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窃听

作品:《捞尸人

    胖子的这个打算初听起来是不错的样子,这都不仅是两全其美了,第,陈青山得了个占据了气运的孩子,第二,这孩子要是真这样,胖子是肯定要给收了,这第三呢,傻子不愿意投胎,这孩子投胎在了伏地沟也算是傻子可以陪在身边。但是码归码,我感觉要是我的话我接受不了,要是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之后有点喜当爹给别人生了个孩子的感觉,不过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到底能不能成我其实还是要明天问下陈青山的意见。

    事情到现在为止,其实已经算是完美结局收官了,傻子的事情是我的大心病,解决了也挺好,看的出来,对于胖子的这个处理结果韩雪也是蛮满意的,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我打了个哈欠就准备回屋继续睡觉去,结果胖子笑对韩雪道:“弟妹,事情呢已经解决了,刚发生了这事儿,你自己回去睡觉不害怕吧?”

    现在管韩雪叫弟妹她也不是跟以前样会脸红了,点头道:“我直都不怎么害怕,怎么,你们还有事情吗?”

    “事儿倒是没事儿,就是胖爷我这会儿精神的很,这精神就睡不着了,拉你家叶子唠会磕儿,没问题吧?”胖子道。

    “那你们先聊,我先回去睡觉了,明天还有课呢。”韩雪点了点头回了房间。

    “大半夜的你找我唠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韩雪走后我问胖子道。

    胖子也收起了刚才那嬉皮笑脸的样子,对我招了招手道:“跟我来。”

    我不明就里,胖子却已经是出了大门儿,到了外面之后,他忽然抽动着鼻子不停的在嗅着什么,边嗅边走,还对我招手要让我跟上,看胖子的这幅样子我感觉非常的搞笑,就笑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儿,警犬上身了?”

    “上你脸,别那么多问题,跟我来就行了。”胖子不耐烦的说道。

    胖子绝对不会闲着蛋疼半夜的逗我玩这我知道,所以我也没问什么,就这么跟着胖子走,还真别说,胖子这路还真挺像是个警犬的,他似乎是循着某种气味在前进,我们就这么走着,走着走着竟然走到了柱子叔的家门口。

    我看这就迷瞪了,拉住胖子道:“干嘛呢?这么晚来找柱子叔?”

    “胖爷我果然没猜错,那傻子的尸骨,就是这个陈柱子挖出来的。”胖子盯着柱子叔的院子道。

    “什么情况?”我问道。

    “我在那转经筒里,撒了符灰,符灰落在了傻子的身上她个女鬼就等于是惹上了尘埃,这尘埃落在鬼身上是甩不掉的,胖爷我自己的符肯定只有我能闻到味道,所以你明白了吧,不是胖爷我是警犬,而是我循着味道找到这里来了,傻子从咱们那走之后就来了这儿!”胖子道。

    柱子叔本身在我心里就是个很纠结的存在,他这个人似乎对当年的事情很知情,但是似乎又不知情,也就是什么都要知道点却又知道的不详细,最重要的是,不管是当年还是前段时间,他似乎都贯穿这整件事情的始末,这样隐藏很深的个人本来是应该抱有忌惮心理的,但是偏偏的我大哥对这个人非常的信任,而他在我的成长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现在又发现藏着傻子尸骨的人就是他,所以让我更加的纠结。

    就在我想的时候,胖子都准备爬墙进去了,我拉了他下对他摇了摇头道:“算了吧,我们回去吧。”

    “你怎么回事,怎么又打起退堂鼓了?”胖子瞪了我眼道。

    “这是柱子叔家。”我小声的道。

    “我知道是他家啊,他不是跟咱们关系走的很近吗?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要搞清楚,你不怕身边埋个定时炸弹我还怕呢。”胖子说着,直接窜上了墙头,他虽然胖,但是身形却也是灵活,从墙上落到地上几乎都没有什么声音的。

    我没办法,胖子都进去了我也不能在外面等着,就也翻了进去,进去之后,我发现柱子叔房间的灯还亮着,这时候还没睡就很说明问题,而这个无疑也是打消了我最后丝侥幸心理,胖子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走在前面,我们俩摸到了窗户下面,柱子叔不是个般人,陈青山讲过他的故事,这家伙就是个毛利喝醉柱子郎,当年在外面跟陈青山起打工的时候柱子叔只要喝醉就要变成世外高人的。

    我俩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去看,就这么蹲在窗户下面,过了会儿,我忽然听到柱子叔在屋子里说道:“既然那个胖子能让你往生投胎,你又为何不去呢?那胖子是有些道行的,有他给你写上黄泉路引,你投胎往生也能投个好人家,总也好过做个孤魂野鬼吧。”

    我听这话,虽然傻子没有说话,我却也下子就能听出来,这就是柱子叔跟傻子说的,所以我马上就竖起了耳朵。

    傻子并没有回话,又或者傻子的声音很小我听不到,总之我没有听到傻子的声音,又过了会儿,柱子叔叹了口气道:“你呀,就是命太苦,遇到陈石头之后感觉这天下便没好人了,所以叶子递给你根树枝,你都要守护他生的,我当年把你从水里捞出来,用的符什么的都是三叔给我的,你倒好,非要把这个人情给记在我的头上,这么多年我个人挺好的,哪里需要你这么殷切的照顾,有机会的话,你还是投胎去吧。”

    听到这话我算是明白了傻子为什么不去投胎,她原来是为了报恩,是为了报我当年搭救之恩,二是留在柱子叔身边报捞尸之恩,这让我感觉莫名的感动,鬼怪在有些时候竟然比人都要知恩图报,听到这里我感觉接下来也没有听的必要了,就拉了拉胖子,胖子显然是还想再继续窃听下去,我瞪了他眼,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俩继续蹑手蹑脚的从房子的翻了出来,再翻出来之后,胖子忽然咳嗽了声,这声把我吓了跳,赶紧捂着他的嘴,整个人吓的动不动,倒不是怕柱子叔对我俩动手,主要是被发现会很尴尬,结果我俩就这么静等了两分钟,柱子叔似乎并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这才起步离开。

    在路上我对胖子道:“这事到此为止了吧?柱子叔的两个老婆都死的早,二十多年来他对我家非常照顾,我曾经度都想他要是真跟我妈续了缘分也好,但是后来发现他们俩其实都没这方面的意思,感情这事情总是不能勉强的,现在有个傻子照顾他,也挺好。”

    胖子看了看我,眼神古怪的不说话,眼神古怪就算了,他还脸的冷笑。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问道。

    “你真当真了?”胖子反问我道。

    “又怎么了?有什么是不能当真的?”我愣道。

    “叶子,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天真了点,你想那陈柱子是什么人?你大哥认为可以把你托付的人,你以为我俩翻墙进去他听不到?听不到才见鬼了!那些话就是故意说给我们听的,是不是把你感动的塌糊涂?还有,你真以为胖爷我那么没出息,跳出院子就咳嗽?我也是故意的,大晚上的这么静,正常人都听到胖爷我咳嗽的声音了,他要是出来问问是谁,也证明他没有撒谎,可是他偏偏的装作听不到,装的越像就越不对劲儿,这问题就大了。”胖子道。

    我本来还真是正感动呢,被胖子这么阴谋论下,我感觉世界观都崩塌了,我白了他眼道:“你是不是太多疑了点?你那声咳嗽,万他以为是过路的呢?”

    “反正啊你要是不信胖爷,我也没办法,我知道你对这人很长时间是当爹看的,你大哥又信任他,所以你不想让查,胖爷我就不查了,但是总之,你把这事儿给记心里,对上这个人的时候多少留点心眼儿。知道了没?”胖子道。

    “恩。”我点了点头,胖子这句话说的非常肯。

    毕竟古人言,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