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幽冥鬼船2

作品:《捞尸人

    我这边刚上了船,那个憨厚的年人就跑了过来收回了搭在两条船之间的梯子,这让我更加的心凉,吃了那人的酸菜鱼之后我直感觉这个年人不错,但是现在看来,憨厚只是假象,不管他是不是孙连城的人,我都没有想到拿掉我的退路的人,竟然是他。

    这艘船的船帆在我上船之后呼的声就涨满了,这把我给吓了跳,因为只有人才能去升帆降帆,难道这艘船上还有人不成?不过我很快就感觉自己的想法很傻逼,这艘船上人没有,鬼估计会有大堆,现在我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风,但是帆在涨满之后船还是快速的行驶了起来,站在船头上的我被冷风吹,刚才那种热血感下子被吹灭。

    刚才我会上船,主要年轻人给我营造的我要是不死别人就会全死的扫把星形象,这让我非常的生气,加上我担心胖子,因为我有种直觉,年轻人是唯可以救胖子的人,陈东方和李青都不行,所以我在当时只能这么选择。

    这时候被吹灭了刚才的腔热血,四周都是呼呼的风声和船破水的声音,黑暗似乎要将我吞噬,我回头看了看船,这艘船真的太过古老,走的时候都在吱吱作响,仿佛随时都要解体了般,四周还是跟刚才样片黑暗,我对着船舱叫了句:“有人吗?”

    但是明显,并没有人出来回答我,我用手电照了照,发现除了发黑的木头之外和绳子之外没有其他的东西,我点了根烟,虽然我现在很好奇这条船是怎么走的,它的上面到底有没有人,但是我却不敢去查探,我甚至感觉自己此刻都在发抖。

    直以来,不管是大哥也好,胖子也罢,哪怕是李青和陈东方,每次我在遇到事情的时候,都是有人陪在我身边的,这可以说是我第次面对这样的情况,我有点不知所措。

    最后,我干脆原地坐了下来,我却发现我怎么坐都不是,我对着水坐怕船舱里忽然有个东西出来把我掐死了,我对着船舱坐又怕水里忽然再来个血和尚对着我的脑袋就是下子也把我给打死了,所以我像是个摇头娃样的,脑袋不停的在水面和船舱这两个方向旋转,不会儿就转的我晕头转向的。现在唯的好处就是天快亮了,我拿出手机看,已经三点半,现在的天气六点差不多已经天亮,只要等到天亮,切就会变的好很多。

    但是我转念想,既然这是艘鬼船,那天亮之后它肯定要消失的,或者就是去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所以说,不是等到天亮切就都会变好,而是这两个半小时其实对于我来说才是最危险的?

    我晃了晃脑袋,只感觉不知道怎么办,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我想那个年轻人巴不得我马上死掉的样子,感觉自己是凶多吉少,而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发现我是那样的想念韩雪,在我感觉自己快要死的时候却不能见她面还不能跟她说话,这让我的心阵的绞痛。

    我看了看手机,信号很差,但是还有格,我想给她打个电话或者发个微信告个别,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难道告诉她我马上要死了,还是对她说我现在在条鬼船上,要被黄河龙王带去它的行宫,运气好的话我也能给你带根儿如意金箍棒回去?

    想了半天,我最终还是决定不去跟她说,这只会让她更痛苦,我打开了手机的备忘录,说了大堆我对她思念的话,但是又被我给删除了,到最后我只留了句:如果我真的死了,忘了我。

    我把手机揣进了怀里,被我玩这么会儿,也只有不到百分之三的电量了,没有人是不怕死的,我也怕,更可怕的是还不是刀砍头的那种,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死死在哪里,我更奢求的是我现在能碰到艘船把我给救了,那救我的人肯定是非常幸运的,我在未来定要好好报答这次的救命之恩,但是本来还可以偶尔看到的船现在却个都看不到了,那就只能说明个问题,这条船已经偏离了主航道,也就是说,进入了条黄河的莫名支流。

    而这时候,已经四点二十了。

    天已经蒙蒙亮,我知道,留给我的时间或许不多了。

    我实在是无法忍受这种奇怪的感觉,干脆心横站了起来,把孙连城留给我的枪上了膛,打开了手电,我以前不管是,还是在电影上都看到过关于幽冥鬼船的说法,甚至还有本未解之谜把说的煞有其事,但是那都是在大海,更多的是在神秘的百慕大三角,没想到黄河上竟然也有这么艘船,我就想反正他娘的十有九活不了了,人死卵朝天的,我就看看这鬼船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是真的有神秘的力量在控制,还是说就是鬼在开船。

    心横是回事,害怕不害怕是另回事,我发现我走路都在微微颤抖,但是我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个船舱之前,这艘船跟我们之前的那条船船体差不多,区别就是动力和材质,在我面前的,是个木门,这个木门里面就是驾驶室,如果真的有操作员的话,就应该在这里,我深吸了口气,脚踹在了这个腐朽的木门上,这脚就把木门给踹烂,股子腐朽而略微发腥的气息几乎是扑面而来,我只手举着枪只手举着手电就照了进去。如果有什么情况的话,我能随时开枪。

    门口,和那个驾驶室是没有人的。

    但是就在我要松口气的时候,我抬头看了眼,看到在这个驾驶室的顶上,有双绿色的眼睛,似乎在死死的盯着我。

    “什么玩意儿!”我惊呼了声,手电扫过去的同时枪口也对了过去,我几乎就要开枪了,却发现这是只黑色的猫。在驾驶室的上面,挂着个木板,此刻那只猫就站在那个木板上,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枪口对着它,它也不动,它浑身是黑色,但是毛却点也不发亮,整个身子都非常的干瘪,我想到了伏牛山后面黄皮子坟树上挂的黄皮子尸体,就跟这个猫类似,看来这是只猫尸。为了确认我的想法,我用手电扫了它下,又用枪对它示威了几下。它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就连眼睛也是保持着那个表情。

    我呼出了刚才提上来的那口凉气,但是心里还是紧张,因为驾驶室没人,那升帆和降帆那就只能是鬼做的,事实上,能在这里发现人绝对比不发现要强的多。

    除了这个类似驾驶室的地方,就是后面几间相连的船舱,我想,驾驶室没人,但是这艘船是帆船,升帆降帆的举动不会是在这里完成的,而是在外面,主要是我现在还不是很想去那船舱里面,所以我准备绕圈儿,去看看那个船帆后面。

    就在我刚扭头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喵的声,接着就感觉到了身后有股子的冷风袭来,我个扭头,刚好看到那只猫对着我扑来,我举起枪就扣动了扳机,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但是也不知道是我的枪法太差还是说那只猫的动作灵活,我下子打了个空。

    而这时候,那只猫落在了我的面前,而不是跟我刚想的那样对着我的脸扑来。

    只有,它对做了个奇怪的动作。

    他伸出了只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