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黑影

作品:《捞尸人

    大哥背起胖子就钻进了旁边的芦苇荡,我也赶紧的跟着大哥躲了进去,这时候我非常好奇能把大哥给逼的躲起来的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因为大哥向都是正面硬刚的,陈东方也是说过,大哥走的路子就是往无前大开大合的路子,所以在他的世界里,几乎不存在躲起来的这个说法。

    我手里紧握着枪,手心里已经全是汗,虽然我手有枪,我也不敢想大哥对付不了的人我能对付,我们就这么等着,没过会儿,我看到了在前面的芦苇荡里钻出来了个东西,这是个人形的黑影,就像是个在行走的影子样,这让我想起了陈东方跟我说过的神农架里面的经历,他们那些兵王都无可奈何个影子,影子跟上了谁谁就会死。这些事情是连在起的,那这里出现的黑影跟神农架出现的黑影或许是样的。

    我开始还以为是离的远看不清楚,这个黑影走的很满,他好像是察觉到了我们就在附近夺着样,大哥捂住了胖子的嘴巴不让他发出声来,他现在还是脸挂着荡意,而我也是吓的大气不敢出,等这个黑影走到离我们很近的地方的时候,我才发现说他是黑影其实不恰当,因为他更像是个幽灵,人性的幽灵,我甚至能穿过他的身子看到对面的芦苇荡。

    黑影站在了我们的身前不足两米的位置动不动,我现在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只能憋着气,大哥已经两只手捂住胖子的口鼻,好不让他发出点点的声音,那个黑影在站了会儿之后,转身就要往前走,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胖子放了个非常悠扬的响屁,他被大哥捂住口鼻太久了,愣是气给憋的从后门给出来了,臭屁不响响屁不臭,个屁本无伤大雅,但是这个屁,却让那个本身就要走了的黑影站住了身形,朝我们这边看来,看了有三秒钟,他抬起了脚步,竟然是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我都想扣动扳机了,管他是黑影还是幽灵先打顿再说,这把枪也的确是我现在最大的依仗,但是大哥却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之后跟我比划了下,示意让我先走。我知道这时候谦让并没有用,只有我先走才能不给大哥增加负担,就在我准备站起来往芦苇深处逃去的时候,忽然从我们的旁边冲出来了两个人,这两个人看到黑影,直接就对着黑影扣动了扳机,我看这俩人的装扮,他们就是刘老的人。

    黑影的动作飞快,他压低了身子在地上飞速的移动,枪声不断,但是却直都是沾着他的边儿飞过的,这俩人也是非常的慌张,边开枪边跑,就在他们打光了弹夹子弹的时候,黑影忽然动了起来,他的速度,几乎已经超脱了我认识的极致,加上他本身就是个透明的黑影,我只感觉眼前晃,接着那两个人就倒在了地上变的悄无声息。

    前前后后,不过秒有余的时间,我终于知道,他怎么可以把大哥搞的浑身浴血狼狈而逃,因为就冲杀这两个人的身法,我大哥就比不了。

    我本身想走,见识到了他这样的杀人手段之后我根本就迈不开腿,大哥也示意我等等,因为刘老的那俩人是从我们身边钻出去的,其实是做了我们的替罪羊,万那个黑影以为那个屁是这俩人放的呢?这再次是个赌局,不过这次就算是赌输了有大哥在我也没那么害怕,可是,这个黑影在杀了那俩人之后,似乎并没有算错,而是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大哥的脸色变的非常凝重,我也是紧张的要死,眼见着黑影就要拨开芦苇荡走进来,在那个位置,甚至都已经能看到我们了,我随时都准备好了边开枪边逃命,可是黑影却没有更进步,他俯下了身子,放在地上个东西之后,起身走了。

    直到黑影消失之后,我下子瘫软在地上大口的喘起了粗气,在那瞬间我甚至感觉自己都要死了,而大哥走了过去,拿起了那个黑影放在地上的东西,我也是十分的好奇就凑了过去,看,这竟然是个字条,字条上写着行字:离开这里。

    “他是个人?!!”我吓了跳,个透明的幽灵,怎么可能是人呢?如果不是人的话,又怎么可能给我们留纸条呢?

    大哥合上了纸条,走到了那两个刘老的人身边,我也跟了过去看,发现这两个人脖子上都有条红线,在往外面渗着血,大哥对我说道:“看到了吧,是人,只有人才会这样杀人。”

    “但是他怎么是透明的?难道他不应该是陈东方说的神农架里面出现的那种影子吗?”我问道。

    “这是鬼裁缝的人,爷爷的那只鞋子,是个骗局,鬼裁缝的骗局,他把所有人对鬼道有兴趣的人引来这里,要把他们全都杀掉,他想要用这样的方式了结了这件事情。”大哥说道。

    我们猜了很多鬼裁缝这么做的目的,但是我们陷入了个思想的误区,我们认为狡猾的鬼裁缝肯定有狡猾的目的,大哥这么说,我却发现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是如此的简单粗暴,李老太跟刘老这两个对鬼道事情十分执着的人都太老了,他们急需要鬼道的长生之法,为此不惜冒险跟鬼裁缝与虎谋皮,鬼裁缝就利用这点把他们引来了这里,然后全部杀掉?

    大哥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他看了看我道:“时代不样了,换在以前,以鬼裁缝个人的力量就足以保住所有的东西,但是现在,就算鬼裁缝也无法跟这些人抗衡,他要想护住那些东西,就必须把知情的人都杀掉。这是最好的办法,也是唯的办法。”

    “可是能杀完吗?不是还有六爷?就算刘老跟李老太没了,这件事也阻止不了吧?”我道,我是感觉鬼裁缝这么做虽然是也有道理,但是是不是太幼稚了点?杀是杀不完的,而且他们那个层面的人报复起来又是那么的可怕。

    “就算杀不完,也可以敲山震虎。”大哥说道,说完,他走到了胖子的身边,把胖子整个人都翻了过来,在胖子的后背上,我看到了张女人的脸。

    女人的脸狰狞而纠结,这更像是个胖子身上的纹身,但是在胖子后背上的这张女人脸却死会动,每次她嘴巴动,就会发出个声音,那就是叫我的名字。

    “这是什么?”我问道。

    “刘老为了要对付我,这次带来苗疆巫蛊家的人,胖子了蛊。”大哥说道,说完,他拿出了把匕首,拉了点芦苇荡点了个小火堆,在匕首烧热之后,直接贴在了胖子背后的那张女人脸上,瞬间,我不仅听到了个女人撕心裂肺的惨叫,还闻到了那种烤肉烤糊了的声音,大哥举起匕首,猛然的插在了胖子的背上,之后,匕首再拔出来的时候,上面刺着条巨大的白色虫子,虫子在不听的翻滚,看起来非常的恶心,我凑进着看了眼,发现这只虫子的脑袋,竟然长的是张女人的脸。

    “直听说苗疆有人用鬼魂养蛊,竟然是真的,看这样子,这个蛊虫是用妓女的鬼魂养的。”大哥把那个白色的软体虫子丢进了火里,不会儿就烤的片金黄。

    而胖子,则在这个时候慢悠悠的醒了过来道:“这是哪啊?孙仲谋,你怎么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