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和尚

作品:《捞尸人

    我本来想对胖子说句要不你把我杀了吧我也不还手,但是想这样太煽情了,我干脆笑骂道:“杀你大爷,就他那么单纯幼稚的挑拨离间之术,你竟然还当真了?”

    “叶子,你不会懂,胖爷我是想要站在山巅的男人,就是成天下第,但是目前来说你的潜力无穷,迟早有天,你会成为胖爷我的磨刀石,杀了你,胖爷举世无敌。”胖子道。

    “那完蛋,你还有很长时间的路要走才能有资格挑战我,我算算,韩昆仑你打不过,我大哥跟陈东方就别提了,李青你也不是对手,虽然唐人杰没显露过身手,不过他当年怎么说也是兵王,你也打不过,李家老太太你更是打不过,啧啧,胖爷,你还有好长的路要走啊!”我道。

    说完,我们俩竟然都大笑了起来,只不过这次的笑我自己都感觉尴尬,我最后止住了笑,照着胖子的肩膀就是巴掌骂道:“说了不让你跟他说话,你非要去,你看把咱俩恶心的。这家伙别的本事先不说,就睁着眼睛胡说道的本事,简直无人可出其左右。”

    “他也不完全是胡说。”胖子本正经的道。

    我这时候,最怕的就是胖子忽然正常的跟我说话,这会让我以为他把那个人的话当了真。

    “但是也不全对,你大哥肯定会对你有所不满,但是绝对不至于到恨的地步,起码是因为你他才会被过继出去,孙从武那个人,其实最虚伪了,你说自己的亲哥哥奸淫你的妻女,还把她们做成人瓮,你要么就不报仇忍着或者干脆自杀,要么就去杀了他全家,你不仁我不义这也说的过去,可是偏偏这家伙迂腐的很,想报仇却又不想背负弑兄之恶名,不杀孙从把又想为妻女报仇,所以活的非常纠结,胖爷我用脚趾头想就知道,那孙从武肯定是个变态,为了让你大哥有天为他报仇,定然是用极为变态的手段来调教你大哥,当然,不这样也不好调教出你大哥这样的个变态人物。所以说你大哥小时候肯定吃了苦啊,他在吃死人肉,哪怕你只是在啃窝窝头,他心里也会不平衡啊!”胖子说道。

    “这个我想过,但是我大哥不会是这样的人,俗话说吃的苦苦方为人上人嘛,他现在也有我仰望的成就。”我道,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莫名的空虚,因为我曾经想过这个问题,答案是我可能边吃死人肉边对抛弃我的家人恨之入骨。

    “还有个原因,那就是叶天华选择了你,而不是他。在胖爷我看来,这个可能性要比那个大,因为你大哥是个武痴。”胖子这时候说道。

    “算了,不说了,这都是命。”我道。

    “对啊,命运作弄人。胖爷我有时候想想都羡慕你,你只要点上魂灯,吃了十二道鬼窟你爷爷用命给你守下来的龙元,成就就是别人努力辈子都达不到的。”胖子道。

    “那龙元给你吃得了。”我看着胖子道。

    “我倒是想呢,你爷爷不劈了我啊?”胖子苦笑道。

    ——我们没有继续说太多,因为我们俩谁都感觉到了现在气氛的诡异和尴尬,人言可畏,就算我再怎么对自己说那个年轻人就是胡说的,我也没办法把自己心里的恶心给扫除干净。后来我俩干脆都钻进了船舱里去睡觉,只不过这次,任凭这艘船如何摇晃的跟摇篮样,我都无法入睡了,是不困,二是我害怕再做个血粼粼的梦,梦里我跟胖子兵戈相见生死相向。

    刚好就在我们无聊的时候,胖子在船舱的角落里发现了盒满是灰尘的象棋,就拉着陈东方跟他起下,胖子是个臭棋篓子,陈东方也高明不到哪里去,俩人你来我往的死的非常惨烈,杀了几盘之后完全是杀红眼了,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几乎开始就是疯狂的对拼。他俩的奇艺很差,没想到的是向玩世不恭的李青竟然水平非常不错,看来这玩意儿真不能以貌取人,李青上场就把胖子给杀的片甲不留,胖子无奈只能拉着我帮他报仇雪恨,结果我跟李青的这把反而是下的时间最长的把,久逢知己棋逢对手乃是古代人认为最大幸之事,谁知道我们把还没下完呢,孙连城忽然下来对我们道:“别玩了,拦路的出现了。”

    其实这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我都以为今天不会出什么事儿了,结果该来的还是来了,我们放下了棋子,赶紧走了出去,这时候,船慢慢的停了,我看到在我们的船前面,有个金色的和尚,这个和尚踩着片芦苇,看起来像是金身罗汉下界了样。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物,何必惹尘埃?”那和尚双手合十,站在水面上对我们说道。

    “这怎么回事儿胖爷,怎么还来了个和尚呢?”我看着胖子道。

    胖子皱着眉头看着那个和尚道:“敢问是何方的道友,为何如此的装神弄鬼?”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物,何必惹尘埃?”那和尚继续说道。

    “报上名号,为何拦路?”胖子再叫了句。

    “菩提本无树。。。。。”那和尚道。

    这时候,李青忽然对着这个和尚叫了句:“我操你大爷!!”

    “菩提本无树。。。”

    “这是个机器人?还是假和尚?”李青笑道。

    “我看倒像是个步步高复读机。”胖子说道,说完,胖子直接丢出道黄符,和尚踩芦苇立水面,胖子自然也可以踩黄符而里水,那黄符扩大之后落在水面上,胖子往上跃,朝着那个和尚就漂了过去。

    我这时候忽然想知道这个年轻人的想法,就忍不住偷看了他眼,谁知道他还是幅雷打不动的脑瘫痴呆儿童的表情,木讷的看着水忽然出现的和尚。

    “这和尚怎么来的?”陈东方问孙连城道。

    “漂过来的,就踩着个芦苇叶子,就这么来的,开始我还以为是个浮尸,谁知道是个高僧,别的不说,看这身的金身,不简单啊。”孙连城道。

    这时候,陈东方也看了眼那个年轻人,但是显然,谁都没办法从那个年轻人那里看出什么,而之后,我们则紧盯着胖子,因为此时胖子已经踩着黄符走到了那个和尚的身前。

    自古佛道是仇家,胖子虽然不是标准的道士打扮,但是脚下的黄符无疑是说明了身份,这俩人就这么对视之后,还真的有点佛道相争华山论剑的感觉。

    胖子围着这个和尚转了圈儿,之后又摸了摸,这才对我们叫道:“这是个金身和尚。”

    “什么是金身和尚?”我问道。

    “和尚死了,肉身被涂上了金粉,做成活佛。”胖子叫道。

    “那玩意儿不都是供在寺庙里吗,怎么出现在这里了?”我道。

    “鬼才知道。”说完,胖子非常随意的推了把这个和尚,似乎要把他给推进水里,结果推之后,胖子愣住了,因为他差点跌进水里,而踩着个芦苇叶的和尚竟然纹丝不动。

    胖子又推了下,和尚还是不动,这家伙直接踹了脚。

    “胖子,小心!”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那个和尚似乎诡异的笑了下。

    之后,他身上的金粉开始脱落。

    金粉下面,竟然是血粼粼的表皮。

    不用我们提醒,胖子就已经发现了,他从口袋里拿出张黄符,瞬间贴在了这个和尚的脑门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