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锁龙井2

作品:《捞尸人

    “我不知道。”陈东方摇了摇头道。

    “你还装?刘伯温是当时独领风骚的大能,跟他个时代的陈近之,出现在了只有刘伯温才能立的锁龙井里,你告诉我没关系?”胖子追问道。

    “他不愿意说,那我就替他说吧。”就在这时候,忽然在我们的身后出现了个声音,我回头看,孙连城和那个年轻人起走了过来,而开口说话的年轻人,正是那个鬼裁缝。

    再见到这个年轻人,我下子浑身的鸡皮疙瘩瞬间就起来了,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个大哥跟陈东方都说不会害我的年轻人,我却是如此的害怕,

    李青也是非常紧张,直接拿出了匕首护在了陈东方的身前,胖子也是把枪给上了膛,孙连城走了过来对我们笑道:“为什么要这么紧张呢?难道我们不都是朋友吗?”

    “谁跟你是朋友谁他娘的准瞎了眼,孙连城,你还真敢在胖爷我面前出现。”胖子瞪着孙连城道。

    “大不了我不跟你争小七妹了嘛,你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爱吃醋。”孙连城笑道。

    这时候,陈东方推开了李青,他径自的走到了那个鬼裁缝的面前,这时候的陈东方身上忽然迸发出了强大的气势,这种气势我只在他出现在医院,也就是我们第次见面的时候见过,他在离鬼裁缝很近的地方站定,然后盯着这个鬼裁缝道:“你真知道的话,我洗耳恭听,但是这个替字,言重了。还有,我不管你是谁,刘开封和夫人谁都不能死,这已经不是那个时代了,就算是那个时代,也算不上你的时代。六爷已经三十年未曾出刀了,别逼他出手。”

    “大明洪武年间,朱元璋初定天下,却有贪狼犯紫薇,后有彗星袭月,天象甚为不祥,后有陨石降落黄河之,激起黄河水患,原大地民不聊生,那年,刘伯温奉旨来此,发现那块陨石竟然是有二龙驮背至此,陨石之内,更有龙头棺口,有天书封,驮背陨石之二龙入黄河两道风水眼,龙已死,另龙奄奄息,此乃真龙临世,刘伯温为恐天下再乱,于黄河风水眼造二井,为锁龙井困住二龙,次年,作为刘伯温最得意学生的陈近之上书皇帝,说刘伯温有忤逆不臣之心,刘伯温自此罢官还乡,后老死青田,之后,刘伯温的得意门生陈近之夺得那本天书,创立鬼道,破陨石而制龙头碑,本以为机关算尽,结果刘伯温在死前,却有封遗书留下,公布陈近之心术不正陷害恩师,为天下人所不齿,遭天下正道联合讨伐,陈近之走投无路之下,分龙尸与几地,最后把自己葬身于洛阳,妄想吸龙元之精华他日归来,结果却是被玉皇道强行镇压,为了防止陈近之后人有龙气无上阴德护佑导致天下大乱,陈家后人但凡死去,皆被玉皇道拉去尸首锉骨扬灰,你说我说的对不对?”鬼裁缝看着陈东方道。

    陈东方听完满头大汗,我也是浑身瑟瑟发抖,胖子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这个鬼裁缝说的话,没有任何人有反驳的意思,因为他或许是这切,最有发言权的个人了。

    “受教了!”陈东方抱了抱拳道。

    “所以,你想要破除陈家的诅咒,能靠的只有你自己。不然,哪怕你断了后人,在你死后,依旧会被挫骨扬灰。”鬼裁缝贴进了陈东方说道。

    “你到底是谁?”这时候胖子看着这个鬼裁缝问道,我也十分好奇这个问题,他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会对过去的事情了解的这么清楚?

    “若不是千古刘基的后人,怎么可能对这件事了如指掌?”鬼裁缝看了看我说道。

    “果然。”胖子看了他眼道。

    “知道为什么陈近之机关算尽却最后下场凄惨吗?”鬼裁缝看着陈东方说道。

    陈东方额头上还是汗珠密布,脸色极其难看,这我也可以理解,换做是谁,被别人当着面直接告诉你你祖宗就是个欺师灭祖的小人,还是被讨伐致死都不会太高兴,甚至很多人都会认为这是羞辱而上前拼命,但是陈东方肯定不是我可以比的,他深吸了口气,看着鬼裁缝道:“还请赐教。”

    “因为他根本就看不懂那本天书,只不过听刘伯温说了句天石为棺,可保不死,就已经自己知道了全部的秘密。自以为是却又愚蠢至极的人,下场好不到哪里去。”鬼裁缝字句的说道,这简直是对陈近之这个陈东方的先祖赤裸裸的羞辱了。

    说完,鬼裁缝看了看我们众人道:“我可以不让他们死,给你们两天的时间,若是能把他们能下面拉上来,自然可以活着离开这里,不然,这里将是他们的埋骨之地。”

    这个鬼裁缝并没有为难我们,他说完之后就带着孙连城离开了,看着孙连城跟着这个人后面的样子,别说胖子看他不顺眼了,就连我都感觉这家伙真的是幅狗腿子德性,看的人是相当的不爽,就在他们走远之后,陈东方忽然蹲在了地上,用脑袋扶着头,看起来非常的狼狈,我赶紧走了过去想要扶起他,陈东方却摆了摆手道:“我没事,让我缓会儿。”

    李青拉了拉我,示意不让我说太多,实际上这时候我虽然感觉陈东方非常的可怜,但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劝他,也不知道怎么说,最后我只是帮他点了根烟递了过去,陈东方没有拒绝,他接过烟狠狠的抽了几口,站了起来,把烟蒂给踩灭在地上对我们笑道:“好了,真相大白了,你们总可以相信我了吧?”

    “东方叔,其实我大哥跟我,直都没有真的不相信你。”我憋了半天,憋了这么句出来。

    他脸欣慰的看着我笑了笑道:“我知道,我点都不怪鬼裁缝直接把真相说了出来,陈家的历代族长嫡系,没有人不是希望真相可以大白的,陈近之给他的后人带来的,远远不是死后锉骨扬尘那么简单,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这就好比诸葛亮断定魏延脑后有反骨,所以后来历代脑后骨头鼓起来的人都得不到重用样,陈家在陈近之之后,出了不少有能力的人,但是都是年纪轻轻的死于非命,死后更是尸骨无存,这不都是陈近之造的孽?说的近点,就比如我,不管做什么,总有人要说我心怀鬼胎,不是吗?”

    陈东方说着说着,满脸的苦笑,看的我阵心疼,我走了过去对他道:“东方叔,祖上的事情,隔了那么久了,你别放在心上。”

    他点了点头道:“没事,其实我现在是真的高兴。”

    说完,他看着胖子说道:“我的嫌疑洗清了,胖子,玉皇道从始至终参与到这件事来,你难道就不该给个解释吗?何安下何真人的人品我们自然信的过,但是你,我也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放松警惕过。”

    陈东方下子把这个锅,直接甩给了胖子,胖子憋的脸通红道:“胖爷要是知道早说了!你别学那家伙挑拨离间成不成?我说了几百次了,我跟玉皇道没关系!”

    “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用嘴说不行,既然说到这了,六爷的意思,想让你去玉皇道趟。查查这玉皇道到底想要干什么。”陈东方道。

    “六爷凭什么命令我?”胖子白了他眼道。

    “你确定不去?”陈东方笑着看着胖子道。

    胖子摆了摆手道:“看情况,我总得请示下我师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