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金光

作品:《捞尸人

    这时候选择上去,来我的确感觉所有的真相就在上面,二来我也实在是迫于无奈,李青不得不上去是因为李老太和陈东方在上面,而我不得不上去,是因为大哥在上面,哪怕我并不能真的帮他什么忙。我也得上去,这是态度的问题。我就这么攀着绳子慢慢的往上爬,结果就在我刚要把头伸过黑洞去看的时候,忽然有张满是鲜血的脸凑到了上面的洞口之上,那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这都不算什么,重要的是这张脸离我近在咫尺的那种视觉冲击,让我瞬间都想拳头把这张脸给砸烂。

    我们四目相对,瞬间我定住了,我在提醒自己,越是这个时候我越是不能慌,在这种时候,自我暗示总能让自己安定下来,我的脑袋在飞速的旋转,在上三楼之上,现在我知道的有四个人,陈东方,李青,我大哥孙仲谋,还有我的外婆李香兰,当然,如果那个千手观音样的女人算是个人的话,那应该是五个。

    陈东方李青还有我大哥他们三个人还年轻,也都不想进龙头棺,所以这张脸只会是两个人的,要么是我外婆李香兰,要么就是那个密宗的女子,我努力的压制内心的恐惧,去仔细的观察这张脸,这张脸的剥了皮的,但是从五官的轮廓特别是那双眼睛,我还是看出来,这个人正是我外婆李香兰。

    她看着我,让我不敢接着往上爬,可是她也不动,就这么跟我对视着,最后,我实在是忍不住,轻声试探性的叫道:“外婆?”

    她对我炸了眨眼,之后忽然脸上的肌肉牵连了下,我能看出来,她是在对我笑。她依旧没说话,却是对我伸出了手,似乎意思是要拉我上去,我犹豫了下,这被剥了皮的情况虽然说诡异,但是刚从陈东方那边看来,刚被剥皮的人其实还是保持着正常的思维的。

    我只手抓着绳子,递了只手过去给她,就在我们俩的手要接触到块的时候,忽然,这张脸从洞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哥张紧绷的脸。

    看到大哥还是安全的,我的喜悦可想而知,我几乎是脱口而出叫道:“大哥!”

    他对我点了点头道:“叶子,你不要上来,上面的有些东西,目前你还不方便看到,下去,听我的。”

    看到大哥我虽然非常高兴,但是我也预感到他肯定会这么说,但是这次我决定不去遵从他,而是说道:“大哥,我定要看,都到这了,你忍心我这么下去吗?”

    他瞪了我眼道:“下去!这里的东西,你信我,如果你真的看到上面的场景,你这辈子都会活在痛苦当,而且你在下面,还有事需要你来做。”

    大哥不让我上,我就算态度再怎么坚决也没用,更何况他守着洞口真不让我上我是点办法都没有,所以这时候我只能问道:“需要我做什么?”

    “你去拿起那块骨头,把你的血滴上去,之后就跟胖子他们起往外面跑,记住,不要回头,也不要担心我们的安全,这三楼上面,有通往外面的路,我们会在外面汇合的。”大哥说道。

    “李老太她?”我问道。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她得了癌症,没几天了,这也是她最好的归宿,好了,快走,没有时间了,她要出来了!”大哥说完,他伸出手,手拿着把刀,把把这蛛编织成的绳子给割开,这几乎是不给我反应的时间,我就直接从这边的天花板上掉落下去,本来我以为我的屁股这下肯定会摔成两半,好在胖子就守在下面,在我要掉下去的瞬间胖子把我接了个满怀。

    “怎么回事儿?!”胖子问道。

    这时候,刘开封看到我下来,下子非常生气,他举了举手,身边的人立马把枪口对准了我们,络腮胡子自然是不会退让,马上摆出了针锋相对的架势。

    眼见着就又要干起来,我急生智的道:“那多,你的这个蛛结成的绳子,不顶用啊,哥们儿才百四,就这就顶不住了?”

    “你别耍花样,上面到底是什么?孙仲谋又对你说了什么?”刘开封怒视着我道。

    我拍了拍胖子示意他把我放下来,在落地的瞬间,我假装跌倒顺手把那半截骨头抓在手里,另只手悄悄的拿出了匕首,我双手背后对刘开封道:“大哥告诉我,李香兰已经进了龙头棺,你没机会了。”

    “你找死!”刘开封道。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多忽然冲着我跑了过来,他惊怒交加的道:“你干什么!”

    胖子下子护在了我的身前道:“你又干什么?”

    而此时,我已经在自己的手上割开了个伤口,想来我这手这段时间跟着我也着实是受尽了委屈,动不动就要挨刀子,要不是我的体质有快速愈合的功能,现在我的手早已经遍体鳞伤了,我割开了手,丢掉了匕首,换上这有伤的手抓着这个骨头,我知道很快,我的血就能涂遍这根骨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是谁也不知道的事情。

    那多看了看地上,发现那金色的骨头不见了,脸色变的更加的难看,他像是疯了样的朝着我冲了过来,胖子挡在了他的前面,那多伸出手,群黑色的小甲虫对着胖子就冲了过来,胖子在没有黄符的时候战斗力真的是大打折扣,时之间应付的也是手忙脚乱,而这时候,那多扭动了下身子绕过了胖子跑到了我的身边道:“拿出来!”

    “你干什么!”络腮胡子总归是还记得他是我们这边的人,举着枪就对着那多冲了过来,可是我这边有人,刘开封那边的人也不是吃干饭的啊,两边瞬间剑拔弩张。

    “不要这么紧张嘛,我就是想拿这截骨头看看,不让看我放回去就是了嘛。”我道,说完,我直接把这根骨头丢在了那四个喇嘛的间,这个位置是他原来所在的位置。

    那多看了眼,其实我也看了过去,我是吓了跳的,因为我明明把我自己的血都这个骨头上上下下的涂抹了遍,但是现在去看这个骨头,点血色都没有,甚至上面的金色更加的绚烂。

    那多低下了身子,想要去抓起这块骨头,但是就在此时,这块骨头上忽然发出了道金光,下子把我刺的几乎睁不开眼,那多惨叫了声整个人都飞了出去,我再看他,脸的脸已经变成了片惨白,他站起来跑到了刘开封的身边道:“我们现在要走,立马走!”

    “你说什么!你忘了我们来这里干什么了吗?”刘开封担架大声的呵斥道。

    “不走就走不了了!”那多怪叫道。

    而这时候,骨头上发出的金光愈发的强烈,我眯着眼睛,透过这道金光,我放佛看到了这金色的骨头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字,这是我看不懂的字。

    “起尸了!”胖子这时候把把我拉到了边,我再看过去,发现那本身浑身已经起了层黑色死皮的四个喇嘛,在这道金光的沐浴之下,他们浑身上下的干皮正在复苏,转眼之间竟然像是死而复生样的变成了活生生的人。

    喇嘛们复苏的第件事,就是开始念经。

    道道金色的佛家印记,汇入骨头发出的金光之,最终汇成道金色的光柱,照在了头顶的黑洞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