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风情万种

作品:《捞尸人

    其实能认出这个鬼头戒的人不多,但是看这情况,郭庸这个人在京津圈子里名声很显,不过这也难怪,虽然我现在也知道郭庸其实就是鬼道的傀儡,但是毕竟是鬼道的门主,而鬼道在那些年的确算是独领风骚的扶龙之门。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我爷爷竟然也是如此的有名望,从人字间出来的这个吴老,身份定然也很尊崇,说起我爷爷都是脸敬佩的模样,我更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直抽旱烟咳嗽的干瘦老头竟然在当年有个鬼道书生的称号。毕竟书生这两个字,总是给人非常儒雅的感觉,不过其实这个我早就应该想到,我外婆李香兰年轻时候是那样个奇女子,直苦追我爷爷未果,最后是负气嫁给了弯背老六,这么想就能猜到我爷爷年轻的时候到底有多么的叱咤风云。

    “我爷爷不喜名利,去了伏地沟务农,连累的今日被人嘲笑,也是无奈。”我微笑道。

    吴老冷哼了声道:“农民怎么了?务农又怎么了?在座的,往上查三代,谁家不是务农为生?我早就说过这帮子人,早年的时候靠着农民得了权利,现在又仗着自己手里的权利看不起农民,什么东西?”

    吴老的这句话说的其实算是非常离经叛道了,但是因为他这句话我对他的好感倍增,再也不敢在这样的个长者面前高姿态,我站了起来道:“还是吴老理解的透彻。”

    “行了,大概我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往下说了,其他的事情我不参与,也没兴趣,今日就事论事,在座的各位,还有谁认为这个玉扳指只是个普通的翡翠戒指?”吴老问道。

    没有人接话。

    “那还有谁认为这个戒指的价值不值25亿?”吴老又问道。

    依旧没有人说话。

    吴老把戒指还给了我,笑道:“你爷爷既然把它给了你,那你就收好。”

    说完,吴老走到了那个掌柜的面前道:“谢掌柜,该说的该做的也都做完了,接下来,就按照你古花楼的规矩行事吧。”

    他说完这话之后抬头看了眼天字间,意思不言而喻,谢掌柜这个人虽然是李家的个掌柜,但是却直都是底气十足不卑不亢,他抬头看着天字间道:“刘少爷,看在刘老的面子上,古花楼的规矩我今天可以不跟你讲,但是男子汉大丈夫,说出来的话吐出来的血,个字个坑,您说过什么,请吧?”

    我就这么坐在椅子上,看着那个直聒噪的人,他的脸色现在极其难看,听了谢掌柜的话之后,他指着大家叫道:“你们这帮人,就是为了巴结弯背老六故意如此,你们是与刘家为难!我爹还没死呢!”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在我看来,他只是慌不择口了,但是这句话听在吴老他们这群人耳朵里,味道就完全不样了,吴老对谢掌柜道:“有这样个蠢货儿子,刘家尚能长久呼?今日他有心在李家刁难李家的客人本身就已不对,如今按照规矩下来磕头认错也算是个汉子,结果此子此言出,不是把在座的都给骂了个遍吗?”

    我想也是,或许这就是说话的智慧,刘家这人开始的挑拨离间,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妥,因为古花楼有古花楼的规矩,他们这个圈子也有他们圈子的规矩,但是他最后的这句话,无疑是把所有的人都给得罪了。

    而这个人说完之后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他赶紧说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这是李家的诡计!郭庸早就死的尸骨无存,他的戒指怎么会在他的手上!”

    这句话出,下面的人已经很多失去了再看他的意思,纷纷摇头落座,个大家族的孩子,以这样的口气说话,在他们的眼里,这已经是个废人。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这个人眼睛睁,胖子低声骂了句我操,之后我就看到这个刘家人的身子被人给推到了窗户上,接着就是整个人跌落下来,砸的下面桌子瓜子果盘的到处都是,他的胸口上,还插着把金色的匕首。

    “刘开封教子无妨,让大家见笑了,不需古花楼惩罚,今日刘开封自当家法处置,不知谢掌柜可否满意?”刘开封站在窗口上,看着下面道。

    谢掌柜使了个眼色,有几个伙计走了过去,又是探脉搏又是探鼻息的,之后他们对着谢掌柜点了点头,意思是这人已经不行了。

    我都惊住了,就这眨眼的功夫,刚才还直在叫嚣的人就这么死了,还是被自己的父亲亲手所杀?

    谢掌柜走了出来,对刘开封抱拳道:“今日之事,不是刘家与古花楼的矛盾,是令公子与叶少爷的矛盾,所以我满意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叶少爷满意。”

    不得不说,这帮子人说话真是个比个狠,这刘开封已经亲手把自己的儿子都给宰了,这谢掌柜难道还想让他再跟我道歉不成?

    刘开封冷哼了声,脚踹开了门,我想要他跟我道歉,那简直是痴心妄想,以他的骄傲绝对不会这么做,而刘开封真的要走,谢掌柜自然也不敢拦着。毕竟刘开封今天已经算是丢尽了脸面,谁也不敢真的痛打落水狗。

    “还是这刘开封狠!”胖子忍不住说道。

    我点了点头,不得不说,这刘开封不但对自己狠,还很果断,今天他把自己的孩子给杀了,虽然说看起来六亲不认,但是已经让刘家在面子上的损失降到了最低,或许在刘开封的眼里,他的儿子死在自己的手上,也好过给我下跪,还要自己打碎自己满口的牙。

    对于他们这个层面的人,死个人,好像谁都没有放在心上,古花楼的伙计早就把尸体抬走还把地板给擦干净,之后谢掌柜对大家抱拳道:“今日之事,让大家见笑了。”

    而就在这时候,龙字间的门打开,那个穿着旗袍的柳青瓷扭动着腰肢下了楼,看到她,我终于明白胖子口的妖精和尤物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是个颦笑举动都可以把风情二字演绎到极致的女人,她的美是惊心动魄的,但是你却说不出她到底哪里美,只感觉她所有的地方都是上天恩赐。

    她把风情演绎到极致,却又感觉眉宇之间有着足够的高傲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霜,你感觉这就是个矛盾纠结体的女人,你想要去征服她,却又无比的畏惧她。

    用上的流行词来说,这样的女人,就是个女王。

    我也明白小七为什么要跟她较劲,今天她俩穿的都是旗袍,所谓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小七是绝对不能说丑的,只能说她们俩不是个路子的,而柳青瓷也明显比小七更适合旗袍,跟柳青瓷这样熟透了的韵味女人来说,小七实在是太过青涩了。

    更别说,在这样个女人的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着红衣的喇嘛,这更是给人种强大的视觉冲击,女人与和尚,本身就是极其不搭调的组合。

    这女人走下了楼,下面的人纷纷侧目,或许这时候唯淡定的人就是谢掌柜了,他能主掌古花楼不是没有道理的,起码在任何时候都能做到气定神闲,他走到了这女人身边道:“柳小姐,东西我给您包上,还是等下差人送到府上?”

    柳青瓷摆了摆手,她指了指我道:“他既然想要,那就送给他吧,就当是我柳青瓷给鬼道门主的见面礼。”

    这句话说,更是满座皆惊。

    就连直淡定的谢掌柜都不淡定了。

    女人笑了下,百媚横生,她径自的走到我身边,扶住了我的椅子边,她的脸贴我贴的极近,我的心在砰砰直跳,我甚至闻到了她身上那好闻的幽香味道。

    “还满意吗?”她轻笑道。

    “啊?”在这时候,我是真的装不下去了。

    她却笑了笑,用手指点了个我的额头道:“我走了。”

    说完,就这样带着那两个喇嘛走了。

    留下我个人在风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