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黄泉水里度阴船

作品:《捞尸人

    或许每个人都不希望自己身边的人对你是有秘密的,更何况这个秘密还对你不利,胖子对柱子叔的试探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加上韩雪这边本身的疑点,让我回去之后整个人依旧不轻松,好在韩雪已经睡下,我就坐在客厅里,抽了大半宿的烟,直到早上的时候才堪堪睡着,刚睡没多久呢,精神饱满的胖子就把我给叫了起来,我本身是困极了不想起,但是想到要办正事这才翻身起床,大早上的让我冲了个凉水澡才让脑袋勉强的清醒,冲完澡出来我妈已经做好了早餐,我们草草的吃了点,韩雪去了学校给孩子们上课,而我跟胖子则把陈青山给约了出来说昨晚商量的事情。

    陈青山对胖子那是个真的毕恭毕敬,我们商量归商量,但是真的开口给陈青山说这个事儿的时候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特别是我,都不知道怎么去张口,总不能对陈青山说给你个死孩子你生下来吧?犹豫了半天,搞的陈青山都看出来我俩欲言又止了,对我们说道:“你们俩大早上的把我叫过来,不是就为了唠嗑吧?自己人,有啥事儿就说啥事儿。”

    胖子看了看我,吸了口气笑道:“青山啊,你这个岁数来了个孩子,不能算是老来得子也差不多了,对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儿子,我都跟叶子说了,儿子女儿都样,这事儿还是多亏了胖爷您。”陈青山道。

    胖子摆了摆手道:“谢倒不用,举手之劳,这样吧,胖爷我给你明说,现在我手上有个男婴要投胎,这个男婴呢本身就是占据了个大气运的,出生之后自然是不同凡响,而且你不是有让胖爷我收下孩子做义子的打算?本来我还犹豫看缘分,但是如果是这个孩子在你陈家出生,那跟胖爷我就有天大的缘分,我自然会收了做干儿子,以后悉心教导,你看咋样?”

    陈青山估计是想都没想到这个事情,听这个整个人都懵了,但是他没有犹豫道:“这是好事啊!是胖爷您帮我,这还需要商量吗?必须可以啊!”

    胖子搓了搓手道:“如此甚好,甚好!”

    我看了看胖子跟陈青山俩人都是脸高兴的样子,我也不是要扫他们的兴,而是我感觉胖子这样做不地道,事情的原原本本的肯定是要跟陈青山说明白的,我就把那个装着干尸死孩子的盒子往桌子上放打开推到了陈青山的面前,陈青山猛的看到这个吓了跳,脸都白了,他道:“叶子,这是什么玩意儿?人生果干?”

    “人生果个毛,胖子没跟你说实话,他说的男婴,就是这个死孩子,你先别着急答应,你听我把这个死孩子的来历跟你说说。”接下来,我就把事情的原委都告诉了陈青山,胖子也没生气,毕竟他也知道,这种事,特别是对朋友这不能隐瞒什么,该答应就答应,真不答应谁也没办法。

    果然,陈青山在听完原委之后脸上的表情就不自然了,甚至是脸的纠结,断然不像是刚才那样爽快答应还欣喜若狂的样子,胖子自然是有点不太乐意,他点了根烟看着陈青山道:“青山,你有什么想法,跟胖爷我说说,有什么顾虑,也并说了。”

    陈青山不好意思的道:“我知道胖爷您这是帮我呢,可是这孩子是傻子的孩子,从肚子里剖出来二十年了,最重要的是,他爹是这十二道鬼窟里的尸王,我这有点慎的慌,你说万他们来要孩子,我能咋办?”

    “傻子那边胖爷我已经跟他约定好了,自然是没事,至于那个鬼窟尸王,你更不用担心,你忘了叶子的爷爷,就是你老叶叔他可是现在在十二道鬼窟里面镇压着那玩意儿呢,他自顾不暇了都,哪能找你来要孩子,再说了,他怎么会知道这孩子是他的?”胖子道。

    陈青山也点了根烟,很是纠结。

    胖子站了起来道:“你要是不愿意,那也绝对不勉强,你就当胖爷我没说过这话,我自然去找个人家把这孩子安排转世去了就是。”

    陈青山站了起来把拉住了胖子道:“胖爷,我答应,您安排的事情,我放心,而且这事对我百里而无害,我哪能不答应?我怕的是家里那婆娘接受不了。”

    “你准备告诉她?女人胆子小,自然是害怕的。”胖子道。

    “不告诉她也能成?”陈青山愣道。

    “自然是能行的,这么说你答应了?”胖子问道。

    “那是自然。”陈青山点头道。

    胖子重新坐了下来,对陈青山说道:“这件事也好办,个小小的法术便可以了,你如此这般,便可以在你老婆不知情的情况下,让你老婆怀的,就是这个孩子。”

    胖子的办法说起来也简单,就是要在陈青山老婆的洗脚水里,滴上陈青山老婆的血,这洗脚水不能倒掉,要放在他们俩的床底下,这个干尸小孩子就放在洗脚盆里,胖子会折叠个小船交给陈青山,洗脚水里放上这黄纸叠的小船,再放入这个死孩子,人踩黄泥行,洗脚水极为黄泥水,是为黄泉,黄泉里放船,是为渡船,这个法术的名字也很好听,就叫黄泉水里度阴船,只要把这个洗脚盆放在床底下晚上,第二天把这个死孩子往院子里埋,这事情便能成了,接下来就可以静等这怀胎十月之后剩下孩子即可。

    交代好了种种事端,陈青山拿着那小船和死孩子回了家,我看着他走时候的背影,我对胖子说道:“胖子,为什么我感觉这事我们做的有点不地道呢?”

    “心理问题。箭三雕的事情,怎么会不靠谱?”胖子道。

    “不会有什么问题?对孩子的母亲,或者其他人?”我问道。

    “不会,你放百个心,这个孩子是占了点气运不假,但是比起你来差远了知道吗?你不感觉熟悉?当年你爹叶天华在神农架里抱回来你之后,要是胖爷我没猜错的话,肯定是用这个法术把你送进娘胎里的,你感觉出问题了吗?不是母子平安?你这个真龙都没事儿,更别说只是个占据了伏地沟气运的孩子了。”胖子道。

    “气运这东西,真的这么灵验吗?这孩子生下来,就注定了飞黄腾达?你说这是不是不公平?”我看着胖子道,这两天他直在说这个问题,说的我很迷惑。

    “气运,怎么说呢,这跟风水样,你看不见摸不着,但是这玩意儿你不信还不行,有些人占据了风水气运阴德的,成功就快点,机会总是等着人家,但是有些人,不是说他们不聪明,不是说他们不努力,而是不管怎么努力,却总是差点火候,这时候就该考虑些其他的东西了,归根到底,我这么跟你说,这些所有的东西,你如果真的依仗它成功,那就屁都不是,这玩意儿就只能用来画龙点睛。”胖子道。

    我跟胖子唠了会儿,在村子里实在是无聊,我俩又去三里屯十二道鬼窟转了转,三里屯的人都在向我打听我大哥的下落,大哥的房子被烧了之后他直都没有回来修缮,别人这么问,我反而担心起我大哥起来了,也不知道他这次去天津见六爷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给他打了个电话,电话却无人接听,转了圈儿之后我们就回了家,到家门口的时候,我却发现陈石头怒气冲冲的在我家门口等着我。

    这次,他倒是没带他的三个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