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锁龙井

作品:《捞尸人

    陈东方这个人,跟他相处下来感觉这个人很不错,不仅做事沉着冷静,而且还十分的重感情,甚至不得不说的是,在很多时候,他都是以“陈叔叔”的身份给了我很大的照顾和帮助,可以说,单从他做事上来,这个人几乎是没有缺点的个人,他有着大哥样的睿智,却没有像大哥那样冷酷,他更像是个有血有肉的长辈,总能在你需要的时候给你需要的东西。哪怕是因为大哥的那句他相信陈东方,我也绝对以后不再对他有什么疑心,但是心里却总有个疙瘩解不开,胖子也是因为那点而对陈东方直都很有意见。

    这点就是陈家的先祖陈近之。

    他曾灭过叶家满门。

    他还把自己葬在了龙头棺。

    他甚至把自己的嫡系子孙,推入了个循环的诅咒之。

    就好比当年鬼道如果不是因为陈家的拒绝就可能是鬼道五门样,陈近之到目前为止,我们对他的了解并不多,如果说鬼道是个彻头彻尾围绕着神龙的个局的话,那陈近之怎么看都是个局外人,但是却若有若无的卷入局内,这样的个人,总能让人感觉到深不可测,鬼道是个宗门,而陈近之更类似是个洞悉鬼道所有东西的孤独侠客,在有些时候,甚至让我们感觉比鬼道还要可怕。

    在这点上,陈东方跟陈近之很像,他在局内,又好似在局外,到现在为止,李老太刘开封等类人的目的已经非常明显,他们想要鬼道的长生之术,起码是不死之术,而我大哥我爷爷包括我爹的目的就在我身上,等我有天变幻了究极形态,那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鬼道乃至鬼裁缝的目的虽然不明,但是也可以大概的猜出来,其实他们是想守护个秘密,又或者是通过这个秘密达到什么目的,唯独是陈近之包括陈东方是这么的让人看不透。

    这就导致了陈东方在所有人的心,其实都是个定时炸弹,我内心深处很害怕,在忽然的有天,陈东方就会露出他的真面目,到时候就会发现,其实所有的人的努力,都是为了陈家而做嫁衣,而且我相信这种感觉绝对不只是我有,胖子,大哥,乃至陈东方的领导六爷都会有。只是我没想到,甚至鬼裁缝那样的人也会有。

    而说到底,这份防备之心,不是给的陈东方,而是因为陈东方的祖宗陈近之。

    毕竟陈近之为了个目的,已经让陈家这么多代人,死后尸骨无存了。

    哪怕陈东方现在做人怎么的诚恳,怎么说祖宗的秘密已经遗失了,但是却总是无法打消大家心的顾虑。我正是因为直都知道这点,所以在陈东方面前为了避免尴尬,我很少去提起陈近之这件事,只是没想到,陈东方在今天竟然会主动的提出来。

    “就知道你的老祖宗陈近之不是什么好东西,说说吧,他来这里做什么?”胖子问道。

    “不知道,但是定跟龙头碑有关,那个鬼裁缝虽然看起来像是个年轻人的模样,但是这家伙不知道活了多久了,或许他知道先祖到底要做什么。”陈东方道。

    “真羡慕你,不管有什么事儿往祖宗头上推就推个干净。”胖子撇了撇嘴道,每次提到陈近之这个人,胖子总是对陈东方意见很大,他明显的认为陈东方在撒谎。

    胖子跟陈东方说到这里的时候都没有继续说下去,这时候,雨已经下的大了起来,水火不容,有了这场大雨,火势起码慢慢的在了可控的范围之内,并且有渐渐变小的趋势,而我们刚经历了场大火的熏烤,现在就是倾盆大雨劈头盖脸的下,开始是有点神清气爽,但是渐渐的变受不了这冰火两重天的滋味儿,所以就想找个地方避雨,最后却发现根本没有,这里都是芦苇荡,连棵树都没有,我们只能躲在芦苇荡,陈东方愣愣的看着渐渐熄灭的大火,而胖子则悄悄的对我说道:“叶子,胖爷我本来就奇怪,为什么鬼裁缝把我们都给支开了,唯独是带着这个陈东方,现在你明白了吧?就连鬼裁缝都防着陈东方呢!”

    “大哥都说了信任东方叔,我也决定相信他了。胖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自己也想过很多次这样的问题,陈近之是肯定有什么目的的,但是已经几百年过去了,沧海桑田的,人类都登上月球了,所有的事情都变了,总不能后代头上还背着祖宗的锅吧?”我道。

    胖子耸了耸肩道:“你们不信胖爷我,总有你们后悔的天。”

    “好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知道该怎么做的。”我对胖子说道。

    ——这场及时的大雨直下了天夜,我们也在芦苇荡躲了天夜,而这场蔓延了整个黄河滩子的大火也终于是熄灭了,因为陈东方提到的那句陈近之,让我们四个之间的气氛直非常尴尬,我们四个人都非常的沉默,几乎是闷着头重新出发朝着火场的心走去,实际上在大火烧掉了满地的芦苇荡之后,这里变成了望无际的黑色平原,正因为地面变的非常的平,所以我们没走多久就看到了那个突兀在地面上的井口。

    芦苇荡是这口井的掩体,其实也是我们无数次躲避危险的掩体,这次井口暴漏出来,无疑也是让我们暴漏在了地面之下,这让我的感觉非常不好,我总感觉在我的身后就有双眼睛盯着我,盯着我的举动。

    所以我们真的在看到这个井口之后,没有去快速的走过去,反而是走的更慢了,路上我们都是找这掩体往前面走去,并且搜寻着地上有没有烧焦的尸体,结果是有,但是不多,这次刘开封加上李老太的人,起都六七十号人,我们发现的尸体不过二十几个,而且这些尸体很多身上还有枪眼,看样子是死在了刘老跟李老太两方的枪战之。

    我在脑袋之模拟了这火场里面发生的事情——本来这是刘开封跟李老太之间人的枪战,刘开封虽然占据了人数的优势,但是李老太那边的人却各个都是六爷调教出来的高手,所以应该是胶着的状态,但是随着黑影的加入,在黑影看来,不管是谁的人,都是这个地方的闯入者,所以黑影展开了暗杀,刀致命的暗杀。

    因为暗杀,让刘老和李老太他们联合了起来,毕竟他们的目的其实并不冲突,都是为了活命,所以他们在那样的情况下点燃了芦苇荡,并且找到了这口井的位置,之后所有的人暂时的握手言和进入了这口井。

    而随后来的大哥还有那队伍的黑影,也是进入了这口井之。

    似乎所有的秘密,下子都集在了这口井上。

    我就这么想着,我们已经走到了这口井的边上,在我迷迷糊糊之,忽然听到了铁链的声音,定睛看,我发现胖子在拨弄着井口上挂着的铁索,这是个比我手臂还要粗的铁链,连接着这口井的下方,切似乎都是深不见底般。

    “锁龙井?”胖子皱着眉头看着陈东方问道。

    陈东方脸色不太好看,他摇了摇头道:“跟北新桥的那个类似,但是这口井要更大点。铁链也要粗。”

    “什么锁龙井?”我问道。

    “北京北新桥的锁龙井你都不知道?那是传说刘伯温要把北京城的龙气锁在皇城里所挖的井,井下锁的是龙。”胖子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忽然拍了下脑袋,盯着陈东方问道:“大明洪武年间的陈近之,刘伯温的锁龙井出现在这里,说!陈近之跟刘伯温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