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再等两天

作品:《捞尸人

    “所以那些龙鳞最后又到了鬼裁缝的手上了?”胖子问道。

    老太太点了头道:“对。”

    胖子说到这里的时候不再多问什么,我现在脑袋是真的迷糊了,都不知道什么是什么,说了这么多,足以证明鬼裁缝是个非常厉害的人,但是他到底要干什么?他到底是正是邪谁也不知道,并且随着这个老太太步步的揭露,我非但没有理清楚其的思路,甚至感觉事情越来越复杂。

    “那老太太,不,外婆,你们是要来干什么呢?”我问老太太道。

    她看了我眼,叹了口气道:“就冲你这声外婆,我便原谅你了吧。”

    “那?”我问道。

    “这次,算是我跟你大哥主动联系的鬼裁缝,虽然我很害怕鬼裁缝的算计,但是还是那句话,我年纪大了,越活就越怕死,我做不到你爷爷叶江南那样无求无欲,所以我想得到鬼道长生的办法,哪怕是把我葬在龙头棺里也成,说难听点,就是我主动把脑袋送过来,把我这条老命都交给了鬼裁缝了。他也答应了我些条件,但是我没想到他会用那条幽冥鬼船要我的命。”老太太叹口气道。

    “如果不是你想动幽冥鬼船的龙头棺,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所以不要说他害你,是你自己太心急。”这时候,沉默了很长时间的我大哥终于开口说话了。

    大哥的这句话无疑是真相了,这也刚好解释了老太太他们在幽冥鬼船上经历了什么,她去动了龙头棺,导致了里面的血人出来,真要这么说的话,倒有点老太太咎由自取的意思了,因为上了那条船,只要不进装着龙头棺的那个船舱,它只会把你送到鬼裁缝想要把你送到的地方,而不会有什么危险。

    “你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不到我这个岁数,不知道死有多么的可怕。”老太太叹了口气道。

    到现在,我终于算是有了个模糊的认识,我就问道:“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鬼裁缝既然让我们先步过来,之后他又把你送了过来,你不了解他,他这个人做什么事儿脑袋都非常的清楚,也有条理,不会做毫无道理的事情,我现在又老了,没心思也没精力跟他斗了,所以我的意思就是再等等,他既然让我们来了,就早晚会来。”老太太说道。

    “我最多再等两天。”这时候,大哥说到,说完,他站了起来走到了边,似乎他跟外婆之间就这件事并没有达成致。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大哥也是个无比骄傲的人,绝对受不了漫长的等待。

    在搞清楚了这个之后,我跟胖子似乎没有办法去改变现在的情况,只能陪着他们起等,这等就是两天,我们就待在这个黄河边上的营地里,我注意了下黄河的河道,在这两天里,我们这并没有条船进过这里,这里似乎是个与世隔绝的河道般。

    等到了第二天的晚上,气氛变的非常诡异,两天过去了,这是大哥给的最后的期限,实际上老太太的那些手下我也能看出来非常等待的非常焦躁,毕竟没有人喜欢这种漫无目的的等待,老太太似乎也非常的心烦,她就吃了几口菜,然后对我大哥说道:“你准备怎么办?”

    “我准备去找那个地方。”大哥停顿了下说道。

    “我知道我拦不住你,但是作为长辈我也奉劝你,别忤逆鬼裁缝的意思,别说你找不到那个地方,就是你找到了,你私自进去也会受到他雷霆般的报复,我知道年轻人心高气傲,但是你没见识过鬼裁缝的可怕之处。”老太太说道。

    “我不怕他,我是水鬼,在水上,没有人能杀的了我。”大哥说道。

    老太太气的把筷子往地上扔,道:“我当你是外孙才对你说这个,你要自己找死,我也没办法。”

    大哥点了点头,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不得不说,在很多地方上,大哥跟鬼裁缝还是有共同之处的,冷静,沉默寡言,又非常的睿智,这也是孙连城给那个年轻人编造身份我点都不怀疑的原因,这俩人真的太像了,只是之前我把他们的想象归根在了孙从武身上。

    “照顾好叶子。”大哥又说了句。说完,大哥放下了筷子,走到了边开始默默的收拾他的行李,他现在就决定要走了,我站了起来走了过去道:“大哥,我想跟你起去。”

    “你别去。”大哥看了我眼道。

    说完,他把我拉到了边道:“鬼裁缝之所以这个时候现身,是因为胖子给你点魂灯让玉皇道的人注意到了你,玉皇道已经派人来把你杀掉,所以你不用担心鬼裁缝,他会害任何人都不会害你,你在这里等着他,这是解开你真实身份最好的机会,记住,不管我们能不能再见面,这边的事情忙完之后,你定要回趟伏地沟找到陈柱子,他知道该怎么做。”

    “可是!”我道。

    “没什么可是,你已经见过鬼裁缝了,他应该对你说了什么,叶子,我是恨过你,包括到现在,我依旧不喜欢你,但是你是我弟弟,这无法改变。”大哥深深的看了我眼,眼神复杂,而他的这句话,让我整个人都呆滞在了原地,我不知道要怎么对大哥说,更不知道要说什么。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真的是恨我的?

    我就这么呆呆的站着,连大哥是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最后还是胖子把我从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之拉了过来,等我醒转过来的时候,大哥已经个人走了,进了那荒草的深处。

    大哥走后,虽然老太太现在是默认了我这个外孙,但是我跟胖子跟老太太和她的队伍还是显的格格不入,他们也明显的不想搭理我们两个,不过这样也好,我跟胖子俩人待在个单独的帐篷里,我无法从大哥临走前的那句话里走出来,直待到了半夜,胖子已经打起了呼噜,我脚把他给踹醒问他道:“胖子,你说大哥他到底恨我什么?”

    胖子揉了揉眼道:“你有病吧你?”

    不过他还是直起了身,点了根烟道:“还是那句话,孙仲谋要是个普通人,他恨你的理由太多了,但是他不是个普通人啊,所以那些恨点在胖爷我看来都是不成立的。”

    “说重点!”我道。

    “那就是我不知道,我说叶子,你也别想了,他不是也说了,再怎么恨你,你们是兄弟是无法改变的?你别多心了成吗?”胖子说道。

    我没再说话,叫醒胖子我也没想找到答案,或许除了大哥自己,没有人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只是在这个时候太害怕安静。

    胖子明显是困的不行,但是我不睡,他想要坚持着陪我,不过他会儿睡着,看起来非常可爱,最后我推了他下道:“你睡吧,我等下也睡。”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有了动静,而我们帐篷里的点灯忽然被切断了电源,外面发电机的声音也听了下来,我正要问是怎么回事儿,就有个老太太的手下进了帐篷对我们说道:“前面有船来了,人很多,我们要先躲下!”

    我跟胖子走了出去,看到水面上片平静,那人解释道:“我们在前面有眼线,那条船离我们还有差不多五里里,我们赶紧躲起来。”

    “你们手里有冲锋枪,有这么多人,怕个毛?”胖子被打扰了瞌睡,非常气恼的道。

    “他们的人更多,枪也更多,是刘开封的人。”那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