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变故2

作品:《捞尸人

    我们被松了绑之后,李老太的态度就好了很多,胖子这时候走了过去,这家伙也真的是不怕死,他对李老太说道:“我说老太太,你无缘无故的把小胖跟你外孙子给绑了,就不需要给个说法吗?”

    李老太白了胖子眼道:“怎么,你这个紫府山的刘大真人是不是还需要老太太我给你赔礼道歉?”

    “那倒不用,就是我想知道,这条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能把稳重如山的李老太您给吓成这样。”胖子笑道。

    “行了,不就是想从老太太我嘴里套话吗?小陈,饭做好了没?走,咱们边吃边聊。”李老太招了招手道。

    这李老太还真的是个不样的老太太,出来办事儿竟然还带的有厨师,在这种地方还做了几个菜,主菜则是条黄河鲤鱼,胖子本来挺爱吃鱼的,看到这条黄河鲤鱼脸都变了,我也是想到了那个柳传志大和尚给印出来的巨大如同成精样的黄河鲤鱼,最后我们都没有去动这道菜,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老太太看了眼我大哥道:“孙仲谋,你是年轻人,给他们几个说说情况?”

    胖子听直接就乐了,他摆手道:“老太太,您可得了吧,孙仲谋这踹三脚都踹不出来个屁的脾气,你让他说?”

    大哥瞪了胖子眼,胖子讪笑了下道:“胖爷我没说错吧?当然,比喻不太恰当。”

    “你们刚才坐过来的那条船,我们也坐着过来了,如果不是孙仲谋我们都差点死在上面,鬼裁缝压根儿让我们上了船,就没想过让我们活着。”李老太说道。

    “怎么回事儿?”我问道。

    “这事儿说来话长,知道我们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吗?”李老太问道。

    “老太太您直说,要知道我们就不用问了。”胖子说懂啊。

    “知道龙头碑吗?孙连城那小子又忽悠了你们什么?是不是告诉你们,他们先是在黄河里打捞出来了带着字的石碑,之后又在另外个地方打捞出来了龙鳞?”老太太冷笑着道。

    “您怎么知道?”我愣了下道。

    “我能不知道吗?因为他当年也是对我这么说的,别看那小子人小,鬼机灵着呢,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这个小胖子够滑头了,在他面前论起这个可是连提鞋都不配,其实当年他们挖出石碑跟龙鳞的就是个地方,也就是在这里的某个地方,而这里,则是鬼道历代门主的葬人之处。”老太太说道。

    “还有,你们口的那个年轻人,知道他多大岁数了吗?还称他为年轻人,他到底活了多少年我不知道,但是老太太这么跟你说,当年我带着整个李家加入鬼道的时候他就是这幅模样,现在我都成了个老太太了,他还是那样子。”老太太继续冷笑着说道。

    我听都愣住了,但是说来也奇怪,我现在回想那个年轻人,也就是鬼裁缝的脸,竟然想不起来他到底长什么样,他的五官在我眼里就是片模糊。

    接下来,老太太慢慢说出了当年鬼道的秘密,这其很多跟胖子和我之前推测了解的差不多,但是很多却也是我们第次听到。或许,这才是真正的鬼道,也算是我第次真正的了解鬼道最核心的东西。

    郭庸的鬼道四门,真的如同是之前我们推测来的样,是个由郭庸组织并且由当时在原风水玄学界享有很高盛名的叶孙李三家拼凑而成,除了郭庸当时在政坛上拥有的绝高地位之外,郭庸更大的筹码,是条真龙的龙尸,郭庸告诉其他三家,有个真龙复活的计划。郭庸虽然的确如同胖子所说是满清的个风水鬼才,更是被光绪皇帝视为满清的最后根救命稻草,但是在这三门真的加入了鬼道之后,则慢慢的发现,其实鬼道真正核心的秘密,其实是掌握在个叫外号是鬼裁缝的年轻人手里,这个年轻人极为神秘,就是鬼道人也很少能够接触到他,表面上鬼裁缝是鬼道军师,代郭庸对鬼道门人发号施令,其实真正的掌控者,就是这个鬼裁缝,乃至郭庸本人,都只是这个鬼裁缝推举出来的个傀儡罢了。

    当时鬼道给其他三门的东西无疑是颠覆的,鬼道除了有具真正的龙尸之外,最为神秘的则是鬼道的龙头碑,个人,如果经个特殊的仪式被剥掉皮,血淋淋的装入这个龙头碑之,只要不被外力杀死,他就能保持个不死的状态,这就代表了个概念,那就是长生不死。

    所以,不管是复活真龙,还是长生不死,对人的诱惑都是无限大的。

    所以开始的鬼道四门,的确是抱成了团,但是随着时间的深入,慢慢的其他三门人发现,其实他们被召集起来加入鬼道,只不过是被郭庸甚至说那个叫鬼裁缝的年轻人当苦力罢了,复活真龙几乎没有任何的进展,龙头碑的数量也是极其的稀少,根本就轮不到他们去用。特别是后来,鬼道与高层之间产生了矛盾,也就是在同时,玉皇道介入,让鬼道郭庸和高层的关系发生了变化,那时候,最沉不住气的孙从反叛了鬼道,协助着玉皇道的高手把郭庸给杀了,这其实也就是这么多年并没有人去找孙从报仇的原因。

    其实,孙从的沉不住气,是帮了其他三门的大忙的,在那之后,孙家,叶家,李家顺势的宣布退出鬼道自立门户,郭家门人展开了逃亡,自古有之但是在郭庸这里盛极时的鬼道,随着郭庸的死而分崩离析了。

    在鬼道没了之后,鬼道的那些秘密却足以诱惑着人继续追寻下去,所以说李老太跟六爷当年的婚姻,除了是因为我爷爷的确是伤了他的心之外,还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政治联姻,因为六爷在高层有着绝对不可撼动的地位,李老太嫁给六爷之后,这件事以另外个方式进行了下去,这就是当年的绝密A计划。

    这个A计划选陈东方,选了我爹叶天华,都不是巧合,选陈东方是因为陈家似乎跟鬼道也有着联系,选我爹叶天华,其实更是老太太有意为之,孙从这个人不够稳重,又阴狠无比,其实是没人喜欢,但是老太太喜欢我爷爷叶江南啊!而且我爷爷叶江南,他的功夫和修为极其的厉害,被郭庸称之为第大将,并且我爷爷足够沉稳,沉稳的人能给人安全感,当然,最重要的是老太太对我爷爷那是又爱又恨,所以她把我老爹叶天华拉进那个计划,就是为了把我爷爷也拉下水。

    绝密A计划,就是为了调查鬼道的秘密,乃至把郭庸死后,鬼道所做的事情继续下去。

    这个计划是由六爷牵头的,但是这个计划,很快就流产了,方面是因为这件事实在是太扎眼了,谁都想从获利,二来则是玉皇道其实在当年已经重新建立的影响力,在玉皇道的强制干预下,绝密A计划流产。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你爷爷这个老东西,其实暗跟鬼裁缝是单线联络的,所以老太太机关算尽,其实是给你爷爷和鬼裁缝做了嫁衣,你爹叶天华在鬼裁缝的授意下,得到了鬼道极其隐秘的个东西,最后玉皇道要逼着你爹把这个东西交出来,没办法,在那种情况下,你爷爷把你爹给杀了,所以逼死你爹的人,不是鬼道,而是玉皇道,你爹已经死了,而且他有很多身份,玉皇道也不敢得寸进尺,所以那件事才不了了之了。”李老太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