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玉扳指

作品:《捞尸人

    那人气的脸都绿了,接着我就听到了刘开封的声咳嗽声,那人回头看了眼,之后自己对着自己的脸就是狠狠的两巴掌,抽完两张脸蛋都红肿了起来,他冷笑道:“我尊重古花楼,尊重六爷定下的规矩,但是等下古花楼要是不按照规矩来办事,那就是自砸招牌了。”

    那掌柜的也没有继续跟那个人较劲儿,他转头看向了我,道:“地字间里的叶家少爷,请下来吧。”

    我关上了窗户,小七对我道:“你别紧张,切都已经谈妥了,搞定。你别管了。”

    其实这时候我是真的已经豁出去了,不用小七给我打气我也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我提了口气,推开了房门走了出去,而胖子和李青他们两个也跟着我跟了下来,真的像是俩尽职尽责的保镖在保护他们的少爷。

    就算我已经豁出去了,在楼下大厅,被这么多厉害人物盯着,还是让我的脸上有阵火辣,但是我眼神里的恨意强行的把我脸上的火辣归在生气上,而不是因为心虚。

    我上了那戏台子上,那掌柜的摆了摆手,从后台里走出来了几个人,抱着笔记本电脑,那掌柜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看不出来是帮我呢还是怎么着,他弯了下腰道:“叶少爷,按照古花楼的规矩,您只需要说出公司的名字,房产,地皮,估价的事儿这几位会帮你搞定,当然,要是您账户里有现金,那最好不过,这东西最后不是您标的,所以您只需要证明自己有实力那就行了。”

    “我什么都没有。房产,地皮,存款,都没有。”我道。

    这掌柜的眯了眯眼,道:“这叶少爷就等于是坏了古花楼的规矩,明白了吗?”

    下面的人,也因为我刚才的那句话而变的议论纷纷,或许刚才他们还会认为我是扮猪吃虎,现在恐怕真的是认为我是李家派来恶意抬价的了,本来这东西要是不说破,就是他们看破了也没事儿,关键是刘开封的这手把这东西摆在台面上了,狠狠的将了李家军,也让我彻底的下不来台。

    “区区二十五亿,也需要我提供这些东西?你看这个够吗?”说完,我对着这个掌柜的伸出了大拇指,把那个翡翠玉扳指递了过去。

    这掌柜的再次的眯起了眼,只是这次,他是上下打量这个玉扳指,道:“叶少爷,可否取下来观?”

    我取了下来,看似随意的递了过去道:“你小心点,可别弄坏了,这东西,你赔不起。”

    “叶少爷放心,老身赔不起,古花楼会赔。”这掌柜的点头道。

    说完,他把那个翡翠玉戒指递给了后面的那几个人,那几个人拿了白手巾戴上白手帕仔细的打量,我知道这点李振国已经安排好了,估价肯定没问题,果不其然,那人在端详了会儿之后,跟这个掌柜的耳语了几句,之后回来把玉扳指交给了我道:“叶少爷您收好,师傅说了,这东西无价。您回去吧,楼上天字间的六少爷,按照古花楼的规矩,下来磕头认错,自己打碎牙,这是您自己个说的。”

    “个玉扳指?无价?那是什么玉?传国玉玺雕的不成?李家倒是好算计,随便找了这个小子出来哄抬价钱,被人识穿了拿这么个破戒指出来再给个无价就能蒙混过去,我不服!在座的各位都是行家里手,有本事就把这个戒指给大家过过眼,要是大家伙都说了这东西值二十五,那我自然履行诺言,要是李家在把我们当猴子耍,以后这古花楼的招牌恐怕是要砸了。”那人冷笑道。

    我心里这时候更加气愤,这次这刘开封真的是要把事情做绝了,不给我点退路了,偏偏他说的这些不管是我还是古花楼都无法拒绝,拒绝了不就等于是承认我们这有猫腻吗?

    这掌柜的表现的比我轻松,他低头问我道:“叶少爷,您的意见呢?按理说,这东西只要是古花楼说值,那就是值,但是今天呢事情有点特殊,您要是同意,我就给在座的各位爷掌掌眼。”

    “行,但是我先说好,谁要是把我这戒指给弄坏了,后果自负。”我道。

    “还不给我们叶少爷搬张椅子,就这么坐着?你们当是审犯人呢?告诉你,要不是叶家跟李家有那么点渊源,我们少爷还真懒得跟你们解释!”胖子这时候怒道。

    “是小的们办事不周了。”掌柜的道歉道,说完,他摆了摆手,自然有伙计搬上张椅子来,我往这椅子上坐,翘了个二郎腿冷笑的看着下面的人,脸天下无双的样子,我知道,估计现在下面的人,也吃不准真假了。

    掌柜的吩咐人拿来了个玻璃展厅,把我那玉扳指往里面放,之后说道:“恐怕大家伙现在心里都有疑惑,你说个玉扳指怎么能被师傅说个无价呢?所以刘少爷怀疑古花楼的师傅看走了眼,也可以理解,现在就请大家伙掌掌眼,咱们这拍卖会,就当鉴宝了,也算见识见识叶少爷的宝贝,既然是这样,那老身就先给各位解释解释这戒指的来历,古董玩把件儿这类东西,你说金的银的玉石的翡翠的,这材质在各位大爷眼里都屁都不是,咱们玩它们,要的就是玩这东西背后的事儿,所以咱就说说这玉扳指后面的事儿,大家可能看这东西眼生,但是要说起个名字来,大多数人都会知道,有人不知道的可以打电话给家里的老人,也准能打听出来,这个人叫郭庸,他是什么来历京津圈子里不是秘密,我就不说了,这玉扳指,就是他的物件,见这玉扳指如同见郭庸,行了,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接下来各位可是要把眼睛给放亮点了,这宝贝,不是有钱就能见第二次的。”掌柜的说道。

    掌柜的这句话说完,人群马上就沸腾了,就连那几个包间的窗户也都呼啦啦的打开了,有几个老头甚至跑下楼来看,我本来心还悬着,但是其有个老头问道:“谢掌柜,真没看失眼?真是那东西,别是二十五,五十个,我今天要了。”

    “哎呦吴老,这不是古花楼的东西,您想要,这叶少爷还不定卖呢,吴老,这帮子玩家,您是前辈,您先看看?”掌柜的笑道。

    这吴老走了过来,接过了那个小小的玻璃展盒,他戴上老花镜仔细端详了半天,最后侧眼看,他那张老脸都因为激动而泛红,他叫道:“错不了,错了我把这双眼珠子给扣下来,鬼门玉扳指,玉锁鬼,鬼锁玉,当年见鬼头戒如见门主,就是这个!”

    这个吴老是从人字间下来的,而且他似乎在这群人也很有分量,他说了这话之后,大家纷纷的看我,而这时候这个吴老走到了我身边,他把年纪了,竟然主动的跟我握手道:“刚我还在想叶少爷,没听说过哪里有个叶家啊,今日见了这鬼头戒,我算是想起来了,鬼道书生叶江南,可是你爷爷?”

    胖子冷哼声道:“李家的小姐李金枝嫁给了叶江南叶老爷子的孩子叶天华,我家少爷正是叶江南的孙子,所以跟李家七小姐是表亲,这才跟七小姐起来这古花楼,有问题吗?”

    我本来心没底儿,这么闹,我忽然感觉,我似乎不用装,因为本身我的身份就足够牛逼。

    我轻轻的对这个吴老点了点头道:“你认识我爷爷?”

    吴老的脸红道:“当年有幸有面之缘,我记得他,他不定记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