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壁画3

作品:《捞尸人

    陈东方在我们三个的最下方,自然是首当其冲,这个怪物对着陈东方扑去,而陈东方微微的侧了下身子,他单手拉住铁链,双脚弹起,脚就踹在了那怪物的脑袋上,怪物吃力,跌入水,但是很快就再次的跃起冲上,似乎陈东方的这脚根本就没有给它带来什么伤害。

    “这是什么怪物?!”我叫道。

    说时迟那时快,因为我的那把机枪就在陈东方的身边绑着,就在这几个怪物都对着他冲来的时候,陈东方扭动了下机枪扣动了扳机,机枪吞吐着火舌,打在这怪物身上,怪物的皮毛给人无比厚重的感觉,却是无法抵挡机枪的扫射,陈东方下子就打的它们身上血肉飞溅,有三个直接跌入水眼见着是被打死了,而剩下三个则在水目露凶光,这东西也着实是狡猾,只是凶狠的盯着陈东方,倒也惧怕陈东方手的机枪不敢再冲上来。

    就在这时候,胖子叫了声吃胖爷我记手雷,说完,他咬掉了拉环,直接把个东西给丢进了水里,陈东方大骂了句你个王蛋,接着就赶紧背靠着井壁,而水则发出了声巨大的闷响,无尽的水花溅射了我身脸,那声浪更几乎是把我整个人都震的头昏脑涨。

    “胖子你是不是有病!”我对着胖子大叫道,说完话我感觉我自己都听不到,我感觉我自己几乎都要聋了。

    “妈了个巴子,忘了!不过还好,这畜生是给炸死了!”胖子哈哈大笑道,他这么说,我顺着水面看过去,这些倒还真的是发现那五六个怪物个个的翻着肚皮在水上飘着,接着就是随着水流被卷了下去。

    “你就是个神经病,想害死我们啊!”我又骂道,这样的距离,也就是在水里,不然这水雷真的要把我们都给炸的不轻。

    胖子讪讪的笑笑,也不说话,他道:“这不是没事儿吗?走,咱们再下水去走波?”

    “再跟你去试试生门?这次出错,谁知道还会出现什么东西,我说胖子,你到底能不能靠谱点?”陈东方浑身湿透的看着胖子道。

    “我说你们先别慌着下去,你们快看这里是什么,看这壁画的内容,这里有那两条龙的来历,看这个的话,鬼裁缝绝对是撒谎了。”我对他们叫道。

    我这么叫,胖子跟李青离我离的近,首先就看了过来,胖子直接骂了句就全神贯注的看了起来,而陈东方则跳上了胖子的肩膀把我刮开的这几幅壁画给看完了,看完之后,几个人的眼神都非常的奇怪。我不无得意的道:“看到了吧,这是不是新发现?”

    陈东方点了点头道:“看来鬼裁缝还有他的那些黑影人大有来头啊,李青,有办法去挂开吗?”

    李青研究了下井壁,点了点头,之后他松开了铁链,拿着那把匕首,匕首刺在了石头缝,开始往那边攀爬,这有功夫就是不样,他整个人都像是蜘蛛样粘在墙壁上,动作很快的就把其他隐藏在青苔后面的壁画给清理了出来。等李青回到这边的时候,发现后面的壁画还有好多幅,并且这肯定就是记录当年事情的纪实画,我们不敢耽搁,赶紧看了起来。

    上幅图,说的是场大战,黑影人杀掉了条真龙,杀了刘伯温很多士兵,看样子是要争抢什么,接下来的这幅图,依旧是混战,但是这次已经不是单方面的屠杀,而是刘伯温带着群人在跟这些黑影厮杀,刘伯温的这群人,不是士兵,而是群道士和尚之类的方外之人,看这个,倒是有点武侠上门派争斗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的感觉。而且从壁画上来看,似乎刘伯温领导的这些方外之人,还占了上风。

    “这是玉皇道的人,这几个都是,这是玉皇道的服饰。”胖子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没看错?”陈东方问道。

    “玉皇道的道服千年未曾变过,我自然是看不错的,你看,这里还有龙虎正的人,还有少林寺的和尚,我曾经听说过,千百年来,只有次各大门派围剿鬼道,应该就是这次,鬼裁缝不是完全在胡说道,只不过他说的是各大门派在刘伯温死后按照刘伯温的遗书围攻了鬼道,其实不然,真正的围攻鬼道,是在刘伯温活着的时候。”胖子说道。

    说完,胖子也没有继续说什么,我们继续看接下来的图,下面的这幅图已经没有了黑影,那些跟黑影大战的方外之人围着那个龙头碑,他们脸上都带着笑意,似乎是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但是因为他们围着这个龙头棺,所以龙头棺里到底是什么并没有画出来,再下面的那副图上,却来了个奇怪的转折,这幅图似乎是在金銮殿上,那些大战黑影的方外之人都被上了枷锁镣铐,身边有士兵看守关押,则大殿上皇帝正襟而坐,在皇帝的身边则站着个带着鬼脸面具的人。

    “这个人肯定是陈近之。”胖子道。

    “很有可能,你说北京城都说是龙气最为浓郁的地方,跟这两条龙有没有关系?”我问胖子道。

    “没有,因为这里根本就不是故宫,朱元璋定都的是南京,而不是北京,迁都是朱棣的事情了。”胖子道。

    我拍了下脑袋,竟然忘记了这个常识性的问题,而陈东方对这个戴鬼脸面具的人是不是陈近之这件事不置可否,我们也没有去强调这件事,因为这不影响大局,不管是陈近之也好,鬼裁缝也罢,只要是带着这个鬼脸面具的,就说明这人是鬼道人,直到这幅图上鬼道的身份才算是第次出现,但是第次出现就给人奸佞的感觉。

    很明显,那些跟黑影大战的英豪,包括刘伯温,都是在这鬼道的陷害之下才被带上枷锁,英雄反倒是成了罪人。

    下幅图上,这也是最后幅图,在这幅图上,刘伯温站在山巅之上,怀抱着两个婴儿,在他的头顶的云层之,那条活着的巨龙在云层之间盘旋环绕,而在山下,则是条汪洋的河流,河流之,沉睡着头龙尸。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们都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这就好比是个电视剧,忽然以个你无法看懂的无厘头结局给结局了,电视剧吧好歹还有可能会出下部,但是这连环画断然是没有了,我对李青道:“李青,你看看能不能把附近的青苔都给处理下,万还有呢?”

    李青看了我眼,点了点头,再次如法炮制的去把附近的青苔几乎都刮掉,但是却再也没有幅图。

    “怎么就没了呢?”我皱眉道。

    但是这时候,我忽然发现,他们三个都在看着我,我看着他们道:“你们三个这是什么眼神儿?我脸上有花?”

    “你不感觉,图到这里就应该完了吗?”陈东方看着我道。

    “什么意思?”我问道。

    “刘伯温手抱着两个孩子,而当年在神农架里面的那个龙头碑里,叶天华和A两个人人抱出来个,叶天华抱回的是男婴,而A抱回去的那个,是女婴。”陈东方看着我道。

    我下子心头巨震,陈东方的话,我肯定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是,刘伯温从那黄金龙头碑开出来的是两个孩子,而其的个,就是我。

    另外个,是A家里的那个混世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