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追查

作品:《捞尸人

    “你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要缠着我?”我继续问道。

    其实我直都想傻子能有个好的结果,毕竟她是个身世坎坷的女人,但是她现在是个孤魂野鬼,那么她最好的结果无非就是转世轮回下辈子给投个好人家了。

    我问完之后,她还是那么看着我,脸上带着笑意,也多亏她是个女鬼,不然我都怀疑她是不是面瘫了,似乎从她出现在我面前的第次开始,她就直保持着她这个让我心里蒙受了二十多年阴影的笑容,也就是最近哥们儿见的多了,之前哪次想起她的笑容我不是身的鸡皮疙瘩?

    就在这个时候,两张黄符忽然从胖子的房间的飞了出来,对着傻子就激射而来,傻子个闪身躲过,之后她整个身影就飘了起来,她的脸依旧是对着我笑。

    胖子从房间里冲了出来,看到傻子的影子骂道:“胖爷我看她可怜没收了她,她这是没完没了了是不是?”

    说完胖子就要追过去,我自然是知道胖子的手段的,论打架他或许不咋地,但是论起捉鬼降妖他绝对是我朋友圈里泰山北斗样的人物,我赶紧拦住了他道:“胖子,算了,她又没做什么。”

    “这还叫没做什么?你小子刚才没干好事情吧?你可小心点,那种时候你吓这么下子,小心得了陈青山那种病。”胖子压低了声音道。

    “可JB拉倒吧你,怎么可能?”我白了他眼道。说完,我看着傻子飘走的方向,心里其实是七上下的,上次所有事情的开端就是傻子出来闹,她绝对不会是平白无故的出来吓我的,或许是有话有说,我想起了傻子在直对我摇头,心里有个奇怪的想法,她是在那千钧发的时候出现的,难道说她是在阻止我跟韩雪更进步?

    但是她是怎么知道我俩那时候干柴烈火触即燃了呢?

    想到这个,我又想起刚刚闪电照亮的瞬间我看到的韩雪的六条手臂,只感觉心里更加的不踏实了,我穿了个大裤衩对韩雪道:“你先睡,我去跟胖子说两句话。”

    韩雪楞楞的看着我道:“你们别伤害她啊!”

    我在她的额头亲了下道:“放心吧,真想伤害她她早就魂飞魄散了,就是说两句话,别关灯,我马上回来。”

    我出了屋子,叫了胖子在院子里坐着抽烟,我压低了声音对胖子说了说我刚看到的还有傻子对我摇头的事情,之后问道:“你说傻子是不是知道什么?所以才要来阻止我?”

    “你真的看到了?”胖子皱着眉头问道。

    “恩,闪电光亮的瞬间我看到了,但是转眼就正常了。”我道。

    “哪里来的闪电?这漫天星星的,你见了闪电,听到雷声了吗?”胖子道。

    我抬头,刚还真没注意,只道是该下雨了,现在看,天上繁星点点片的平静,哪里来的雷电呢?而且我想,似乎我刚真的没听到雷声。

    “难道我错觉了?还是傻子的障眼法?”我挠头道。

    “你呀,虽然现在是想明白了,但是心里还是有心结的,胖爷我回想了下,感觉我说你是有点狠了,你小心谨慎点是应该的,毕竟你是你老爹,你爷爷,甚至你大哥的牺牲才换来的,小心驶得万年船嘛。心里别有太大的压力,这傻子这时候来,多半是知道点什么的,要不这样,你呢就先忍忍,过过干瘾就行了嘛,别真的把那最后步做了,这是为你负责,也是为韩雪负责,等胖爷我查查这件事。”胖子道。

    “我大哥是不是也说过,可以让我跟韩雪先结婚,但是不能同房?”这时候,我看着胖子问道。

    胖子愣了下,之后摇了摇头道:“可能有?这么多事儿,胖爷我怎么记得住?那就权当他说过吧,你能忍的住吧?”

    “忍不住也得忍啊,要是再来两出个女鬼站在窗台看我,不萎也吓萎了!”我苦笑道。

    “能忍住就行,刚好这两天闲,傻子这个事儿,也该解决了。”胖子说道。

    我们聊了会儿,为了怕韩雪不喜欢抽烟的人嘴巴里的烟味,我这次又刷了两遍牙,这才进了屋子,进屋子之后,韩雪没睡,正楞楞的看着我,我进了被窝关上了灯,刚说能忍,但是哥们儿可真是憋了二十多年的童男之身,韩雪又这么迷人,这碰到她就无法忍耐了,我是这样,韩雪又何尝不是呢?

    情到深处自然浓,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我直接抱住了她,就开始了新轮的缠绵,只不过这次我多少留了丝理智,最后我在她耳边道:“最宝贵的东西,还是留在结婚那天吧,今天呢,我就蹭蹭,我不进去。”

    哪怕是不突破最后道防线,这夜春光自然是无限旖旎,只不过滋味却是酸爽,总有未曾尽兴之感,但是对于光棍了这么多年的我其实已经受用不尽了,第二天大早,倒是没有书上说的疲惫之感,反而是感觉神清气爽,在家里吃了早饭之后,胖子就直接拉着我出了门。我也没问,猜也猜的到这肯定是出去处理傻子的事情。

    “这人呢死之后的根本就是尸骨,所以殡葬才有那多的讲究,最惨不过尸骨无存,隆恩不过留个全尸说的就是这个,古时候除了高僧之外般都不火葬,因为大家伙觉得肉身被烧了那就是连同魂儿都给烧没了,就是永世不得超生的意思,其实没那么严重,正常人死后就去轮回投胎了,尸骨只是留个念想罢了,但是那些没有去轮回投胎的孤魂野鬼,最为依仗肉身,因为她不管晚上去哪里活动,鸡鸣三晓之前是定要回到肉身这里的,现在不是流行火葬吗?肉身跟骨灰是个性质的,所以想要搞清楚这个傻子的问题,定要从她的坟开始着手。”胖子道。

    我听的似懂非懂,点了点头道:“这方面您是行家,您怎么说怎么来。不过三爷爷活着的时候,傻子的坟上有个洞,说是尸骨爬出来了,也不知道现在在不在坟里。”

    “挖开看看不就得了?”胖子道。

    “挖人家的坟,哪有这么容易?”我道,说完我想,这要是其他家的人,挖人家家人的坟肯定不好说,但是这是陈石头家的坟,那就没必要跟他讲道理了,上次的事情还没跟他算账呢。我就想着给陈青山打个电话交代声,拿出手机时候再想,没必要给他添麻烦,知会他无非是防止陈石头的三个孩子闹事儿,现在有胖子在身边,胖子再怎么不能打,那也是相对我大哥那个级别的人说的,对付大奎他们三兄弟还是绰绰有余的。

    “挖出来之后呢?”我问胖子道。

    “要是她的尸骨在这里面,咱们就把尸骨给起回去,只要尸骨在了胖爷我的手上,那她不得束手就擒?”胖子道。

    “我说你就算真的抓住了她,也是好生超度就行了,别伤害她啊!”我道。

    “放心吧,就你们两口子菩萨心肠,韩雪大早的也嘱托胖爷我七遍了,胖爷我只要搞清楚状况,非但送她去投胎,还能有办法让她往生大富大贵!”胖子道。

    “这还差不多。”我道。

    我们俩说干就干,人提了把铁锹就直奔傻子的坟头,陈石头的阴谋已经破产,傻子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所以他们也断然不会管傻子的坟的事情。

    我都想好了,就是村民们问起来,我就说胖子说了,傻子坟的风水不好,要给她换个风水宝地,村民们都知道胖子是个高人,断然是不会怀疑这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