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变故

作品:《捞尸人

    小七干脆把我们这个包间的窗户关,表示我们这边投降了,我强行的稳住自己的心神,但是却稳不住,脑袋里就个想法,那就是这么多钱我到底要怎么花,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骚乱了起来,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结果就在这时候,我们的手机同时响了,我拿出来看,冷汗噼里啪啦的就往下面掉,因为我接到了个彩信,这个彩信是我在伏地沟的房子,还有我在伏地沟当村官时候的样子,甚至还有张我大学时候穿着双破篮球鞋的模样,下面还有我的介绍,叶继欢,祖籍洛阳市宜阳县伏地沟村,现任伏地沟村官。

    我看胖子跟小七的脸色就知道他俩接到的短信肯定是样的,小七的脸瞬间就白了,她站起来马上就拨出了个电话问道:“爸,这是怎么回事儿?”

    结果没说两句话,她就面如死灰的对着我走了过来道:“叶子,你别害怕。先稳住,这次我们想着玩,结果被人给玩了,定是这柳青瓷给干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胖子这时候问道。

    “我爹的意思是,李家的招牌不能砸,不过你放心,你绝对出不了事儿。”小七说道,她的脸上也没有了刚才的淡定从容,布上了层细密的汗珠,这时候胖子走过去打开了窗户,发现下面已经乱了套了,大家都在朝着我们这个雅间看,边看边议论纷纷的,能出现在这里的人都不是什么善茬,下面的人还好说,这时候天字间的包间打开,因为这两间包间是连在起的,在打开门的瞬间我就看到了坐在太师椅上的刘开封,他正在朝着我这边看,脸上还挂着冷笑。

    “操他娘的刘开封,这次是着了他的道儿了!”我骂道。

    果不其然,这时候刘开封的包间窗户打开,个年轻人凑出去道:“大家安静下,我刚才收到了条短信,想必大家现在也都看到了,地字间的这位客人我们都以为是条过江猛龙,谁知道就是小村官,六爷在这个古花楼做生意,差不多已经六十年的光景了,大家来这玩,都是冲着六爷的威望跟面子,玩这个有个规矩,那就是卖家不能参与竞价,有六爷在也自然是不担心有人耍这样的伎俩,可是今天,李家的七小姐带着这样个乡下小子来参会,还敢出二十五,要真的是那位村官出的价钱也就算了,问题是这价钱明摆了是七小姐出的,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卖家竞拍,恶意抬价,按照古花楼的规矩,是要剁手跺脚,挖掉眼睛给丢出去的。”

    本来我以为这个群发的短信是柳青瓷那个女人做的,现在看来绝对是刘家人干的无疑,我现在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更明白了小七刚说的那句李家的规矩不能坏,我心凉,李家的规矩不能坏,那不是要剁了小七的手脚挖掉眼睛丢出去?

    “胖子,该是你英雄救美的时候了!护着小七。”我站了起来道。

    胖子虽然混蛋点,但是大事面前绝对不糊涂,他道:“你先别慌,先稳住阵脚,看看情况在说。”

    我看着小七,她毕竟是个女孩子,直在屋子里乱转,过了会儿,她接了个电话,那边没说两句呢,小七就怒吼道:“这样怎么行?!”

    结果貌似那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我问小七道:“是舅舅打过来的吗?怎么说?”

    “他说让我撇清关系。这怎么可能,按照规矩,不是我不可以抽身出去,我要是抽身出去,你必须拿出你刚才竞拍的钱出来,还是在大家的见证下,现金也行,刷卡也可以,就算是拿出等价的东西也是没问题的,但是你全身上下哪里值二十五亿?你要是拿不出来,按照古花楼的规矩,你是要在大家的见证下被乱棍打死的。”小七道。

    “那要是你不撇清呢?”我问道。

    “那就要按照刚才那人说的规矩处理我。”小七脸色发白的道。

    我这时候浑身的冷汗把是啪啪啪的往下掉,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我断然不能看着小七那样,而且处理了小七我也跑不了,最重要的是,不处理小七,我就得完蛋,还他娘的是乱棍打死,我咽了口口水对小七道:“能保个是个,你撇清关系,我随机应变。实在不行胖爷给我点上魂灯,老子就是闯也得从这闯出去。”

    “现在也只能这么办了。”小七说道。

    胖子此时也是脸的冷汗,他手抓出了几道黄符递在我手里道:“孙仲谋怪罪下来,你可是要帮我解释解释,这情况下胖爷我是万不得已。”

    我瞪了他眼道:“都他娘的这个时候了,你还说这个!”

    说完,我对小七道:“现在我该怎么办?”

    “你冷静点,冷静点,你现在打开窗户,说我只是以你表妹的形式来陪你来参加拍卖会的,然后你告诉他们,为什么个村官就定拿不出钱来。”小七道。

    “可是他们要真让我拿钱咋办?”我道,都他娘的说装逼被雷劈,古人诚不欺我,哥们儿现在虽然不是被雷劈,那也差不多不是?

    “对了,戒指,你把这个戒指拿上去,我现在给我爸打电话,把这个戒指估价估到二十五!对,就是这样,你稳住,我来安排,放心,没事的,这事定会处理好。按照我说的,稳住,打开窗户之后,你也不要慌,就按照我们之前排练的,睥睨天下。”小七道。

    我点了点头,抬起脚,我感觉我两条腿现在软的跟面条样,小七快速的打了个电话,之后对我点头道:“我爸那边已经去安排了,你稳住。”

    我点了点头,深吸了口气,这时候也只能豁出去了,我走过去,把就推开了窗户,我学着前两天小七教我的眼神个表情,虽然我的下半身在打摆子,但是我强行的用手扶住窗户边,带着股子冷笑的看着下面也看着我的众人道:“不错,短信上说的那个人就是我,这不假,今天是我第次来天津这地方玩,人生地不熟的,所以就带着我表妹来陪我,我是伏地沟的村官不假,伏地沟也是个山沟沟也不假,但是我能不能拿出那些钱来,不是别人说了算的。”

    “那你倒是拿出来啊!”刘老包间的那个人道。

    他的张嘴脸看起来非常可恶,明显的就是想致我于死地,我在想想刘开封平日里那嘴脸,心里恨的发狂,他的嘲笑反倒是让我真正的豁出去了,反正出了事也有李家顶着,再不济也还有我大哥呢,最不济老子点上魂灯杀出条血路出去,还能真把人丢在这里不成?

    “拿是肯定要拿的,今天大家伙也都在这看着呢,明显是有人想让我出丑,我脾气直很好,但是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古花楼我第次来玩,我是客人,他也是客人,他这样挑我的刺算不算坏了规矩?”我问道。

    小七这时候走了出来道:“他点你的名儿,挑你的刺,你要是真的拿不出来了,乱棍打死,你要是真的拿出来了,按照古花楼的规矩,他要向你下跪道歉,还要敲掉满嘴的牙齿,来这玩的,每个都是贵客,谁受得了别人找自己麻烦?”

    “行!他要是真的能拿出来,老子跪下给他道歉,牙齿我自己打!”那人道。

    他这句话说完,楼下的大厅上的那个掌柜的冷哼声道:“刘家的小子,敢称我们七小姐的老子?看在刘老爷子的份上,你先自抽两个耳光,这事就算了。”

    “我要是不呢?”那人说道。

    “你要是不,能活着走出古花楼,李家搬离天津。”掌柜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