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是一章 谈判

作品:《捞尸人

    刘开封看了看我道:“看来你们也做了很多功课的嘛。”

    “要是什么都不知道谁会来这送死?所以都直说了吧,你为什么不上去,上面又有什么东西?”我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刘开封直接说道。

    “因为我们要带李香兰走,只有我们带她走,你才有机会。”我看着刘开封道。

    刘开封直勾勾的看着我,看的我心里有点没底,这套说辞其实也是我临时起意,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接着,刘开封看了看那多,又看了我,不屑的笑道:“那多,你听到了没,这小子说他要把龙头棺让给我,是让给我。”

    “你的虫子很厉害,但是我大哥可以杀你。陈东方也可以杀你。”我看了看那个那多道,之所以对他这么说,我是感觉现在我必须把他们的嚣张气焰给打压下去,他刘开封对我说话的这个态度,也实在是太过欠扁了点。

    “我的虫子进不了你的身子,我对你很好奇。”那多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对我说了这么句话,我听完直接就愣住了,他的虫子进不了我的身子?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好像我们这也才是第次见面的吧?

    “叶子。”他可能是看我迷瞪,忽然这么叫我了声。

    这句叶子,让我想起了胖子被那个妓女血养成的虫子上身时候的风骚样子,那时候是在我们俩都睡觉的时候胖子着了道,原来那时候,其实这个那多是派了两个虫子过来,个进了胖子的身子,而我则并没有招?

    我心沉,不由的看向了那多,我感觉他看我的眼神很奇怪,加上他说的话,不免心道:“难道说他猜到了什么?”

    为了掩饰我心里的错愕,我笑道:“区区蛊虫,也想伤我?”

    “你这小子,口气很大嘛,那多,废了他。”刘开封笑道。

    “我真的伤不了他。”说完,那多弹了下手指,个绿头苍蝇下子就被他给弹了过来,苍蝇直接就冲着我飞了过来,我下意识的抬手挡了下,结果这个苍蝇竟然也咬人的,对着我的胳膊就是口,可是下刻,这个苍蝇就掉在了地上,腿朝天明显是没了气息了。

    “这小子什么来头?”刘开封吓了跳,看着那多道。

    “我不知道,反正不简单,叶江南的孙子,都不会太平凡。”那多道。

    他的这句话让我松了口气,要是他在这个时候语道破我身上的秘密那才是打了我个措手不及,原来他也只是猜测而已,不过这样刚好,我假装切胸有成竹的看着刘开封笑道:“刘老,现在不认为我在说大话了吧?还需要我证明下自己的实力吗?”

    刘开封也是愣住了,他可能以为我是什么绝世高手,起码也得跟我大哥样,看他的表情我就知道这下阴差阳错反而是帮了我的大忙,果不其然,刘开封在愣了会儿之后说道:“金龙头棺,已经被西藏密宗的人占了,那里面现在葬的,是西藏密宗个极其厉害的人物,唐人杰只是摸到金龙头棺则全是皮肉溃烂,孙仲谋跟李香兰想必此时也已经死了,你这个人很特殊,如果你真能把那个人从金龙头棺里拉出来,我赠你场天大的富贵,怎么样?”

    “怎么样的富贵呢?您说来听听,我考虑考虑?”我笑道。

    “唐人杰的切,你来接管,你好像跟韩割虏家的丫头在谈恋爱啊,我给你写上封信,保韩割虏平步青云,如何?”刘开封道。

    “是不错了,洛阳首富,加上个未来前途不可限量的老丈人,人生也完满了,但是刘老,有钱拿也得有命花才行,您总得先告诉我金龙头棺里的人是谁吧?”我看着他道。

    刘开封看了看那多,那多对他轻轻的点了点头,其实越到现在我越发现,刘开封此时的镇定也只是伪装罢了,他来这里,就是冲着那口金龙头棺而来,但是却没有想到已经被鸠占鹊巢,所以与其说我现在需要他,不如说他更需要我。

    刘开封丢给我张卷着的画,我轻轻的打开,胖子这时候听到了我们的对话,他可能是太过着急,竟然走了过来,他只是看了眼就惊呼道:“我去,千手观音?”

    这幅图上,是四个喇嘛,这四个喇嘛的穿着打扮,应该就是地上坐着的那四个,这四个喇嘛抬着顶竹椅,在竹椅上,坐着个女人,这个女人身上的穿着打扮极其的华贵,几乎是恨不得满身都挂满黄金的那种,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有很多手。

    这也就是胖子说她是千手观音的原因,因为这跟庙里的那个千手观音神像有太多的相似点,只不过庙里的千手观音要庄重多点,而这个女人却给人种富贵扑面的感觉。

    这个女人的脸,也不是千手观音那悲天悯人的慈悲相貌,她的脸上蒙着层轻纱,这是西域女子的打扮,只不过这个女人的眼睛,却不像是西域女子那样的大眼睛长睫毛,她的眼睛是很明显的汉族女子模样,并且给我种特别熟悉的感觉,只不过这毕竟是个画像,并不是照片,我想不起来这熟悉的感觉到底是哪里来的。

    “怎么样?要不要上去?”刘开封这时候有点耐不住性子的看着我道。

    “我考虑下。也跟胖子商量下。”我道。

    说完,我把胖子拉到了边道:“怎么样,看出了点什么没?”

    胖子摇了摇头道:“没有,这不是千手观音,我也没听说过密宗还有女人啊,问题是这女人的手也太多了点。”

    “你说这会不会就是画这幅图的人的个表达方法?那千手观音不也只是想象出来的吗?”我道。

    “我操!”这时候我却听到胖子惊呼了声,他疯狂的指着这幅画下面的红色的印贴道:“你看这是谁?!”

    我看,这几个字虽然是老写字,我却还是眼就看了出来,陈近之印。

    这幅画,是陈近之,陈东方的祖宗所画!

    “我准备上去看看!”我合上了这幅画道。

    “你疯了?”胖子瞪了我眼道。

    “我不会出事的,这是直觉,胖子,我已经忍耐的够久了,现在切的真相就在我的眼前,我不可能不去!再说了,看到那块金色的骨头了吗?我看它的感觉很奇妙,它应该会保护我!”我道。

    “就算是这样,你没李青的飞檐走壁的本事,胖爷我现在也画不了符,你怎么上去?飞上去?”胖子道。

    我拿过了画对他道:“刘开封定会有办法的。”

    说完,我走到了刘开封的面前道:“我愿意上去,但是你也应该看出来了,我没有很好的武功,只不过我有克制切的异能,所以你送我上去,只要我把他们都接下来,金龙头棺就是你的了。”

    “好!说话算数!”刘开封道。

    “大丈夫言既出驷马难追!”我道。

    刘开封看了眼那多,那多点了点头走了出来,他伸出手,洒出把黑色的蜘蛛,这些蜘蛛快速的沿着墙壁攀爬,攀爬到了那个黑洞之上,之后,蜘蛛开始吐丝,只蜘蛛吐的丝很细,但是群蜘蛛疯狂吐丝,而且丝粘连在起,就拧成了股绳。

    几乎就是眨眼间的功夫,条连接着黑洞和地面的白色绳索就已完成,我试了试拉力,感觉非常的结实,那多看了我眼道:“你放心,承受三个你也不是问题。”

    胖子此时眼担忧的看着我,我对他笑了笑,之后抓起绳子,开始往上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