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拜访老丈人

作品:《捞尸人

    其实看到他来我就知道准没好事,我也能猜到他为何而来,肯定是因为回去之后发现藏在房梁顶上的死孩子不见了,胖子看到他也是脸的不耐烦,对我说道:“叶子,要我说你就是对这种人太温柔了,他这样的人,不是喜欢敬着那十二道鬼窟里的尸王吗?就应该直接把他给丢洛水河里,冲进十二道鬼窟让他常伴尸王左右!”

    胖子说完,摩拳擦掌的就要去教训这陈石头,我虽然对这陈石头也不爽,但是这次我们毕竟算是进了人家家里偷了东西,做不到胖子这么理直气壮,我就拉了拉胖子道:“行了,你那记老拳能把这老头给打死了。这事儿你别管了,交给我。”

    胖子看了看我,走到了边,而我走到了陈石头身前道:“你不用问,我承认,那个死孩子是我跟胖子去拿了的,而且我也不妨直接告诉你,胖子已经念了往生咒让那个孩子转世投胎去了。”

    “你为什么定要跟做对!”陈石头盯着我道。

    “我跟你做对了吗?陈石头,按照辈分,我本应该叫你声伯父,你在我小时候抱我去剖傻子的尸体,知道我因为这个做了多久的噩梦吗?小时候我度很恨你,但是就算是这样,村子里扶贫的时候,哪次不是我主动把你的名额给报上去?说实话,我可怜你个人带三个孩子,那兄弟三个也不争气,你不算是个好人,但是还算是个及格的父亲,我直以为,你的悲剧是那个社会,是贫穷和无知造成的,但是后来我知道了,你竟然是个不错的风水先生,你去南阳把傻子拐过来,把个好好的姑娘逼疯,之后又献祭给你所谓的河神,我慢慢的明白了,你这个人真的不知道任何人可怜,你今天所有的事情,都不是因为谁跟你做对,而是你咎由自取,明明可以靠本事过的很好,偏偏要出卖自己的灵魂给个尸王,说白了,你做的事情就是逆天而行,你自己没了人性,还怪别人跟你做对?你应该庆幸我拦着你,不然就冲着前段时间你把那个姑娘献祭,你知道那个姑娘的父亲是谁吗?那个姑娘要是死了,你知道你的后果吗?我不想再打你,也不想理你,有些事情你需要自己想,不要让自己的这辈子都活在狗身上了,你也是个玄学人士,你可以不敬畏举头三尺有神明,但是你要知道,你的所作所为,哪怕真的能给你换来富贵,你死后也是要下十层地狱的!”我道。

    说完,我甚至不愿意再看陈石头眼,拉着胖子就回了家,而陈石头则在我身后道:“你们超度了河神的孩子,河神不会放过你们的!”

    “傻逼!”胖子回头骂了他句,之后关上了大门。

    教育了陈石头顿,把我这两天心里积郁的怨气也发泄了不少,其实我也不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而去说陈石头什么,而是他这个人,有时候你会感觉他可怜,但是那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要是用在他的身上真的是再恰当不过了。

    陈石头他们父子三人也没有再多来纠缠,事情下子又回归了平静,可以这么说,以前在村子里宅的时候我特能宅,每天村委会跟家里两点线我也能受得了,但是经了上段时间的忙碌之后我特受不了村子里的平静和无所事事,刚好第二天就是周末学生放假,我琢磨,这回来之后还没有去拜访老丈人呢,说实话还真的挺想韩割虏这个老丈人,跟韩雪商量我跟胖子就起去了洛阳,其实去洛阳还有件事情,就是打探下唐人杰的事情,唐人杰莫名其妙的死在了黄河下的水晶宫,他作为洛阳数数二的大鳄,他的大唐集团肯定会发生场巨变。

    到了老丈人家,虽然跟丈母娘跟老丈人是第二次见面,但是因为韩割虏独特的气质,让我跟胖子跟他相处起来特别的舒服,怎么说呢,家人在起的时候还好,只要上了书房剩下我们三个人的时候,他就完全没有了长辈的架子,甚至很像是个同龄人。

    唐人杰出事韩割虏自然是知道的,但是他却不知道唐人杰已经死了,他只知道唐人杰失踪了,京城那边来了个太子党接替了唐人杰的职位,这个年轻人挺有魄力的,这才来没几天就把整个大唐集团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开除了大批老臣,提拔了群年轻人上位,还主动的跟政府报了税。

    “那个年轻人是不是姓刘?”我问道。

    “好像是,是叫什么刘什么来着,对了,刘清,就是叫这个。”韩割虏道。

    听了这个,我也是有点感慨,唐人杰的孩子死在了十二道鬼窟,那是独子,他现在死了,辛苦了辈子的大唐集团就这么被刘家派来个人就接管了,人这辈子又是图个啥呢?

    “你认识?”韩割虏问道。

    “不认识,但是唐人杰的后台是京城的刘家,他现在死了,刘家派人来把这个接手了也正常。”我道。

    韩割虏点了点头道:“对了,说起这个事儿,有个东西还是要给你看看,早做防备为好。”

    说完,韩割虏拿了个企划书出来,这是洛水河上游建水电站拦河坝的企划,这事儿我早些时候听人提过,知道这个工程是个幌子,真正的目的是刘开封为了拦截洛水河的河水好让十二道鬼窟的秘密暴露在人们的面前呢。

    “这个刘清最近提出来的,本来这个计划早就批下来了,但是我直因为资金的问题在压,结果这次这个刘清说他愿意注资,你知道的,这种项目其实不允许外人干预的,就被我回绝了,结果这家伙从北京拉来了几个国有企业投资,这就没有拒绝的理由了,最近正在开会,资金到位之后,恐怕很快就会提上日程。”韩割虏道。

    我跟胖子对视了眼,都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刘开封上次算是孤注掷,但是却什么都没有捞到,这家伙肯定是那种不见黄河心不死的人,所以他必然会继续在十二道鬼窟这个下章,洛水河的水电站,对于他们来说其实是个小项目,毕竟洛水河本身就算是个小支流,甚至从洛水河的水位上来看,这个水电站都没有投资的价值,结果就因为刘开封的私利强行上马,简直说是不把纳税人的钱当回事儿。

    胖子笑道:“这群人办这事就这么德行,前些年我还听说,有些人啊,还专门找了批风水先生,再派下工程兵,受风水先生指挥,表面上勘探队,背地里其实就是寻龙点穴帮他们找坟地呢,哎,自古名利二字最为困人啊!”

    就在这个时候,我手机忽然响了,看号码,竟然是小七打过来的,我的右眼皮跳了下,难道是大哥在天津那边遇到了什么问题?

    我接到了电话之后问道:“啥事啊老表?”

    “我给你微信发了个链接,你看下。”小七道。

    我打开微信点开链接看,这似乎是个内部的页,说是个拍卖会,这拍卖会上拍的东西起拍价都非常的高,看物品介绍也是个比个牛逼,结果就在我把页拉到最后的时候,我发现最下面的那个压轴的宝贝,竟然是根半截的骨头。

    金色的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