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有些事该做

作品:《捞尸人

    老太太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大家伙都看向了胖子,这把胖子给看的脸尴尬的,他挠了挠头道:“你们都别这么看着胖爷我啊,你们也知道,我虽然算是玉皇道的人,但是我师傅早就带着我退出了玉皇道,所以玉皇道不管做什么事儿跟胖爷我都是没关系的。”

    “我们自然是知道你跟玉皇道没关系的,不过说实话小胖子,我们不是信你,而是信你师傅何安下是个忠厚的长者,不然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孙仲谋能忍你,叶江南也容不下你。逼着个老爹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还剥下皮才能保自己孙子的命,叶江南那个人虽然话不多,当年杀起人来的时候,可是眼睛都不带眨下的。”老太太看着胖子笑道。

    “看来赶明我还得回去给老头子磕三个响头,要不是他名声在外,胖爷我还真的早就没命了,不过老太太,你说了这半天,跟你绑我们有关系吗?”胖子道。

    “鬼裁缝在之前给了叶江南那老头子只鞋子,这只鞋子是他要叶江南做的事情,不过叶江南没做,所以这次,老太太我跟我这大外孙找到了鬼裁缝,这才知道了他要叶江南做的事情,就是来到这里,找出埋在黄河滩子底下的秘密,而且我年纪大了,也着实需要块龙头碑,所以就过来走这么趟,我们来的时候,鬼裁缝就让我们上了这条船,结果我们这些人都差点死在上面,这才知道,鬼裁缝这次是没安好心,是想让我老太太跟孙仲谋死在这条船上的,要不是孙仲谋是孙家那孙从武培养出来的水鬼王,我们真就死在上面了。所以当我老太太看到你们安然无恙的从船上下来的时候,我理所应当的把你们当做了鬼裁缝的人了,我能不恨的牙痒痒吗?”李老太说道。

    “这么说来的话,其实我们是鬼裁缝故意送到这里来的?”我道。

    这个李老太非常有兴趣的看着我道:“金枝这丫头,倒是生了两个好儿子,本来我还奇怪为什么鬼裁缝要把你们送过来,听李青说了我才明白,我直都以为孙仲谋才是叶天华还有叶江南选的那个人,没想到竟然是你,起码现在看来的话,仲谋可是比你强太多了,叶江南的世英名可能就要毁在你的手上了。”

    李老太的这句话,让我非常的尴尬,我最害怕别人提及的,也就是这个问题,特别是在这个时候,我知道了那个年轻人的真实身份,他竟然是鬼道的军师,也是最神秘的那个鬼裁缝,这让我想起了他那两句挑拨离间的话,个是我跟胖子只有个人能活下来,第二个,就是大哥其实是很恨我的,因为鬼裁缝的身份特殊,所以当初我认为是挑拨离间的两句话,极有可能就是真的。

    大哥的确是恨我的,而我跟胖子,也最终会有战,只有个人能活下来。

    “那胖爷我就不明白了,如果说那个年轻人就是鬼裁缝,他把我们带过来就行了,或者说送过来,但是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劲儿,拐了这么大个弯儿把我们通过这艘幽冥鬼船送到这里来?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举吗?”胖子纳闷儿的说道。

    “这还不简单,他在防着个人呗。”李老太轻松的说道。

    “谁?”胖子皱眉道,其实这个问题问的都有点弱智,鬼裁缝是跟孙连城伙的,所以他要防备的人,那不就只有陈东方了?

    “是陈东方吗?”我问道。

    “鬼裁缝直对陈家意见很大,这是他要防备陈东方的原因,还有点,那就是陈东方老六的人,有那么层身份在,鬼裁缝这个人最不愿意打交道的,就是这个方面的人了,陈东方那人我了解,心机极重,没有人能看透他心里在想什么,所以我估计那家伙本来想着算计孙连城呢,结果被那个小王蛋联合着鬼裁缝给算计了,也不知道会被他们俩忽悠到什么地方,最后陈东方要是知道真相,估计都要气的吐血。”老太太说道。

    我张了张嘴,什么都说不出来,我感觉我已经不敢去很简单的想这件事情了,但是这其的复杂还是超脱了我的想象,在孙连城的那条船上,我们遇到的棺材阵,大和尚,这些表面的凶险都不算什么,重要的是暗藏在背后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我就问句,老陈会有危险吗?”李青在这个时候说懂啊。

    李老太道:“按理说不会,鬼裁缝不会杀人,更别说陈东方除了陈近之嫡系后人这层身份之外,还有个身份是六爷的心腹,不过鬼裁缝这人我们要是能看的透的话,就不是鬼裁缝了。”

    “给我条船。”李青站了起来道。

    “你坐下,要去干什么?送死?”李老太瞪了李青眼道。

    这时候,李青忽然拿出把匕首顶在了我的脖子上,他看着众人道:“给我准备条船,你们定知道鬼裁缝要把老陈带到哪里去,告诉我位置。”

    “李青!”胖子吓了跳,对着李青叫道。

    “废物,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老六跟我说过很多次,以后你就是他的接班人,李家需要个听话的接班人你知道吗?陈东方不管有什么后果,都是他咎由自取!”李老太道。

    “夫人,你们都把老陈想的太复杂了,他有心机我承认,我也知道他很想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但是老陈跟你们不样,你们要么想要真龙,要么想要不死,但是老陈就是想从这件事里走出来,给他的后人片安定,他之所以步步为营步步的小心谨慎,就是知道因为陈近之子孙的身份你们并不信他,但是我信他,老陈是我的引路人,我不能看着他死!”李青道。

    “废物东西,鬼裁缝想要杀他,你拦得住吗?”李老太气恼的道。

    “拦不住也要拦,夫人,我知道你不把我们当人看,但是该做的事情,我李青要做,就好比我明知道船舱里有危险也要进去,是因为你有可能在里面样,人活着,总不能全凭自己的喜好。”李青道。

    李老太看了李青眼道:“老六喜欢的就是你的实诚劲儿,孩子,你把刀放下,我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也不会对老六说,更会出全力扶持你做老六的接班人。”

    “有些事该做,有些事做不了,我不可能看着老陈死,我说给我条船,我知道他对你们都非常重要,不给我船,不告诉我老陈在哪里,我会立马杀了他,说到做到。”李青说完,匕首往我脖子上划,我马上就感觉阵火辣辣的疼。

    “给他船!”这时候,沉默了许久的我大哥终于开口说道。

    “孙仲谋,别去招惹那个鬼裁缝,你不是对手,你知道吗?”李老太道。

    我大哥站了起来,对李青道:“放开他,我给你船,我会告诉你他们要去哪里。”

    李青看了看我大哥,把把我推了过去,他看着大哥道:“我相信你,因为你是孙仲谋,你不屑于撒谎。”

    大哥没说话,他对李老太伸出了手道:“东西。”

    李老太气恼的道:“孙仲谋,你知道你这么做意味着什么吗?”

    “我说我也相信陈东方,你信吗?”大哥眯着眼睛看着李老太道。

    大哥的这句话,让我心里暖,对于陈东方,我从开始的怀疑到相信,再到怀疑再去相信,历经不知道多少次的大起大落,今天李老太的话,让我对陈东方再次的有了怀疑,毕竟这真的是我看不透的个人。

    但是大哥的这句话,给我吃了个定心丸。

    我不会再怀疑陈东方。

    因为信他二字,是孙仲谋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