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喇嘛2

作品:《捞尸人

    胖子最近没有了黄符几乎跟我样成了半个战斗力,差点都让我忘了他还是个道士这件事了,虽然说道士跟喇嘛肯定不是家人,但是万法不离本宗嘛,他多少是要了解点的,他就看出来,这四个和尚似乎是在主持场祭祀。

    “而且叶子,你在点上魂灯之后,身上流的是金色的血液,你看那个半截骨头的颜色,感觉到眼熟了没?你是二龙拉棺来拉来的人,加上身上的金色血液,这说明了你跟普通人是不样的,胖爷我感觉,这金色的骨头跟你金色的血液肯定有联系的,我甚至想,你在点上魂灯之后,会不会也变成这样的金色骨头?”胖子道。

    “我其实刚才脑袋里也闪过了这个想法,但是被我给抛弃了,二龙拉棺不就拉了俩人过来吗?但是这个金色的骨头是哪里来的?”我问道。

    “西藏作为朝圣者的圣地,密宗乃是全天下最为隐秘的宗门,当然这是世人的说法,真正最为神秘的应该是玉皇道,不过胖爷我可以这么跟你说,现在那些人口所说的三教九流,也就是所谓的佛道儒三家,在封建社会那会儿,儒家可谓是独领风骚数百年,虽然那时候也有和尚道士身居要位,但是天下士子千百万,不都算是儒家人?现在的读书人虽然也读书,但是已经不是唯尊孔圣人那套了,所以儒家算是真正的没落,剩下的佛道两家,外人看来,佛家有少林寺宝华山,道家不过龙虎武当,其实不然,他们走错了路了,所以真正的能代表佛道两家精髓本真的,道家玉皇道,佛家就是密宗了,玉皇道怎么说呢,这是胖爷我的师门,有时候还是功利心太重了点,而佛家的密宗,乃是真正的敬佛礼佛修本身本心的宗门,在有些地方,甚至比玉皇道还要神秘,所以西藏密宗的喇嘛,有这半截骨头不奇怪。”胖子说道。

    “好了,等闲下来的时候咱们再谈论这个,先说说这个地方到底是什么情况吧?”我道。

    “具体的我也不了解,我刚还不是跟你说吗,这四个喇嘛可能是在召唤阴灵,后来出现了状况死了,但是加上这个眼睛的话,就不像了,他们似乎是在做某种秘法,他娘的,事情越来越复杂了,我只想这里是刘伯温为那龙尸给修的黄河底下水晶宫,没想到西藏密宗的人都卷入其了。不过想来也是,真龙临世,密宗再怎么清心寡欲也不可能说是置之不理。他们出来查查这件事也是在所难免的。”胖子说道。

    “我发现你怎么三句话不离本尊呢?现在是说密宗的事儿的时候吗?陈东方是去了那个眼睛里吗?”我问道。

    “十有九是。”胖子说道,说完,他把李青也叫了过来,不得不说,这个眼睛把这个黑洞真的隐藏的非常好,如果不是胖子这家伙观察细微,很难发现这里竟然还有个隐藏的空间。

    “是你让陈东方上去的?”这时候,胖子对着刘开封道。

    “我怎么能命令弯背老六的人呢?我只是告诉他李香兰跟孙仲谋带着唐人杰上去了,之后唐人杰就成了这般模样,陈东方就迫不及待的自己过去了,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刘开封道。

    刘开封的这句话不像是撒谎,而且说白了,这时候他没有撒谎的必要,直觉告诉我,这里所有的秘密,包括那个金色的龙头棺,都在这个黑洞所通往的三层,这个黑洞堪堪的能过个人,我看了圈,甚至都没有发现有楼梯通往这个黑洞去,别说我不太敢上去了,就是敢我现在也上不去,除非胖子现在有符咒可以画符送我上去。

    “我准备上去看看。”李青这时候说道。

    “你怎么上?”胖子问道。

    “我可以的。”李青看了看四周的墙壁,我看他的样子,感觉他应该是想以自己沾衣十跌的技巧贴着墙壁来个飞檐走壁飞上去。

    “别乱来,陈东方让你在这等着,他说了,他走了之后这里的切都听胖爷我的!”胖子皱着眉头道。

    “别说老陈在上面了,夫人也在上面,我不能不去。”李青说道。

    李青在很多时候脾气非常的执拗,我跟胖子也知道拦不住他,但是现在不是单纯的我跟胖子拦他的问题,胖子就对刘开封道:“李青担心陈东方的安危,想上去看看,行吗?”

    刘开封笑道:“随便。”

    我看了刘开封眼,感觉这会儿刘开封非常的奇怪,按理来说,他个将死之人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心态来到这里,本应该是最急着上去找到金龙头棺的人,可是这会儿他看起来却是点都不着急,这次他势在必得的次甚至比往日的他还要来的稳重。

    其实想到这个的答案点都不难,那就是他认为,上去这个三楼,是必死的局面。只不过我不愿意相信罢了,因为相信他就意味着大哥跟李老太包括陈东方都已经死在了上面。

    “你要上去的话,拿条绳子。”胖子点了根烟看着李青道。

    “你也要上去?”我跟李青同时问道。

    “有备无患。”胖子说道,说完,他找到了络腮胡子去要了捆绳子交给了李青,之后对李青说道:“小心点。”

    李青点了点头,看了我眼,他把绳子挂到了脖子上,开始助跑,我是见过李青的身法的,陈东方说了,沾衣十跌是现存的最好的轻功,李青几乎不需要助跑,他跑到了墙边,以个极快的速度踩着墙壁上到天花板上,之后他更是几乎违背物理学原理的像是个壁虎样的贴在天花板上,步步的往间最大的那个眼睛瞳孔处挪去,最后,他又看了我眼,爬进了那个黑洞,不会儿,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当。

    李青在上去之后,不会儿,我看到根绳子丢了下来,但是就在绳子到了半空的时候,上面似乎是出现了上面变故般的,绳子忽然被拉了上去,我吓了跳,对着那个黑洞叫了两声,但是根本就没有人回应我。

    “胖子,这怎么办?上去个死个?”络腮胡子这时候走了过来说道。

    “谁告诉你他们死了?”胖子白了他眼道。

    这时候,其实我也能看出胖子的紧张,其实三楼离我们这里的距离并不远,李青绝对能听到我们的呼喊,最重要的是,他竟然绳子丢了半又给拉了回去,这就说明他在上面遇到了上面突发的状况。胖子急的抓耳挠腮的在团团转,看他的样子我也是心里阵发毛。

    “胖子,刘开封好像知道上面是什么情况,要不去问问?”我道。

    “他可能说吗?他那个老狐狸!”胖子道。

    “试试看,算了,我去吧。”我道。

    说完,我清了下嗓子,组织了下语言,走到了刘开封的面前,我现在实在上担心上面人的安危,所以不得不去面对刘开封这个老狐狸,我走了过去,他在对我笑,笑的我浑身发毛。

    我告诉自己定要镇定,我是龙族的人!这里的是我的主场,他在我面前就是蝼蚁!说了几遍之后,我看了看那个金色的骨头,心祈祷道:“如果你真的如同胖子所说,是我的族人的话,那就求您保佑切顺利!”

    说来也奇怪,我在看了看这骨头之后,竟然真的不害怕了,走路都虎虎生风的,我对着刘开封走了过去,看了看他佝偻的身子和浑身上下的老年斑道:“你肯定不想死吧?黄金龙头棺就个,李香兰占了,你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