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人

作品:《捞尸人

    金光汇入那黑洞之,在我们的头顶,忽然响起了巨大的碰撞声,并且有女人的惨叫之声,听的撕心裂肺的,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个女鬼在和尚的诵经之声挣扎样,虽然这经我完全听不懂,胖子在这时候说道:“这念的是什么经?”

    “你都不知道,问我干什么?”我对胖子道。

    说完这句话,我忽然想起来,大哥对我交代的是让我立马走,头也不回的走,我本来是想对胖子说的,但是这下我却不想说,因为我不想走,费尽的千辛万苦的来到这里,这好戏刚开场就走了?我的血在涂到这金色的骨头上之后被同化成了金色,这足以证明这金色骨头跟我的关系,这更让我不想离开这里。

    那边的那多则在极力的劝着刘开封离开,但是这次其实也是刘开封极力的搏,他自然不会这么轻松的走,就算真的是走,也不是现在,因为到目前来看,除了这和尚开始念经,楼上的有个女人在疯狂的尖叫之外没有其他的异常。

    我没有再去看刘开封,但是却叮嘱络腮胡子他们看好他,以免他在这个时候真的来个狗急跳墙,而我跟胖子,则在这边盯着这个四个念经的喇嘛。

    喇嘛念的经似乎很长,这也是我第次在现实的世界见到喇嘛念经,竟然真的可以口吐金色的经,由此可见,这四个喇嘛真的是西藏密宗的得道高人,就在我在聆听这喇嘛念经的时候,我忽然感觉我很困,似乎这经有催眠的作用,这种困意忽如其来却汹涌的如同排山倒海,几乎是眨眼的功夫,我就感觉自己似乎是进入了梦想。

    在混混沌沌之,那经似乎是把我带到了另外个世界里,这是片白茫茫的世界,四周都是云雾,如同是在仙境般,因为知道这是梦,所以我并不害怕,我甚至有种奇怪的感觉,我感觉在这云雾之有个人在等待着我的到来,并且已经等了太久太久,而且这个人给我的感觉,还是这样的熟悉。

    我渐渐的在这白雾茫茫之摸索,终于,似乎在白雾的尽头,我看到了有个人坐在张黄金的龙椅之上,他身金黄色的战袍,战袍残破,上面片片的血迹,他的手拿着把长剑,长剑上正在往地上滴着血,长剑的剑端顶在地上,他抓着剑柄,仿佛是睡着了般。

    他身材高大,非常魁梧,哪怕是坐着,哪怕现在像是睡着了,却也是给我种绝世战神的感觉。

    “你是谁?”我问道。

    他没有回答我。

    “你睡着了,还是死了?”我又问道。

    他还是没有回答我。

    我为了看他看的更加清楚,我摸索着朝他走的更近,靠他更近点,就在我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忽然提起了剑,那把长剑下子就横在了我的身前,而他则缓缓的抬起了头,就在我睁大了眼睛想要看他到底长什么模样,为什么我会有这么熟悉的感觉的时候,忽然白雾消失,他连同着他坐着的龙椅同时消失,在我的头顶,开始出现巨大的星空,星空之上,电闪雷鸣。

    “叶子!叶子?你他娘的这时候竟然睡着了?”这时候,我的耳边传来了胖子的声音,这让我下子从梦惊醒了过来,我定睛看,发现这四个诵经的和尚,他们的身上开始皲裂,皮肤慢慢的裂开,甚至在往外面渗着血。通过那裂缝,我都能看到他们的血肉和白色的骨头。

    “我们快撤!水位涨了,水从楼的那个水潭里冒了出来,快要把这里给淹了!”这时候络腮胡子急切的说道。

    我跑过去看了眼,只见那个楼那个水潭的水位开始疯狂的暴涨,就这么会儿的时间几乎就已经把这个水晶宫的楼给湮没了,那多他们已经强行的给刘开封装上了氧气罩抬着刘开封跳入了水离开这里,络腮胡子他们也在准备离开,个个的急的团团转,也多亏他们这批人的素质极高,直都在等胖子的命令,眼见着这样的情况,胖子皱眉道:“叶子,我们也走吧。”

    “走,其实刚才我大哥对我说了,让我把血弄在这个骨头上,之后马不停蹄的走,立马走。”我道。

    “你他娘的想什么呢?在这种地方你还敢这么玩?撤!立马撤!”胖子叫道。

    “真不把这些和尚念经听完啊?”我道。

    “听完?听完你就可以直接把这个经当成你自己的往生咒了!”胖子拉了我下,我最后回头看了眼这四个喇嘛,发现他们绽放的生机在此时似乎是耗尽了般,他们在慢慢的恢复开始的干尸模样,而那个金色骨头上发出的金光,也在慢慢的消失。

    胖子他们已经准备跳水,在这时候,我忽然挣脱了胖子,跑到了那四个喇嘛面前,我先是对他们四个磕了个头道:“得罪了四位大师,这个骨头好像跟哥们儿的身世有关,所以我想拿走研究下,这里马上就被水淹了,留给你们也没用不是?”

    说完,我把抓住了这金色的骨头,头也不回的开始跑,胖子脚把我踹下了水骂道:“你就是个疯子,这时候了,你竟然还惦记着这玩意儿!”

    我就听到了胖子最后说了这么句话,之后我的身子就重重的跌在了水,此时楼大厅已经整个成了片汪洋,我在落水之后,络腮胡子他们几个跑过来拉住了我,他们打着强光手电,水下的切都目了然,我们找到了进来时候的暗门,这个暗门已经被那多他们打开,我强憋着气被他们拉了出去,而此时,外面这地下暗河的水位也是在暴涨,最终我们摸到了那个井口,我拉着那巨大的铁索,队伍的人排成排,几乎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爬上那个井口。

    出了地下之后,虽然外面是狂风暴雨,但是猛的呼吸到外面的空气都是新鲜的,外面的水位涨了不少,在井口的位置,不停的有水要灌入,如果不出差错的话,估计用不了多久,那地下的地宫会再次因为水位的暴涨,包括这口井在内都会被湮没在黄河的水底之。

    这时候的我们都非常的疲惫,络腮胡子道:“我们得赶紧离开这,等下水位继续涨的话,井口这会成为道漩涡,离的这么近,估计我们会被卷进去。”

    络腮胡子的话刚落音,忽然,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不知道多少束手电打了过来,这剧烈的强光几乎照的我睁不开眼睛,但是我还是听到有不少人在踩着水朝着我们这边走来,络腮胡子他们已经拉动了枪栓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的状况。

    直到那些人走的近了,我看到络腮胡子他们个个的敬起了礼,我定睛看,发现迎面走来的是群穿着军装的士兵,而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竟然是很久没有见到的A。

    A走到了我身边,他看似非常随意也非常自然的,从我的手把我从地下带出来的半截金色骨头给拿了过去,我都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儿,那东西就已经到了他的手。

    “你干什么?”我皱着眉头道。

    “走吧,先上船再说。”A道。

    “不是,我说那个东西,那是我的!”我道。

    “国的法律规定,所有地下的东西,除非你能有足够的证明这是你的,不然都属于国家的,这应该是小臂骨,你身上缺了这截骨头吗?”A看着我笑道。

    “你这是抢吗?”虽然他身边现在有很多人,但是他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把我的东西拿去了,还如此的强词夺理,还是让我非常的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