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古花楼

作品:《捞尸人

    前两天的排练归排练,但是真的这么实施了,我也有种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要真的形容去形容这种感觉的话,那就是别拉着我我要装逼了,下了车之后,我们这四个人自然是成了人群的焦点,当然,我知道这个焦点半是因为小七,她漂亮是点,还有点是因为她是李家的姑娘,而这个李家的姑娘,则扶我下车,另半,是因为我是个京津圈子的生面孔。正是因为生,他们才会多看我眼,去猜测我的身份。

    要换做以前的我,或许会把这个原因归根于小七好看我帅气,但是现在我已经学会了动脑,不得不说,从孙连城的身上我学到了很多的东西,原来老谋深算老奸巨猾这个样的词语不仅仅是说那些老年人的,年轻人也可以做到。

    我没有去看他们,开玩笑,现在去四处乱看才显的我是个乡巴佬,下车之后,我目不斜视,直接进了古花楼,这是个老式古楼的建筑,我发现那些有钱人就喜欢玩这个,寻常百姓认为高楼大厦好,但是在他们的眼里,那些钢筋混凝土代表的只是钱,这种地方才是格调,我听小七详细的介绍过这个古花楼,这里以前就是个茶社戏楼,大革命的时候勉强保住没被拆掉,开始李家把这里做为古董交易地点是为了投那个满清遗老所好,因为这帮子贝勒爷什么的在大清朝亡国之后手里没什么钱,多的是以前皇宫里的老物件,这些满清遗老们追忆大清国啊,所以对大清国保留下来的这个古花楼情有独钟,所以最终就选定在了这里。

    后来这满清遗老把该卖的都卖了,虽然不做他们的生意了,古花楼的传统倒是保留了下来,京津圈子里也认这个,毕竟天子脚下,进了古花楼会有天子或者重臣的感觉,里面的伙计都是按照满清时候的穿着和说话强调,我们进门口,就有个戴着小毡帽的伙计走了出来把门帘子掀道:“几位爷,里面请嘞!”

    说完,他看到了小七,能在古花楼这种地方做伙计的,那是耳听六路眼观方,自然是眼就把小七给认出来了,他弯腰笑道:“七小姐,楼上请。”

    小七笑道:“今天我不是李家的七小姐,这位才是叶家的小少爷,招呼好了,叶少爷有赏。”

    小七说话的声音不小,四周的人都听到了,我估计马上就有人把会整个国姓叶的都查了个遍要找出个极其牛逼的存在跟我对号入座,不过想必会失望而归,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我这个叶少爷只是伏地沟的村官,想到这个我竟然有点想笑场,小七在我的手上捏了下,我看发现这个伙计已经弯腰有好会儿了,就笑了笑,进了楼。

    进楼就听到唱京剧的声音,台上口京腔标准浓重,我其实听不太懂,不过这时候我倒是感觉天津不愧是离北京近,很多传统什么的都按照北京的那套来,台上有人在唱戏,台下那就有看戏的,不过我看到他们的目光也都不在戏台子上,下面的人各个开起来是非富即贵,三五成群的再攀谈着,还有人拿着印花的木册子在说自己今天看上了哪个物件什么的,我在上楼的间隙大概的听了下,感觉他们聊的最多的还是那压轴的半截骨头,跟我想象的样,他们不在乎那骨头到底是什么材料是谁的,在乎的是把骨头送来的人是弯背老六。

    看来这弯背老六不仅仅是在江湖武林上地位极高,在这群富人的圈子里,也都是声名远播。

    我们上了二楼的个雅间,里面有鼎青铜香炉,正冒着淼淼的青烟,这是檀香味,但是不浓,恰到好处的那种,进了雅间关上门我发现我的衬衣都被我给打湿了,看来这装逼不仅是个技术活,还他娘的是个体力活,我点了根烟对胖子和李青道:“哥几个,别装了,累不累?坐下来抽根儿?”

    小七白了我们三个吞云吐雾的人眼,她站在窗口往外看,边看边对我说道:“古花楼不小,雅间却不多,总共七间,天地人,福禄寿分为六间,剩下的间则是龙字间。这每间都不单单是有钱就可以坐上来的,今天你的目光不用放在下面,就看这单间就行了。”

    天地人福禄寿六间还可以接受,那个龙字间就显的有点牛逼了,我问道:“那我们这间是什么间?”

    “人字间。”李青说道。

    “今天既然是要装逼,那为啥不装个大发的,干脆进龙子间得了?”胖子道。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龙字间的龙字岂是般人能做的?”小七听完胖子的话,脸色慌乱了下道。

    “七妹子,这还有什么讲究?”胖子问道。

    “每年的二月二,爷爷都会跟群爷爷辈儿的人们来吃饭看戏,以爷爷的资历,就是坐在这天字间,而那龙字间,是留给万岁爷的,不,应该是留给太上皇的,太上皇到时候会叫个人上去龙字间陪着,而且只会叫个,叫上去的这个人要怎么样想必你应该想的明白了吧?”小七说道。

    小七说完,我的脸下子就白了,胖子也是闭上了嘴不再说话,他抓了把瓜子磕了起来举手道:“行,胖爷占住嘴,不说话了。”

    “不过估计这龙头间,从去年开始就没人会来坐了。”小七说道。

    我虽然不敢多说,却还是忍不住问道:“这话怎么说?”

    “因为不灵过次,上次太上皇叫上去吃饭的那个人,栽了,龙头间里龙头椅,这都是个象征意思,不灵了次之后,就没人认这个账了,而且要不是爷爷,现在古花楼还在不在都是个问题。”小七说道。

    就在小七刚说完,外面忽然响起了声咳嗽声,之后门忽然就被推开了,连敲门儿的声音都没有,接着,个非常威严的年人走了进来,这个人长着张极其规整的方脸,眉毛粗壮,鼻梁高挺,给人的感觉非常有威严。

    “不敲门就进来,认清门儿了吗?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胖子叫道。

    结果小七就笑眯眯的朝着那人走了过去,下子挽住了那个人的手臂叫道:“爸,您怎么来啦?”

    胖子的脸,立马就绿了。

    “原来是叔叔,小胖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别怪罪。”胖子挠头道。

    “我知道你,来李家闹过。”那人对胖子点了点头,之后他就看向了我,小七说道:“这是叶子表哥。”

    在这样的人面前,我还是有点怯怯的,这时候我肯定不能装逼,因为这是我今天背后的金主儿,我站了起来,怯怯的道:“叔叔好。”

    我刚说完,这个人的脸色立马就变了,他瞪了我眼,怒斥道:“你叫我什么?”

    我猛的被他给吓蒙圈了,我心道你是小七的爸爸,我叫叔叔没错啊,这时候胖子对着我的后脑勺就是巴掌,骂道:“这是你亲娘舅!”

    我张了张嘴,想要叫舅舅,却憋了半天叫不出来,但是他就这么等着,我心道你这样的人,还欠我这么个外甥?你要是说声,想管你叫舅舅的能从天津排到洛阳去。,至于这么逼我吗?

    最后,我强行的憋出来舅舅俩字,叫完之后感觉非常奇怪,因为这可是我这辈子第次叫这个词汇。

    他听完之后,点了点头道:“跟金枝长的很像。”

    说完,他拍了拍小七的脑袋道:“下次再乱说话,罚你三年的零花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