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胖子的推测

作品:《捞尸人

    每次只要牵扯到这个话题,我都感觉气氛非常的凝重,事情越发的扑朔迷离起来,这时候胖子分析道:“来,胖爷我给你们分析分析哈,当然,咱就从这壁画就事论事,绝对不扯有的没的。”

    我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对胖子点头道:“恩,你说。”

    “咱先从这第幅图来,真龙驮石,其实这重点不是在真龙身上,所谓玄武负碑啊什么的,大家总是把重点放在真龙玄武身上,因为这玩意儿乃是上古神兽传说的存在,所以非常拉风,其实我们的重点,应该在这石头身上,而龙只是工具,可以是马,可以是驴,可以是骡子,只不过这个龙背来的东西,肯定要比马拉来的更神秘更厉害,对不对?”胖子道。

    “对,接着说。”我对李青伸了伸手,要了个打火机点了根烟深深的吸了口道。

    “有两条龙,驮着个石头从个地方来了,这情况要是在电视剧,般都是出现在仇杀,家主被仇家所杀,临死前把孩子托付给家仆,说让家仆把孩子带到安全的地方去,你们看这像不像?咱打个比方,这个家族是龙族,龙王族被人灭族了,所以在危急时刻,把龙子龙女交给了两条龙,让这两条龙把这俩孩子给带到安全的地方去。你们看这像不像?”胖子道。

    “有点意思啊。”陈东方笑道,之后他摆了摆手道:“胖子,你这思维能力是真不错,继续说。”

    “这些黑影人,就是龙王族的的仇人,他们这些坏人,在杀人之前肯定要讲究个斩草除根啊,所以就带人打了过来,想要把这龙,包括这俩小孩儿都给宰了,但是刘伯温不干啊,这不仅是刘伯温,是个国人都不会干啊,龙可是华民族的祖先!所以这刘伯温就带着玉皇道啊正道啊少林寺啊宝华山啊什么的人间修士,为了包围龙族跟这些黑影人干了起来,结果这场战斗呢,死了条龙,不过结果是好的,人间修士跟刘伯温联合二龙是战胜了黑影人,包围了自己的祖先!你看,胖爷这是不是河里的解释了前面的图?”胖子笑道。

    这时候,我都被胖子给逗乐了,他的说法虽然像是个三流的玄幻套路,但是套在这壁画之,却显的非常合理,就好像真的有这么段神话故事样。

    “我看你怎么解释朱元璋把这些修士给治罪的事儿!”陈东方瞪了他眼道。

    胖子不无得意的道:“切,你以为这个就能难的住胖爷我?我告诉你,这个好解释的很,这个戴鬼脸面具的人,也就是你陈家的先祖陈近之,被黑影人给收买了,做了个挑拨离间的小人,这些黑影人许诺了他好处,这个好处就是帮他创立鬼道,这也就同时解释了为什么鬼道的门主是鬼裁缝的傀儡这个事儿,因为从开始,鬼道就是鬼裁缝给扶持创立的!”

    “不对,鬼道既然杀龙,为何鬼道不敬诸神,唯独敬神龙?”李青问道。

    “敬了就不信了?人人都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为什么作恶的人还那么多?胖爷我偏偏觉得,他们独信神龙,给其他的神仙戴上枷锁跪拜,其实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比如说挑拨离间,鬼裁缝那人挑拨离间的功夫我是见识过,你想想,他们创立了个宗教,所有的神都要给龙下跪,这不是给龙树敌吗?”胖子道。

    “你这家伙,真他娘的会强词夺理。行,不说这个,你说说朱元璋凭什么信陈近之不信刘伯温。”陈东方笑道。

    “很简单,刘伯温在晚年本身就是喜欢诛杀功臣为自己的孙子铺路,所以他早就有除掉刘伯温之心了,叶子,你是大学生,知道刘伯温最后是什么罪名吧?是发现龙穴忤逆之罪,这是历史上的个说法,当然,直不被正史所承认,但是绝对有这么回事儿,毕竟朱元璋最了解刘伯温的能力,好,咱接着说下去,你看,这俩孩子是被龙驮来的,皇帝自称真龙天子其实没有依据的,但是这俩孩子,要是说是真龙之子,没有任何人会反驳,也无从反驳,这是在刘伯温和天下修士共同见证下从龙头棺里拿出来的,这俩孩子,才是真正的龙子,皇帝会允许这俩孩子活吗?绝对不会,别说朱元璋不会,换你是皇帝你也不会,所以陈近之只要稍微的说下朱元璋有忤逆之心,这个罪名马上就会安在朱元璋和所有天下修士的头上,你摘都摘不掉!皇帝让你杀了这俩孩子,你会杀吗?哪个修士敢杀真龙驮过来的孩子?这样来,矛盾就有了。是不是很简单?”胖子道。

    “可以啊胖子!”我的整个思绪都被胖子给吸引了,只感觉他说的就好像是真相样。

    “但是毕竟是刘伯温和天下修士起犯错,朱元璋再怎么狠,也不敢把这些人得罪了,得罪谁都不能得罪修士啊,更何况这些可以说是玄学门派的执牛耳者,我不说别的,就以我对玉皇道的了解,朱元璋真的敢把玉皇道的高手杀了,玉皇道绝对有能力把朱元璋给拉下马!所以最后朱元璋肯定是放了这些修士,罢了刘伯温的官,条件是刘伯温要把这俩孩子处理好,所以最后幅图的内容很好去解释,刘伯温跟真龙交流,知道了孩子的秘密,所以做了系列的布局。要是按照这个来猜的话,刘伯温遗书的内容,应该是十二道鬼窟,神农架,黄河河底之类的这些地方的布置,并且以刘伯温的鬼才之能,在这些地方布局非常容易,而这些年的鬼道,其实是在破刘伯温的局罢了。所以,胖爷我断定,那鬼裁缝的刘伯温后人说,纯属胡扯道!”胖子道。

    胖子真的是不会儿,就把这个壁画的内容给了个全新的解释,我总感觉他说的不对,又感觉说的太像真的,时之间还不好开口评价。

    胖子这时候,竟然说上瘾了,他道:“所以叶子的爷爷叶江南,这人很聪明,比李香兰孙从这些人都聪明,他就发现了鬼道的真正秘密,暗做了后手,你们想想,个绝世高手,不爱富贵,不爱名利,叶子的爷爷去京城的话,绝对不比六爷差,陈东方这个你得承认吧?”

    “我承认,六爷也说过,这天下他唯敬畏的对手就是叶江南。”陈东方点头道。

    “所以,叶江南是有大谋略的,这可能跟他阴司的身份有关,胖爷我以前以为鬼道的人可以做阴司,其实后来才发现,鬼道只是个名字罢了,叶江南能做阴间的城隍,是跟他自己修行的东西有关,跟鬼道没有毛钱的关系,不管叶江南从哪里知道了鬼道真的秘密,甚至都有可能是从这个壁画里,再甚至是有可能叶家是接了刘伯温遗书的人,操他娘的,胖爷我明白了,孙,叶,李,郭,陈,这五家人回去得好好的查查,看看他们祖上跟刘伯温是什么关系,刘伯温有没有五个这样的门生,鬼道找到他们不是偶然!他们绝对跟刘伯温的遗书有关系!”胖子忽然大叫了起来。

    “为什么这么说?”我下子也激动了起来。

    “直觉,陈东方,你查我查?”胖子道。

    陈东方愣了下,并没有反驳,他对胖子道:“你查吧,我不太方便。”

    胖子激动的道:“好,就算只有叶家有刘伯温的遗书,叶江南知道切秘密,所以他开始支配叶天华,做了这么件事,就是把叶子给抢了过来。”

    “你说了这么多,我感觉根基都错了,大哥说过几次,鬼裁缝不会杀我,这是重点,但是按照你的说法,鬼裁缝其实是最想杀我的人!”我看着胖子道。

    “这不矛盾,时代变了,有些东西也变了。不行,咱们回去之后,我得立刻回趟师门,陈东方,你是对的,这世界上这有龙,师门绝对知道这切的原因。绝对知道,胖爷我得立刻查查!”胖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