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龙头间

作品:《捞尸人

    “那可不行,奶奶不在了,你不给我,那我饿死在外面好了。”小七道。

    “饿死你才好,省的你给我找麻烦。”年人说道。

    “好了爸,咱不胡闹了,查的怎么样了,到底谁对那个骨头有兴趣?”小七问道。

    年人摇了摇头道:“没有,有兴趣的人太多了,不过大多都是冲着你爷爷来的,想拍你爷爷的马屁,目前来说还没查出来,我来是提醒你们悠着点,今天这龙字间有人订了。”

    “什么?”我跟小七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刚才小七才讲过这个龙字间的渊源,那也就是说,就今天,龙字间里会有个太上皇级别的人来?

    “不是吧?不是还没到时候,而且太上皇他现在还有心情来这里?”小七问道。

    “不会是刘开封吧?”我心里忽然冒出来了这个人出来。

    “他?他还不够格!你们也别多问了,我也不知道是谁,不是太上皇,但是却是太上皇身边的机要大秘打电话订的,万是那人对那半截骨头有兴趣事情就大条了,所以你们要见机行事。”年人说道。

    说完,他对我们点了点头就离开了包间。

    在这年人走后,胖子小声的对我说道:“你这货,个舅舅就叫的这么吞吞吐吐,李振国!李家的老三!”

    “你不是开始还认不出来呢?对未来老丈人出言不逊,我看够你吃壶了。”我笑着对胖子道。

    “你他娘的小声点!”胖子看了眼韩雪脸红的道。

    小七这时候脸紧张的站在窗口往外面看,李振国对他说龙字间有人预定的事情显然是让这个小丫头不淡定了,我们也没再说话,其实我心里再不愿意去承认,也不得不说我对李家的人感觉不错,不管是我那个外婆李老太还是这次出现的舅舅李振国,他们身上都有很强大的上位者的气息,对上我的时候,也是严厉,却有股子血浓于水亲情的感觉。

    或者说是严厉之透漏着亲切。

    我们等了大概半个小时,下面的拍卖会就开始了,唱京剧的退场之后,从后台出来了个穿着长衫的老头,大概五六十岁的年纪,看起来像是以往当铺的掌柜的非常精明,掌柜的说几句客套话,无非就是在座的大多都是古花楼的常客,规矩大家是知道的,就不多说了,万有哪位今天是带着戾气来的坏了古花楼的规矩后果自负之类的话。

    在说完这个之后,声金锣响,这个拍卖会就开始了,我们雅间里也有册子,我打开看了看,可能因为我真的骨子里是个屌丝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原因,每件我都感觉牛逼都想要,但是下面的大爷们都是行家里手,拍卖并没有像电视上演的那么激烈,每个物件出来,三三两两的叫价声之后就敲锤定音。

    但是随着后面越发珍贵的东西出来,下面才热闹了起来,胖子跟李青都站在窗口去看热闹去了,我也想去看看下面的人是怎么挥金如土的,但是哥们儿去不了啊,我必须坐在这里装逼啊,我这个叶家的大少爷要是也去看热闹不是破了我装这么久的功?所以我只能这么坐着,急的抓耳挠腮的听着下面个亿,几千万的加。

    小七虽然也是站在窗台那边,但是自然不是看热闹的,她的眼睛直盯着我们对面头顶窗台刻龙头的那个龙字间,她还是对那个定了龙字间的人十分好奇,不过说来也奇怪,那人既然托了那么牛逼的个人来订了那个位置,可是这拍卖会都已经进行了半了,怎么还没来?

    这让我有种不详的预感,难道说今天晚上对那半截骨头有兴趣的,真的就那个订了对面龙字间的人?我对小七招了招手,她脸焦躁的走了过来,明显也是跟我的想法差不多,我就问道:“要真是这样,我们怎么办?”

    “凉拌。”小七道。

    “我没跟你开玩笑。”我道。

    “我也没跟你开玩笑,我这么跟你说,所有的事情,其实都是件事,你明白吗?伏地沟也好,锁龙井也罢,都是鬼道的事情,这事情争论了这么多年,其实在这京津圈子里都形成了默契,知道的人不少,其实争的也就这么几家,后来那些老头死的多了,年轻人对这个总是不太信的,所以后来就成了刘家跟李家还在争这个,最上面的人对这事是睁只眼闭只眼,如果今天真的是太上皇来了,那就说明最上面的人对这事的态度变了,我爸说事情大条就是指的这个,刘家李家再怎么闹都是在可控范围内,真的惊动了那个人,这才是糟了。”小七不无担忧的说道。

    “这方面的我真不懂,你知道的,我他娘的就是个九品,不,正十品的村官,在村子里都还不是把手,要在古代最多算是地保,能管的到万岁爷跟九千岁的事儿吗?我理解都理解不了。”我道。

    “但愿是我想多了,我爷爷跟别人不样,谁都要给三分面子,所以真的要是我想的那样的话,爷爷早就说了,所以我才好奇来的人会是谁,但是你说等这么久了,怎么就没人来呢?难道就是个假信号?”小七自言自语道。

    “行了,你就别想了,咱们摆这个个龙门阵引人过来,这么明显的瓮捉鳖,那人能不知道吗?自然不会坐在那个招摇的位置,说不定连雅座都没坐,就在楼下大厅里呢,甚至有可能本尊不来委托别人,所以咱们开始这个计划就是错的。”我道。

    “你不是这个圈子的人,不懂,真的到了那个档次,特别是在爷爷面前,他们是不会耍些小聪明的,而且爷爷其实也不是为了对付他,只是为了找到他了解些事情,再说了,你认为对这件事了解的人,会怕爷爷吗?”小七道。

    我想也是,就连刘开封都敢对李老太开枪呢,更别说这个人可能比刘开封还要强。

    就在这时候,忽然楼下大厅里在阵骚乱过后寂静无声了,我以为是出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物,接着就看到对面的那个龙字间的灯忽然就打开了,我能看到,下面的人也都能看到,所以瞬间的再次喧嚣了起来,那个老掌柜的敲了下金锣道:“喧哗者请出。”

    小七下子站了起来走到了窗户边上,胖子在这时候回头道:“叶子,快来看,这是个妞儿啊!”

    我是真想看,但是想我今天的身份,我还是活生生的忍住,但是心其实已经非常的好奇,今天坐龙字间的,是个女人?

    “竟然是她!”小七这时候说道。

    “七妹子,你知道这娘们儿的身份?”胖子问道。

    “柳青瓷嘛,谁不认识?京城第名伶,前有李师师,后有柳青瓷,谁不知道?”小七撇了撇嘴道。

    李师师我倒是知道,水浒传里的那个跟皇帝有腿的女子嘛,听小七拿这个女人跟李师师对比,我大概也能想出点什么出来,只是不敢相信而已。

    “好了,别看了,都回去!让人看到之后折了叶少爷的脸面!”小七说道,说完,小七跟胖子还有李青都回到了我的身边,看着小七隆重起来,我也赶紧正襟而坐,强行的装出脸的高深莫测出来。

    就在这时候,楼上龙字间的窗户打开,我这个房间看那个房间的视野极好,我眼就看到了个也穿着身旗袍的女人,这是个长相精致圆润的女子,她站在窗口,她的身后,站着两个红衣的喇嘛。

    而她此时,正在浅笑的看着我。

    隔着这么远,她眼睛里的水波流转风情万种还是让我心跳加速,而这时候,她对我挥了挥手,我不知道怎么回应,最后也只能对着她招了招手算是打招呼。

    之后,她又笑了笑,离开了窗户边。

    胖子拍了拍胸口道:“这女人,是个妖精啊!”

    “什么?妖精?!”我惊道。

    胖子噗嗤声笑了出来,道:“此妖精非彼妖精,我是谁她是个尤物,你是没见着那身段,啧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