬间起了身,我举起了手,慌乱的在摸着墙上的开关,我边摸边道:“大小姐,我求求你了,饶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