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举一反三

作品:《捞尸人

    我对陈东方说了我大哥的话,陈东方也下子就沉重了起来,现在的情况是我们没有个人喜欢唐人杰和刘开封刘老,这两个人做事是有点无所不用其极的,但是却没有个人真的想他就这样死在了这里,因为刘开封的身份,他死在了这里会给我们所有的人带来极大的被动。

    “我说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来着?自从进了这芦苇荡之后我们就不停的跑啊跑的,开始是躲刘开封的追杀,后来是孙仲谋带着我们跑,现在又跟着这些黑影跑,有完没完了?”胖子跑的气喘吁吁的道。

    其实我知道胖子的意思,倒不是他不想跑,而是他想从陈东方这里套点话出来,陈东方看了看胖子,这点小心眼以陈东方的脑子肯定是眼看透的,他说道:“我听见了孙连城跟鬼裁缝的对话,这里有两口井,口在村子里,而另口就在这芦苇荡,那些黑影出来,是要在这大火之阻止他们那些人进水井,同时也要抢救出那口水井里的东西。”

    “两口井,难道说传说的黄河龙眼就在这里?”胖子皱了皱眉道,在陈东方这么说之后,胖子下子就想到了什么。

    “你又知道什么呢?也说来听听。”陈东方看着胖子道。

    “胖爷我不知道从哪里听过这个说法,是说黄河之有两个龙眼,是整个黄河水的根基,只要龙眼不干,黄河永不枯竭,当然,有传说是这两个龙眼之,分别住着两条龙,黄河被誉为华民族的母亲河,而国人有自誉为龙的传人,跟这个不无关系。”胖子道。

    陈东方边跑边笑着回头看了眼胖子道:“胖子,你这个人很聪明,知道你举反三的思维能力很强,你说的黄河有两条龙的传说,你再想想鬼道的那条龙,还有之前我对你说的长白山天池的有条龙的回应,你想到了什么?”

    这时候不仅是胖子变的目光凝重,就连我都能从陈东方的话里听点什么出来,在这滚滚的黄河之,有两个龙眼,两个龙眼之住着两条龙。这跟鬼道的龙尸,还有长白山天池示警的那条龙,这其定然是有着莫名的联系的。

    “胖爷我知道你的意思,无非就是那两条龙,条死了,就是鬼道的那个龙尸,而另条则被人带到了长白山的天池之对不对?但是胖爷我还真告诉你,你就算是把天给说破了,我该不信还不信,既然是真龙,为什么会死呢?龙这玩意儿要真的存在,那就是万物之尊,怎么可能被带到长白山的天池之呢,谁又有这么大的本事?”胖子冷笑道。

    “你要不信就算了,但是我相信你早晚会信的。”陈东方说到这里的时候不再说话,我们直在边说话边走,渐渐的跟黑影的队伍也拉开了距离,也需要现在去加速跟上,但是现在有个问题摆在我们的面前,那就是黑影行动的路线是朝着这场大火的心行进的,他们似乎不惧怕火,但是我们不行啊,越离那火场的心近,就越感觉周围的空气几乎是火烫的,胖子已经脱的只剩下个裤衩了,就这还是浑身往外冒油,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感觉内裤都已经湿透了,并且周围的高温让我感觉都有点胸闷,这明显是缺氧的迹象。

    最终,我们四个停在了火场之外,因为到这里,前面已经是无限蔓延的大火,看样子,那帮不惧水火的黑影现在已经是进了这火场之,我们肯定是无法跟进去的,看着前面那熊熊的烈火,迄今为止我们这脸上没有看到个人,甚至连个尸体都没有,那就只能说明个问题,就是不管是李老太还是刘老的人,现在都在这火场之,当然,这其自然是包括去救人的我大哥。

    陈东方看出了我的担忧,他对我说道:“你也不用太多担心了,李老太是当年鬼道的人,虽然鬼道的核心秘密直都在郭庸和鬼裁缝的手上,但是最为鬼道的上层,她肯定是多少知道些的,而刘开封这次来,可以说是放手搏,再加上你的秘密逐渐的显现出来,玉皇道肯定要有所动作,要是我估计的没错的话,刘开封身边极有可能是有玉皇道的人跟着的,他们敢放火,而且放火的位置刚好是在另口龙眼井的位置,说明他们是知道那口井的存在并且知道大概位置的,你说他们放火是为了不让黑影去暗杀他们,我倒是觉得他们是要用最快的读书找出那口隐藏在芦苇荡的水井,再说了,还有孙仲谋在,他们现在极有可能已经下了那个水井了。”

    “只要在水井之,就安全了吗?”我问陈东方道。

    “这么大的火,般的水井肯定不行,但是那口井行,更别说那口井下面是别有洞天的,黄河的水位下降让这里成了片沼泽地,你应该也有所了解,般在河流干涸之后都会在地下形成地下暗河,更别说以前这里是黄河,所以说这里的地下,也会有暗河,只要真的能下去,就绝对不会怕这场大火。”陈东方道。

    陈东方的话,让我感觉很有道理,他虽然是在劝慰我,我看他的脸色却也是点都不轻松,甚至可以说是凝重,现在的情况的确就像胖子所说的,我们像是晕头苍蝇样的被人牵着鼻子走,会往外面跑,会又往里面跑,大哥这个人会儿出现了,会儿又把我们给丢在这里,现在我们最缺乏的,就是个主心骨,个告诉我们该怎么做的主心骨。

    “火不会持续太久了,鬼裁缝不会让这个地方的芦苇荡消失,也不会让这个地方真的暴漏在地面之上,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很快就会下雨了。而且是连绵的暴雨。”陈东方说道。

    “所以你在担心,如果真的暴雨连绵很久的话,势必要让黄河的水位上涨,那这里将被重新淹在水下,如果那时候他们还没从地下出来的话,就会被淹死在下面?”胖子问陈东方道。

    “你很聪明,李老太跟刘开封选择在这个时候来这里,不是没有原因的。鬼裁缝想要把他们全部都杀了,不需要用暗杀,用这个就足够了。”陈东方说道。

    陈东方的话刚说完,忽然天上就想起了惊雷之声,几乎就在同时,我感觉到了热热的雨点落在了我的脸上,胖子抬头看了看天道:“你的这个嘴巴,我都怀疑你是龙王爷了,说雨来就雨来?”

    陈东方苦笑了下道:“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等吧,等雨停,如果我们也下去了,那鬼裁缝或许还会给叶子个面子,不把我们也淹死在里面。”

    “给我面子?那个年轻人是想让我死的!我能有什么面子?”我自嘲的笑了笑道。

    “你还想不明白吗?他是故意让你来到这里的,他想让你在这里做些事情,他对我的防备心实在是太重了,所以才会在船上用那样的方式把你送过来,只不过你大哥似乎是看穿了他的意思,所以才会每次都把你甩开,其实他是怕你在这里出现危险。”陈东方说道。

    “你这话说的胖爷我就又要问了,你说鬼裁缝不防备叶子来,不防备孙仲谋,不防备李香兰和刘开封,也不防备胖爷我,单独防备你?”胖子看着陈东方问道。

    “因为陈家先祖陈近之,当年来过这里,最重要的是,那个鬼裁缝,竟然把我给认了出来。”陈东方慢慢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