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壁画

作品:《捞尸人

    “其实就算胖爷我真的回了玉皇道,也肯定查不出什么来,你是不知道我的师门有多复杂,再加上师傅跟玉皇道断绝了那么长时间的关系,回去人家也不定认我。”胖子说道。

    “你其实可以带着叶子起回去。”陈东方意味深长的看着胖子说道。

    胖子白了他眼道:“你这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了,孙仲谋会扒了我这身猪皮的。”

    “好了,不说这个了,走吧,下去吧,在北京的时候,我想过下锁龙井,但是六爷不肯,我自己也怕捅出什么大篓子就没下去,今天也算是赶趟儿了,而且北京的锁龙井就是锁着四九皇城的龙气,但是这个下面,当年可是锁过条真龙的。”陈东方拉了拉这个铁链说道。

    说完,他对李青说道:“照顾好叶子,我先下去。”

    他拉着铁链下去了,我看着这个铁链感觉很奇怪,好像它的存在就是给人攀爬用的样,就对胖子这么说了句,胖子笑道:“以前的时候哪里像现在,动不动就来个三峡大坝南水北调啥的,导致水位上涨或者下落就是个旱涝而已,而现在呢,动不动就是水位历史新高历史新低的,以前的这口井可是深埋在黄河水底的,要知道,在那时候,这么长的条铁链就已经是大工程了,在水底修这个水井井口,再把铁链放到水底的深处,这其实已经是极难了。”

    我点了点头,想想也是,古人不像是现在样有水肺什么的,在水下施工断然是极难的,胖子说完,个翻身抓着铁链就慢慢的下去了,李青看了我眼道:“你先下去,我在你上面。”

    “你这句话说的,什么叫你在我上面。”我白了他眼道。

    “滚!老子不搞基!”李青脸微微红骂道。

    我笑了下,不得不说,这次陈东方身上的疑点因为鬼裁缝的些话几乎是被彻底的洗清了,以后真的能自如的跟这个东方叔相处,我的心情也因此变的不错,我去抓住了铁链,只感觉触手片冰凉,但是非常的扎实,这其实跟攀悬崖差不多,但是铁链绝对要比绳子要结实多了,最近我跟着他们东奔西跑的,身体素质也不是以前的宅男要好不是星半点,这样下着也没有什么压力。

    这口井很深,我们越往下面下就越能感觉到湿气很重,等下了大半个小时之后,才能隐隐约约的听到下面的水声,我这时候对刘伯温当年真的是佩服不已,不是佩服他锁龙的能力,而是佩服当时的工匠,竟然能打造这么长的个铁链,并且还能放在水底的个深洞里。

    我们就这么沿着铁链直下,下了大概个小时左右,这时候地下水流的声音已经非常的明显,李青在最上面打了手电往下看,只看到阵波光粼粼的,下面真的如同陈东方猜测所说,这是条地下暗河,并且暗河的水流非常的湍急,感觉人只要下去,就肯定会被立马冲到没影儿。

    “看来那些透明的人,不是因为喝井里的水,这离井口已经有几百米了吧?他们没办法娶水的,陈东方,你说错了吧?”胖子问陈东方道。

    “我也只是猜测而已,或许上面那口井的水位比这个要高呢?”陈东方道。

    说完,陈东方抬起头对李青道:“李青,敢下去先看看吗?”

    李青没有回答,而是用实际行动告诉了陈东方答案,他直接把手电递给了我,之后在我的头顶飞身跃就跳进了水,我只听见扑通的声,李青整个人就消失在水面之上了。

    “你也真的是放心,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呢,你就让他跳?”我对陈东方说道,但是转念想,李青能在水里背着胖子这么大块头的人两个小时才上了我的船,说明这家伙的水性真的不错。

    可是在等了五分钟不见李青踪影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担心起来,陈青山却是吊在铁链上,幅不慌不忙的样子,又过了两分钟之,个脑袋从水下探了出来,看那光头,不是李青还会有谁?他抹了把脸上的水道:“下面的水没有流多快,也不算很深,他们那批人的确是下来了,不过他们好像在水下遇到了什么状况,死了不少。”

    陈东方问道:“那你看到熟人了吗?”

    陈东方熟人的意思,自然是那些熟面孔,唐人杰,刘老,李老太包括我大哥。

    李青摇了摇头道:“那倒没有,我看到前面有个模模糊糊的门,这地下貌似是还有个宫殿,但是想要到那个宫殿那边,估计得十分钟左右,而且还需要去找到机关开门。”

    “你们两个能行吗?”陈东方抬头问道。

    “要是胖爷我的符纸还在,写个避水符的话,那肯定没问题。”胖子嘟囔道。

    他说这个我就心烦,不就是心急之下把你的包黄纸给丢了吗?你至于絮絮叨叨的这么多遍?陈东方也是不耐烦的说道:“你到底能不能行?”

    “我是行啊,叶子不行啊!”胖子道。

    “叶子先在上面等着,我们下去趟。”说完,陈东方直接跳入了水,胖子看了我眼问道:“能不能行?”

    “没事儿,下去吧。”我虽然个人在这边难免有点害怕,但是这时候我总不能真的去拖他们的后腿吧。

    胖子对我点了点头,像是慷慨赴死样的捏着鼻子跳了下去,激起了巨大的水花,在水花平静之后,四周下子也是静了起来,因为这里无限的靠近那条地下暗河,所以这个井壁上到处都是青苔和水底,底下又是条哗哗流的河水,我还真的有点瘆的慌,而偏偏我感觉瘆的慌就想抽烟,问题是这个时候我需要只手抓着这跟铁链抽烟是肯定不行了。抽烟的人都明白个道理,那就是你不想抽也就算了,你要是想抽却抽不到的时候才是最为抓耳挠腮的,我就只手勉强的抓住铁链,而另只手想去口袋里掏烟,结果烟是掏出来了,刚掏打火机的时候,打火机下子从手脱了出去,我下意识的就伸手抓,结果手上滑,那抓着铁链的手就滑了下来,害的我赶紧的手忙脚乱的抱住了铁链,但是我却把井壁上的青苔给蹬掉了不少。

    这下火没了,想他娘的抽烟也肯定是没了,他们下去了应该有三五分钟,这三五分钟本来不算长,但是对于个人在这样环境等待的我,那就真的是很长时间了,我左右无聊,就去看那石壁,这看不要紧,我忽然就看到了在我脚上瞪掉青苔后面的石壁上,似乎还有着图案。

    图案在这种地方代表的就是信息,我咬着手电,小心翼翼的把图案周围剩余的青苔给清理了下,结果就发现了这井壁上的彩色壁画。

    这个图案的内容跟鬼裁缝说的样,有两条龙,扛着个巨大的石块,突破云层降落下来,这虽然跟鬼裁缝描述的样,但是我却下子就来了性质,这壁画有点类似古代的连环画,看起来的话绝对要比鬼裁缝说的有意思的多。

    我赶紧去揭掉旁边的青苔,果不其然,这些壁画是连在起的,本来按照鬼裁缝的说法,巨龙降落于黄河水,导致黄河无限的泛滥民不聊生,这才有大明的开国皇帝朱元璋派刘伯温前来处理恶龙,但是第二幅图画的内容却不是如此,在第二幅图画上,竟然是很多人围着那个石头,似乎是在端详着什么,因为这是彩绘的壁画,所以很多东西都很逼真,也栩栩如生,这些人,有和尚有道士,还有穿着官服的人。在这个旁边,那两条神龙在云盘旋,地下万民跪拜神龙。

    这幅图的内容,却好像是在说,这个巨石,开始并不是落入水,而是落在了地上,其跟鬼裁缝说的最不样的是,他说那两条龙在掉在水里直接钻进了黄河的风水眼,并且死掉了条,但是这里,两条龙是真的生龙活虎的,还在接受百姓跪拜呢,怎么可能死条?

    本来我以为壁画跟鬼裁缝说的会样,但是这不样就更加的勾起了我的好奇心,而第三幅图,依旧是跟鬼裁缝说的有极大的偏差。

    这第三幅图上,是有辆大车,这辆车有多大呢?壁画画的很逼真。

    几百匹马,几百个人拉着这个车,车上装着那个石头,上面的车夫虽然是在拉车,但是却是脸的笑容,而车的对面的建筑,我眼就看出来了,这是故宫,这样的建筑只要是个国人就能眼看出来。

    在故宫的城楼上,个穿着龙袍的人脸笑意的看着下面人马拉来的石块,而在这个穿龙袍的人旁边,则是个穿着官服的老者,鹤发童颜仙风道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