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真真假假

作品:《捞尸人

    “行,小子,不过你可要记住了,你这走,你这辈子的大好前程就没了。”李老太看着李青说道。

    “李青对不起六爷跟夫人栽培了。”李青说道,这时候大哥递给了李青张地图和船的钥匙,李青对我大哥道了个谢,之后上了船开着船离开了。

    突然出现的这幕让我非常的尴尬,但是我也不怪李青在那个时候帮我当人质,实际上就算他跟我说我也是会帮他的,李青走后,我们这顿饭就算是没吃完也没有谁有胃口去吃了。

    “老太太,你们大概的意思小胖我也是知道了,不过看阵势,你们来这已经不少天了吧,怎么还在这黄河滩子上驻扎着,没干别的事情?”胖子这时候问老太太道。

    “我们在等鬼裁缝,他就是这样个人,你明明知道他就是拿你当枪使,但是他却是唯个知道核心秘密的人,你没办法甩开他,当年他们捞龙头碑的地方,就在这个黄河滩子上,这几年黄河的水位直下降,那那个地方给露出来了,这听起来是好事儿,毕竟陆地上比在水里要比在水里要好办事的多,但是这是因为水位的下降,让这里的地势什么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还有个重要的原因,这个地方作为鬼道当年埋门主的个绝密之地,设计的非常巧妙,在水位上涨的时候,黄河水是它的天然掩体,而在水位下降之后,无尽的淤泥囤积在这里,成了个沼泽地,那个地方就隐藏在了淤泥的下面。这让我们不通过鬼裁缝很难去找到那个地方。”老太太无奈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所以你们还在等鬼裁缝,但是鬼裁缝又带着陈东方去了另外个地方,这真的是件让人感觉焦灼的事情,不过老太太,您刚说什么?这里是鬼道门主埋葬之地?那那些鬼道门主的棺材,怎么会在那个幽冥鬼船上?”胖子问道。

    “我老太太还能骗你不成?这里的确是鬼道门主的葬身之地,本应该是鬼道的核心禁地,但是前些年孙家不是在这里把历代门主的龙头棺给拉出来了吗?对了,孙连城告诉你们的应该是他们只是捞出了石碑,并且石碑最后被军队的人给拉走了,对吧?”老太太说道。

    胖子点了点头道:“的确是这样,不是吧老太太,孙连城那小子在这件事上也撒了谎?”

    老太太撇了撇嘴道:“难道你以为孙家那小子嘴里能有什么实话?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说了,当年在这里捞龙头碑,是我老太太的主意,郭庸死了那么多年了,鬼裁缝像是从人间蒸发样的不见踪迹,当年我们的那批人也都老了,你也知道多少人打龙头碑的主意,就算是剥皮葬入,起码也保证不死不是?所以当年我联合着京城的批老头子,就想把这龙头碑给挖出去,第是给自己和老六留口,第二也是做个人情,毕竟李家想要长治久安做个不衰的家族,离不开盟友们的帮衬。所以我就大着胆子做了这么件事儿。”

    老太太的话让我十分震惊,我以前还直在想,弯背老六那么厉害的个人,为什么老太太却能在整个家族里那么强势,甚至他们的孩子都是跟着这个老太太的姓,听了这个老太太的话,我才知道她对整个李家做了什么,又有多重要。

    单单凭她说的这个举动,我想也能想到这能为李家带来什么。李家的盟友,那些老头子,在李老太的帮助下维持个不死的状态,这是多么大的人情?

    “这孙连城,胖爷我再见到他,定是要扒了他的皮的。”胖子骂道,这句话我深有同感,我不能理解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人,嘴巴里真的是可以没有句实话的,最重要的是,他的谎话竟然让人听不出破绽出来。

    “不过那小子还真的是没有全撒谎,我们在捞龙头碑的时候,捞到半鬼裁缝现身了,虽然鬼裁缝这个人是单枪匹马的个人,但是只要是鬼道的人,没有人不对这个人心怀忌惮,按照我的意思是当时立马的停止这个计划。李家的人是也抽身出来了,结果孙从和孙连城这两个疯子竟然还在捞,鬼裁缝也没拦着他们,只不过在捞出龙头碑之后,在把龙头碑给运出去的时候,那条船沉了,孙家折损了不少人,这就是鬼裁缝做事的风格,他不出手则已,出手就定要你付出血的代价,那条船沉了之后,鬼裁缝并没有说把这些龙头碑给埋回去,而是把这些龙头碑给放在了那条幽冥鬼船上,当然,这也是我前几天上船的时候才知道的事情。”老太太说道。

    我们难得遇到个说话不掖着藏着的老太太,我自然是要抓紧机会多问些东西出来,我就问道:“那龙鳞呢?也是孙连城撒了谎?”

    “那小子撒谎让人分不清楚真假,就是因为他说话总是真半假半的,孙家在折损了不少人马之后,孙连城这家伙竟然攀上了鬼裁缝这条线你会信?也就是那时候,孙连城这小子就成了鬼裁缝的走狗了,后来的继续在这个地方开挖,竟然成了孙连城跟鬼裁缝合作,但是你要是真的相信孙连城这个鬼头鬼脑的小子你就输了,他方面对鬼裁缝投诚,甚至不惜牺牲掉不知道多少条人命和金钱给鬼裁缝做走狗,方面则又联系了我,说要跟我合作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是在鬼裁缝挖出这里面更深的东西之后,由我出面,把这些东西给截胡了。”老太太说道。

    “这孙连城到底是吃什么东西长大的?我了个去,这家伙的心眼儿太多了啊!”胖子都忍不住惊叹道,我其实都已经惊的说不出话来,孙连城真的次又次的刷新了我的三观,我方面恶心他,又方面我也佩服他的大胆和狡猾。

    知道了鬼裁缝的身份竟然还敢去算计他,这他娘的不是与虎谋皮吗?

    “本来我老太太这辈子最不想招惹的就是鬼裁缝,而且我也怕这孙连城万是跟鬼裁缝联手摆我个龙门阵呢?结果后来孙连城自己用计知道了鬼裁缝捞出来的箱子里装的是龙鳞,知道了是这个之后我更是不敢动了,结果孙连城又联系上了刘开封,就是你们直说的那个刘老,他跟李家走的不是路子,刘老那个人看是龙鳞,又是鬼道的秘密,加上刘开封早年时候在洛阳带兵打过仗,知道十二道鬼窟的秘密,对鬼道的东西直都好奇,竟然真的去帮着孙连城,把鬼裁缝的那些龙鳞给截胡了去。”老太太说道。

    我跟胖子对视了眼,都看出了彼此眼的震惊,这点上,孙连城倒是真的没有撒谎,而且陈东方也说过,当年关注这件事情,并且遥控指挥抢走龙鳞的,的确是刘老刘开封。

    “后来呢?”我好奇的问道。

    孙连城并没有说后来的事情,现在既然老太太说起来了,我自然是要问个清楚。

    “后来?我还没见过谁能从鬼裁缝的手里抢东西的,刘开封那老东西不仅是把龙鳞还给了鬼裁缝,还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具体的我好像是听说鬼裁缝单枪匹马去了刘家大院,伤了三十六人,只伤没杀,最后拿刀抵住了刘开封的脖子。”老太太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