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喇嘛

作品:《捞尸人

    我听到这句话的第反应就是不能相信刘开封,这其定然是有诈,实际上也不只是我自己个人有这样的感觉,陈东方在那人叫完这句话之后就点了点头道:“好!”

    李青上去拉了拉陈东方,示意他不要去,陈东方摇了摇头对李青笑了笑道:“你对我没信心?”

    “我说陈东方,这不是有信心没信心的问题,这明摆了是去送死啊!”胖子这时候说道。

    陈东方看了我们眼道:“放心吧,我比你们任何个人都要理解刘开封,他这个人惜命是真,爱惜羽毛也是真的,他可以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心态来这里,但是他的家人还都要活着,他知道杀了我会承受什么,六爷不会放过刘家的,所以他们不会胡来,这也是在他的包围圈下夫人都能活着的原因,那多的身手你也看到了,真想杀人的话,虫子要比枪厉害多了。”

    “我陪你去。”李青直接看着陈东方说道。

    “你在这照应着他们,夫人很有可能是想把自己葬在陨石之的金龙头棺里,唐人杰成了这个样子,不是没有原因的。”陈东方说道。

    现在的情况,忽然好像变成了场送别的场面,让人心里非常的不舒服,陈东方拍了拍李青的肩膀,又对络腮胡子他们说道:“你们接下来就要听这个胖子的,他说的话就是我说的话,记住,找不到夫人就不要回去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说完,陈东方举起了手,走上了楼梯,在拐角处,有几个人跑过来压住陈东方这才走进了拐角之,说实话,在陈东方的身影从我的眼前消失的瞬间,我只感觉更加的感伤,我对胖子道:“胖爷,你现在是领导人了,说吧,怎么办。”

    “等等看,陈东方有自己的打算的。”他道。

    就在胖子的话刚落音的时候,忽然有几个人抬着刘开封从那个拐角处走了出来,络腮胡子他们看到刘老格外的紧张,直接都举起了枪,可是刘老在这个时候却是对我们招了招手。意识是让我们上去。我还在考虑要不要上去呢,李青直接就迈动了脚步往上面跑去,他跟陈东方的感情最深,定然是最为牵挂着陈东方的安全。

    李青都已经去了,我们现在不去也不是个办法,胖子点了点头道:“走。姓刘的不敢动陈东方,那也就不敢动胖爷,起码我师傅在江湖上也有几分薄面。”

    我不太理解胖子口的江湖二字,但是想,有句话不是说的好,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现在早已不是古代的武侠世界,但是其实生活到处都是江湖二字,这也没说错,我们跟着胖子起上了二楼,每步都走的非常小心,来要小心突如其来的埋伏,二来则是要小心那个养蛊人那多的虫子。

    “小家伙们,又见面了。”走到刘开封面前的时候他对我们笑道。

    “行了,废话少说,陈东方呢?”胖子问道。

    “走吧,你们自己看。反正我说什么你们都是不信的。”刘开封说道。

    我们跟着刘开封过了这个楼梯的拐角,这下,二楼的情况就被我们给收入眼底,我第眼看到的,就是在二楼的正间,坐着四个喇嘛,这就是电视上西藏的那种红衣喇嘛的打扮,因为小时候看韦小宝的关系,其实这种穿红衣的喇嘛给我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所以猛的看到四个喇嘛我还是有点害怕的,本来我还以为这次刘开封带的人是真的齐全,不仅带来了南疆的养蛊人,还带了西藏的喇嘛过来,但是仔细看,发现这四个喇嘛竟然是干尸。

    在喇嘛的四周,有四个龙头石雕,看这个石雕的形状,应该是四个灯雕,这四个喇嘛是呈个四角的位置坐着,他们的脸上都是黑色的干皮,猛的看这样子倒像是四个忽然在这里坐化的高人,佛教直都有金身佛的说法,从某种角度看他们还真的像是那种,但是他们四个的手是最为奇怪的,四个人的手不是佛家的双手合十,而是五指伸开,两手往间推,像是在发功,要是套在武侠电视上,他们四个又像是在这里拼内力,最后拼死的。

    而在这四个喇嘛的间,我看到了地上放着什么东西,这是截金色的骨头,除了这个之外别无他物。

    就在我盯着这四个喇嘛还有这截金色的骨头看的时候,忽然李青冲到了刘开封的身边道:“陈东方呢?!你把他搞到哪里去了?”

    我扫了圈儿,发现这屋子里站着不少人,其实刘开封的人现在每个人的脸上也都是写着疲惫,这其实也是在所难免的,毕竟唐人杰已经死了,他们这些跟着唐人杰的亡命之徒肯定是为了利益,但是在这个地方,有没有命活都是回事儿,换谁谁也精神不了,扫了圈之后,发现刚进来没多久的陈东方,竟然就这么消失了。

    李青朝着刘开封那边欺进,自然是被人拦住,现在胖子也不想起冲突,就要去拦着李青,刘开封却在这时候笑道:“他去了个地方,自己去的,我没有逼他。”

    “放屁,就这间屋子,能去哪里?”李青叫道。

    刘开封指了指我们的头顶,我抬头看,在这瞬间,我只感觉阵的头晕眼花,因为在我们头顶的天花板上,画的密密麻麻的全是眼睛,个眼睛挨着个眼睛,去年我看过部很火的剧,上面说的是个神秘的古国很崇拜眼睛这个图腾,这猛的让我有种感觉似乎是来到了电视剧里的世界样,上面的眼睛简直可以逼死强迫症,个眼睛挨着个眼睛,密密麻麻的都是。

    “他进眼睛里了?姓刘的,不能睁眼说瞎话吧?你当是聊斋画壁呢?人能进画里?”胖子这时候插嘴道。

    “你们仔细看,真的是画吗?”刘开封笑道。

    我又抬头看了看,有点头雾水,这时候胖子他们也都抬头看,我其实还怕这是刘开封的诡计,他引开我们的注意力然后把我们给打尽了,但是我却发现他们并没有动作,而这时候,胖子忽然走到了那四个喇嘛旁边抬头看,似乎是看出了什么端倪,我顺着胖子的目光看过去,因为四个喇嘛所在的位置是这个二层的间,所以说对应的顶上天花板也是这整个二楼的间位置,国人有个爱好习惯是对称,比如说有三个物体并排,间的那个肯定是最为特殊的,其他的也要样,不然的话会给人不舒服的感觉,这头顶的眼睛画就符合这个原理,在其他的地方,眼睛的大小是样的,但是在间的这个位置,有着这个壁画里颜色最深也最大的眼睛。

    胖子这时候对我招了招手,我走了过去,胖子道:“你看最间的这个眼睛的瞳孔。”

    “恩?”我问道。

    “其他的眼睛的瞳孔是黑色的,这个也是黑色的,只是这个的,是个黑洞,明白了吗?画这幅画的人,把这个黑洞,巧夺天工的画成了眼睛的黑色瞳孔。”胖子道。

    “在外面看的时候,这个水晶宫有几层?”胖子又问我道。

    “三层吧好像,没太注意。”我道。

    “这就对了,我们现在在二楼,可是你看有去三楼的楼梯吗?而且你看这四个喇嘛,你知道他们是在做什么吗?”胖子道。

    “都这个时候了,你能不能不要卖关子了!你知道我不知道的!”我道。

    “召灵,西藏密宗有种法术,就是可以用骨头来召唤这个人的灵魂,所以这四个喇嘛,其实是在召唤这个金色骨头的主人,但是出现了变故。”胖子小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