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挖坟

作品:《捞尸人

    我开始以为拿两个铁锹去把坟挖就得了,胖子却白了我眼道:“所以你这厮就是个伪君子,口口声声的说可怜人家傻子,就这么去挖人家的坟,那魂魄是附在尸骨上的,给太阳晒,不用胖爷我出手直接就够她吃壶的了。”

    “那怎么办?我怎么就叫伪君子了,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嘛。”我道。

    “找块黑布,搭个黑棚子,帮她遮住太阳就完事儿。”胖子道。

    我们来去了村委会,找了块黑色的大布,这布是以前麦场晒粮食挡雨用的,足够大,我又叫了两个年轻后生,我们起扛着铁锹拿着这黑布就去了傻子坟,有胖子这个大行家指挥着,只是挖个坟的话那自然是小事桩,我们三下五除二就搭好了棚子,之后就开始直接挖坟,其实这时候我倒是感觉这样有点欠妥,不过想想陈石头家人的德行还是算了。

    就在我们挖到半的时候,我叫来的个年轻后生忽然拉了拉我道:“叶子哥快跑,陈大奎他们来了!”

    我回头看,陈石头在最前面提了个棍子,而陈大奎他们三兄弟,人提着把砍刀怒气冲冲的朝着我们走了过来,而且走的近了,这父子四人似乎连跟我交涉的意思都没有,陈石头看我的眼神恨不得把我吃了,他挥手道:“砍死他们!”

    “你们俩走!”我对这俩小兄弟说道。陈大奎三兄弟凶名远播,此时又是带这家伙来的,这俩小兄弟也是吓的不轻,对我道:“叶子哥你小心,我去喊村长!”

    “不用,别去叫村长,就他们三个,算个毛啊!”我道。

    这时候,陈大奎已经冲到我身边,举起砍刀就对着我砍了下来,要换以前看到这架势我都懵逼了,但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神仙打架看的多了,他的动作在我眼里都是慢动作,我个侧身躲过了他这劈,顺手铁锹就砸在了他的肩膀上,这下砸的那叫个结实,下子把他给砸在了地上,我继续铁锹砸在了他的背上,让本来还要爬起来的他在地上挣扎了下却再也爬不起来了。

    不经常打架的人在猛的打架,特别是把对方打趴下的时候会有股子戾气从胸腔里发出来,我脚踢飞了陈大奎的砍刀,举起铁锹对着那冲过来的二奎跟三奎道:“谁他娘的再敢往前走步试试?!”

    我知道此时我的表情肯定是非常狰狞的,加上我刚才爆发出来的凶悍,让二奎跟三奎都吓的定住了,他们兄弟俩回头看了看陈石头,陈石头叫道:“看什么!砍他!你俩起上!”

    我脚下的陈大奎也在叫:“叶继欢!今天你死定了!”

    “去你妈的!”我脚踢在了他的脸上,看这家人不爽很久了,但是想,他妈不是傻子吗?我就感觉在心里给傻子道了个谦说我不是故意骂你的,而这时候,二奎跟三奎也对着我冲了过来,胖子要帮忙,我摆了摆手道:“你们天天神仙打架我插不上手,最近偷偷学了不少,这小虾米就让我来对付吧!”

    最近我不仅是学了不少,因为跟他们东奔西走,其实身体素质也比以前强了是不止星半点,眼见着这俩人都咬着牙冲来,我在地上打了个滚避开了他们的刀锋,接着拉起铁锹当个棍子,直接对着他俩的小腿来了个扫堂棍,这下打的那叫个解释,他兄弟俩几乎同时跌倒在地上抱着腿惨叫。平日里凶狠的三奎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看来以前陈青山在村子里对付这兄弟三个的办法是对的,打,打怕你你就服气了,只不过我没想到这三个兄弟竟然是个草包,就这么被我三下五除二的就给打趴下了,我站了起来,顺手在地上捡了把砍刀对着陈石头走了过去道:“还要砍死我吗?现在你要砍死谁?”

    “你挖我老婆的坟,你还有理了?!”陈石头被我逼的步步后退。

    “你老婆?用我说下你的丑事吗?不是你把她丢水里献祭的?不是你半夜三更的抱着我来把她的肚子给剖开的?现在记得她是你老婆了?”我反问道,这么说,我想起了那时候柱子叔说的话,傻子其实是陈石头假扮风水先生从南阳卧龙县给拐过来的,就越想越气,我顺手就给了他巴掌骂道:“你这样的人,明明有真本事,凭你看风水掐字的本事也能过的不错,偏偏的就想走捷径,你倒是走啊!你也不怕死后下十层地狱!”

    陈石头的脸上把子被我打出了个鲜红的巴掌印,这下打的结实,我手上都感觉火辣辣的更别说他的脸了,他气的双脸通红,举起棍子对着我砸了过来,嘴里叫道:“我跟你拼了!”

    我提起腿脚就把他踹倒,骂道:“滚边去吧,别丢人现眼了,要不是上次看你拉扯三个孩子长大不容易,就冲你把那丫头放水里,陈东方他们就有百种让你死的办法,所以你最好老实点,不然你就知道你丢的不只是富贵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挖她的坟干什么?”陈石头爬在地上,死死的盯着我道。

    “你管不着!”我道。

    这时候,陈青山带着帮子村民跑了过来,看到地上躺着的父子四人,陈青山愣了下,他走了过来大叫了声:“这父子四个人持刀伤人,绑了送派出所去!”

    “村长,你搞错没有?!被打的是我们!”陈三奎叫道。

    “他是正当防卫!”陈青山踹了他脚道。

    这时候,几个村干部跟村民把他们几个用绳子绑住,绑住了之后就要扭送派出所,陈石头怒视着众人吼道:“伏地沟是姓陈的,你们帮着姓叶的,迟早有天会后悔!”

    陈青山瞪了他眼,摆了摆手道:“带走!”

    带走了陈石头父子之后,陈青山看了看我们搭的黑篷道:“挖坟?”

    “恩,昨晚傻子又来了,我感觉她有话说,再说了,她的事儿也该解决了,总让她这么游荡下去,也不是个事儿。”我道。

    陈青山点了点头,看了我眼道:“怎么不叫我?”

    我递给他支烟笑道:“这事儿不想让你搀和了,多复杂你也知道,你都又要当爹了,安心的照顾好婶子还有我那未出世的小兄弟。”

    “你这话说的,胖爷是我的恩人,我能这样吗?”说完,陈青山从我手里接过铁锹,竟然主动开始挖坟起来。

    我跟胖爷没拦他,只是这家伙没挖会儿,狐狸尾巴就漏出来了,他笑着对胖子道:“胖爷,我媳妇儿说你是我们家的恩人,这孩子出生了,不管男娃女娃,都想认在你身边,你看咋样?”

    我听就乐了,你这帮忙不要工钱,但是比要工钱还狠的,胖子虽然不咋靠谱,但是他这样的高人,寻常人哪里接触的到?真要是认了干亲戚,那绝对是沾不完的光啊。

    胖子愣住了,脸懵逼,陈青山看,讪笑道:“我就说那婆娘没见识,胖爷神仙人,我们怎么能高攀呢!”

    “倒不是这个,其实这讲究个缘分,修道人最认缘分,你懂吗?”胖子有点不好意思的道,实际上也是,这要是明着拒绝吧,搞的有点给脸不要脸,陈青山这次是真的将了胖子的军了。

    “啥叫缘分,你远在紫府山,来了我们伏地沟,又跟我们做了朋友,这不是缘分吗?你就认了吧!”我对胖子道。

    “这样吧,等生下来再说,就算不能认在我跟前,我也肯定送小家伙个礼物,成不?”胖子道。

    陈青山激动的搓着手道:“好,谢胖爷!”

    “得了,你去歇着吧村长,请你干个活可是真的代价太大了,胖爷的礼物,想想就心痒啊!”我走过去道。

    陈青山对胖子激动,对我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孩子就随便的多,他瞪了我眼道:“你怎么说话的,本村长是那种人吗?就是不干这个活,我该说还是说的哈哈。”

    我们说笑着把坟打开,傻子坟里并没有棺材,当时只是裹着张破席子埋了。

    但是现在,里面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