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弯背老六

作品:《捞尸人

    不同于其他上面的古董会在下面来个大概的介绍,这个金色的骨头下面没有任何的字说明,说明这个骨头的来历或者是什么,但是这个骨头的起拍价竟然是个亿。

    我心道我靠这不是我的那根骨头,不是,是我从水晶宫底带出来的骨头吗?A只是对我说要带回去给六爷看看,这怎么就拍卖上了,还这么多钱?起拍价个亿,这要是真给拍出去了,那哥们儿这辈子不就是吃喝无忧了吗?

    我马上就给小七回了电话,我直接道:“这是个什么意思?我的东西,说拿去卖就拿去卖,都不需要跟我商量商量吗?这是明抢啊!”

    小七在电话那边笑道:“所以你赶紧来找我爷爷算账呗,这是他送去卖的,要不是有他老人家的这块金子招牌,就这么小段狗屁骨头,能起拍价个亿吗?就是纯金的也不值这个价啊。”

    小七这么说,我还真的有点虚,毕竟那是声名远播的六爷,也就是我的亲姥爷,我对他所有的印象都是来自于别人的口,但是我心里现在太不平衡了,就道:“就是六爷也得讲道理不是?钱对你们李家来说就是数字而已,但是对你老表我来说那可是太重要了,我什么都不缺,就缺钱!”

    “好了,不说笑了,过来天津吧,爷爷想见你。”小七笑嘻嘻的说道,说完就挂了电话,别的不说,小七说话语气轻松还是让我感觉放松了不少,我还害怕因为李老太的死小七会走不出来,毕竟这小丫头是李老太最疼爱的孙女。

    挂断了电话之后,我发现屋子里的他们两个都奇怪的看着我,我挠了挠头,刚才激动在未来老丈人面前都是失了态了,我就把手机递了过去道:“你们看这个。”

    韩割虏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胖子是知道的,他看完之后也是脸的惊愕,不过胖子明显要理智很多,他道:“刚听你说这是六爷让拿去卖的?”

    “对。”我道。

    “弯背老六不缺钱,我知道了,这是在抛砖引玉,要是胖爷我没猜错的话,弯背老六是想知道这块骨头背后的秘密,想找出知道这块骨头来历的人。你们等等,我给我朋友打个电话。”胖子说道。

    胖子说完,拿出手机就拨了号码,听他说话的语气,还是找的他那个黑市上的朋友,没说几句胖子就挂断了电话,他点了点头道:“看来胖爷我没猜错,这次的拍卖会是天津古花楼,算是整个京津圈子里的名流聚头的地方,背后的老板就是李家人,这次拍卖会早三天就放出消息了,特别是那半截骨头,我们知道的还是晚的,现在那帮子满清遗老们都在讨论这块骨头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这是弯背老六放出来的货,虽然目前来说谁都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凡是放出话来要抢这玩意儿的人可不少。叶子,这次你是要发比横财了。估计这谁都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能拍出个天价出来。得了,咱们去趟天津吧,回来之后就能给你老丈人备上大份儿聘礼了。”

    韩割虏看着我俩道:“你们俩在说什么东西,我怎么听不懂?”

    我就把大概的情况跟他说了说,但是也没说的那么详细,就说那骨头扔在地上没人捡,结果我就给捡了,谁知道之后A给我要走现在竟然莫名其妙的送到了拍卖会上。

    其实胖子说的意思我明白,不得不说弯背老六的这手来的非常漂亮,那西域的喇嘛和千手观音神秘的出现在水晶宫,并且占据了那金龙头棺这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事情,弯背老六或许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这次把这骨头放出来,还搞这么大的声势,其实就等于是给天下人发个英雄帖,知道这个骨头秘密的人,自然是不惜切代价的要得到这块骨头。

    拍卖是假,找人是真。

    弯背老六的身份特殊,开始韩割虏并不知道他,也就是最近通过我们他才知道京城里有这么位顶了天的大人物,他刚也听到了六爷要见我的事情,自然是非常上心的道:“既然是这样,事不宜迟,你们快去吧,正事要紧。”

    我也的确有点心急,当然不仅是因为拍卖会和钱,最主要的是那段骨头本身跟我有莫大的关系,而千手观音又和韩雪有着某种联系,这可以说是当下最值得我上心的事情,事关我们小两口身上的秘密,所以我们也没耽搁,马上让胖子打电话订机票,结果订了个下午四点的飞机。在家的时候感觉无所事事,真的要走了,我却又感觉太过仓促更是对不起韩雪,我们三个下了楼,我简单的对韩雪说了这事情的始末,当然也是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韩雪虽然有点不太高兴,却也没有说什么,最后还是韩割虏出来锤定音的道:“男人嘛,年轻就得在外面忙,注意安全就行了。”

    我跟胖子在这待到了下午,之后韩割虏派了司机把我们给送到机场,说实话,这次是去见传说的弯背老六,我还是非常紧张的,因为在看来,这个弯背老六是个真正的顶天大人物,更是非常的神秘,无论是谁,都要毕恭毕敬的叫声六爷,我就问胖子道:“弯背老六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名字就叫这个吗?”

    胖子道:“谁知道呢,天下知道他的人都只知道称呼他为六爷就对了,我听我师傅说过,弯背老六是老天津人,开始江湖上并没有这号人物,后来是灭了双碟刀洪敬岩满门,杀了三十六口下子声名鹊起,天津武行自古来说就抱团,所以当时对他下了江湖追杀令,结果愣是让他杀出天津去了,之后江湖上又没有了他的消息,沉寂了多年之后,他忽然跟在司徒美堂旁边重现江湖了,以司徒美堂的江湖地位,天津帮也只能撤了江湖追杀令,弯背老六后来在上海,日杀过百二十七人,这百二十七人没个是俗物,都是练家子,这战真正的成名,练武成风的那些年,有人评了个天下高手榜,弯背老六的左手刀独占魁首,司徒美堂说过,弯背老六只要有刀,可以独领风骚甲子。再后来就没人见过他出手,我师傅说过,外人看的都是弯背老六的刀可杀人,弯背老六真正强的是无敌的刀意,其实真正的修士对练武之人是瞧不起的,不管是练外家还是内家都被他们认为是落了下乘,但是唯独弯背老六是被师门认为是天下唯个可以以武入道的人。这么说你可能不明白,说的通俗点,就是他的刀已经有了刀意。”

    我听的张大了嘴巴,这样的人生履历,简直就是传奇样的存在啊!

    “这样的个人,咋就那么怕李老太呢?”我苦笑道。

    “英雄难过美人关呗,你别看李香兰老了,当年可是鬼道枝花。”胖子道。

    “对了,司徒美堂是谁?”我这时候问道,感觉这个名字很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

    “开国大典的照片看过没?站在上面的那个胡子老长的老头,就是他,青帮大佬,蒋光头都畏惧三分的人物,杜月笙在他面前都是晚辈,个混黑1.社会的,能混到站在城楼上参加开国大典,啧啧,也是个传奇。”胖子道。

    我还没来得及感叹,坐在我们前面的个戴眼镜的哥们儿回头脸鄙夷的看着胖子道:“老兄,你武侠看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