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搔首弄姿

作品:《捞尸人

    这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肯定不是李老太的,但是李老太是现在我知道的可能出现在这芦苇荡唯的女性,除了她我想不到还会有别人,再加上现在的夜色,让我想起了小时候聊斋上勾引书生的女鬼,我都不知道到底答应不答应,生怕我答应就被人去挖了心肝儿出来吃了。

    我点上根烟,也不去回应,手里紧握着冲锋枪,心道你就真的是个吃心肝儿的女鬼,只要敢出来小爷我马上就会给你梭子让你尝尝滋味儿,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身体却很诚实的再瑟瑟发抖。

    就在这个时候,在那个地方,再次的响起了那个虚无缥缈温柔至极的女声道:“叶子。”

    问题是,除了叫我的声音之外,没有其他的声响,就好比那里有个女人被五花大绑在叫我样,但是你要说她被五花大绑还这么甜甜的叫我,那就不是求救了,而是求SM呢。

    我还是强忍住不去回应,也不去看,但是没过分钟,她再次的叫了声:“叶子。”

    “老子在这!是人是鬼你过来找我!”我掐灭了烟头道,这声音不仅是叫我的浑身发毛,甚至叫的我有点心痒痒,有点像电视上青楼门口那种女子叫客官来玩啊那样的语调。这实在是让我忍无可忍。

    我这么说之后,这个声音停住了,我心里这时候已经开始在大骂胖子了,你说你醒来了把老子叫起来就是了,干嘛个人去活动?现在我就想胖子赶紧回来,因为我知道,如果真的有个女鬼在我旁边的话单凭我骂两句肯定是骂不走的。

    果不其然,还没过会儿,忽然这个声音再次的响了起来:“叶子。”

    “叶你马勒戈壁!”我站了起来,提着冲锋枪就朝着那个声音的来源走了过去,你这么勾引我诱惑我,不管是你人是鬼我都要会会你,主要是我感觉这不会是什么有道行的东西,因为有道行的话她会去直接掐死我而不在这边故弄玄虚,等我冲过去的时候,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人,四周恢复了片的寂静,只有微风吹着芦苇荡那沙沙的声响。

    “你不是叫我吗?人呢?!”我叫道,见不到人更说明了她在藏头露尾,这让我更加的自信。

    “叶子。”结果就在这时候,这个声音再次的传了出来,这瞬间,我真个人都呆滞住了,因为这声音这次离我是如此之近,我甚至能感觉到我背后就有股子的凉意,我猛的个回头,本来是想立马扣动扳机呢,结果我这回头,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搔首弄姿的胖子。

    他赤裸着上身,捏着个兰花指,眼睛里媚眼如丝的正看着我,看到这幕,我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但是最终还是直接踹了他脚骂道:“我操你祖宗十代,在这时候你还有心情跟老子开玩笑?”

    胖子被我这脚踹的蹲在了地上,我这么骂他,他还是像个饥渴的十年没见过男人的女人样抛着媚眼儿看着,兰花指伸,那小嘴张合之间吐出两个软绵绵的字儿:“叶子。”

    胖子模仿女人的声音是真的像,加上他那肥头大耳和远比很多女人都要大的两个乳房,在妩媚之又夹杂了点恶心,让我下子想起了周星驰电影里扣鼻屎的如花,甚至比如花还要恶心,我笑骂他道:“你他娘的发春了?还玩?”

    胖子不理我,他现在还是那副骚货的样子,我本来都放松了下来,但是看他这样,忽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儿,这种感觉让我有点慌,我点了根烟瞪了他眼心虚的道:“好了,别玩了,老子说别闹了成吗?再这样我生气了!”

    要是换做平常的时候,别说胖子不会开这种玩笑,就是会,要是我这么说了也差不多了,但是胖子却还是没有变化,他就这么看着我,眨着眼睛,张了张嘴,就是又句叶子。

    “你吃错药了?”我低下身子摸了下他的脑袋,只摸了下就让我立马的把手给弹开了去,因为胖子的额头这时候片的冰凉,这不是活人的温度,倒像是个死人。

    “你他娘的被吓我成吗?你不是个道士吗?怎么还被个女鬼给上了身了?”我看着胖子骂道,在知道了胖子是真的发生了变化之后,我下子不知所措了,我没有治鬼的办法,但是我总不能这样把胖子给杀了吧。

    我就这样看着胖子这么骚骚的看着我,更是骚骚的叫着我,要不是我手机没电了,我都想把他现在的这个样子给录下来等他好的时候再给他看,这玩意儿真的是太过风骚了点,估计附身在胖子身上的这东西也不是什么好货,我以前见过村子里有人被鬼附身,都是那些不怕鬼的老头老太太去给鬼交流的,我就学着他们的样子对胖子说道:“姑娘,您要是有什么想说的话那就说了,这胖子是个道士,您需要长明灯立牌坊什么的我都会帮您转告,只不过现在我们还有大事儿要做,您老给行个方便撤了吧。”

    我说完,这个,咬了咬牙跪下对着胖子磕了个头,国人讲究个死者为大,跪下也不丢人,胖子现在在我的眼里,就是跟死了也差不多。

    但是我怎么说都没用,因为胖子这家伙又软绵绵的这么叫了我声。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听到了沙沙沙的脚步声从远处朝我们走了过来,我赶紧把胖子摁倒在地上,而我也卧倒在地举起了枪对准了那脚步声来的方向,在这个地方,我们最大的敌人是刘老的那批人,而不是鬼,起码鬼就是软绵绵的叫叫我,而刘老的人则是真真正正的想要我们的命。

    但是好死不活的是,我越是想让胖子保持清静,胖子就越是在这个时候给老子添乱,他整个人很软,软的跟他说话的语调样,他就在那个脚步几乎要靠近我们的时候叫了声:“叶子。”

    冷汗顺着沿着我的额头流下,而这时候,那个脚步声也停了下来,那人似乎是听到了胖子的声音。我的心都悬在了嗓子眼,直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先开枪先发制人,他们人数众多,真的忽然冲过来几个持枪的人我也得完蛋。

    就在这时候,脚步声的那边忽然传来了个声音,那声音似乎是在试探性的问我道:“叶子?”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我下子就激动了起来,因为我听出来了,这是我大哥的声音!

    “大哥,我在!”我叫了声。

    那脚步声快速的朝着我走了过来,我看到有个人浑身浴血的走了过来,他身都是血,加上天黑,我看不清楚他的相貌,但是就看身形和那走路的样子我就知道这是我大哥,我看他全身是血就问道:“大哥,怎么回事儿?”

    “嘘!有人在追着杀我,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撤。”大哥道。

    “可是胖子。”我道。

    大哥这才看了眼躺在地上搔首弄姿的胖子,他把把胖子给扛了起来道:“别管了,先走。”

    我不知道大哥为什么会紧张,但是能把大哥逼成这样样子的,肯定是不寻常的人,我心里下子蹦出了那个年轻人,也就是鬼裁缝的样子,想要问问大哥,但是大哥却已经扛起胖子往前走了,我只能赶紧跟上。

    我跟胖子在这芦苇荡里走是漫无目的的,而大哥却好像是知道方向个的朝着个方向前进,不管怎么说,大哥直都是我安全感的来源,跟在他身后我点都不觉得害怕,最后我们不知道走了多久,大哥把胖子放了下来,把脑袋贴在地上听了听道:“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