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你会死在他手上

作品:《捞尸人

    胖子的话让我愣了下,随即笑道:“你这算是什么谬论,不过听你说的这个意思,郭庸的这个鬼道跟你们玉皇道好像是天生的死对头,玉皇道敬神,偏偏鬼道是不敬鬼神,玉皇道没有龙,鬼道独尊龙。”

    “所以玉皇道传承至今,而鬼道就算偶尔大放异彩也只能是昙花现。”胖子笑道。

    我没继续跟胖子接这个话,因为这时候李青从船舱之走了出来,胖子对他打了个招呼道:“嘿,李青,你怎么舍得出来了?”

    李青走了过来,轻笑道:“出来抽支烟。”

    等我们三个人点上根烟之后,李青边抽边道:“刚陈哥交代了,让你们两个稳住,按照他说的步步来,他自有安排。”

    “有吗?”胖子讥笑道。

    李青点了点头道:“有的吧,他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听不听随你们,我就是传个话。”说完,李青弹了下烟头,烟头划过个完美的弧线掉入了水。

    “什么态度!”胖子嘟囔道。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了,我也感觉陈东方做事稳重,会很有把握,你呀,别太多疑了,现在都在条船上,孙连城未必敢耍什么花样儿。”

    “我不是担心孙连城,我是担心他带来的这个年轻人,你还记得胖爷我跟你说过,不管是外家功夫横练也好,还是胖爷我这种稳扎稳打的练气,真的登堂入室之后,都能感受到气的存在,也能通过气来感觉对方身手的高低,我在上船后轻微的试探了下这家伙,但是我的气在靠近他的时候如同石沉大海了般,并且他马上看了我眼,发现了我在关注他,那就只能说明这家伙厉害,太厉害了知道吗?问题是他还这么年轻,孙家有这么年轻的顶尖高手,你不感觉玄乎吗?”胖子道。

    “你声音小点。”我瞪了眼胖子道,船不大,这也导致了我们离的并不远,在胖子说那个年轻人的时候,那个年头人轻轻的回头看了眼胖子,这把我搞的十分尴尬,毕竟是背后议论别人被抓个正着。

    “怕什么?”胖子看了眼那个年轻人,他刚在说人家呢,现在跟人家对视,丝毫的不怯场,甚至胖子还对那年轻人打了个招呼道:“喂,小子,你看胖爷干吗?”

    “别招惹他,他给我的感觉不是很好。”我拉了下胖子道。

    年轻人淡淡的扫了他眼,转过了头继续看黄河,看他的样子,似乎能穿过这浑浊的水面而直视黄河的底部。

    “感觉不好才多说说话呢,你让他耍酷,他永远露不出破绽,叶子,你记住,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对付这样的人,就得让他多说话,就跟你大哥样,你打不过他,但是能骂死他。”胖子道。

    “你说的这叫水面歪理?”我苦笑道。

    胖子摆了摆手道:“总之你看着就行了。胖爷我去会会他,耍酷有个孙仲谋就行了,装什么?”

    接着,胖子竟然真的朝这个年轻人走了过去要开启嘴巴战术,我拉了他下还没拉住,他要不说这家伙比他厉害的多就算了,说还去挑衅我真怕那年轻人个不耐烦就把他给丢到黄河里喂鱼去了,胖子这家伙就是傻大胆,有时候还贱贱的,明知道不是对手还敢去招惹,所以我赶紧也跟了过去。

    “喂,小子,胖爷我跟你说话呢,你没听到?”胖子走过去对这个年轻人叫道。

    “说什么?”那个年轻人回头看了胖子眼道。

    “你孙家的,你师傅是谁啊,孙从还是孙从武?”胖子道,这话说的跟他和孙从孙从武很熟样。

    “我没有师傅。”年轻人扫了胖子眼道。

    “那胖爷我问你,你是跟孙连城合起伙来的吗?你跟叶子有仇?”胖子道。

    年轻人这次连看都没看胖子眼,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我都想把胖子给拉过来不让他丢人现眼了,你当你是警察,审讯犯人的啊?

    “你去过我们这次要去的地方吗?知道那里有什么吗?”胖子问道。

    年轻人再次的摇了摇头。

    “胖爷我跟你说话,你就这个态度?”胖子继续挑衅道。

    “我不喜欢跟死人说话。”年轻人在这个时候终于转了转头,看着胖子道,他真是不说则已,说惊人,这句话让我跟胖子都愣住了。

    “你是在威胁胖爷?”胖子怒道。

    “胖子,别说了,走吧。”我拉了拉胖子,因为这时候,这个年轻人忽然对胖子笑了下,他的笑容竟然给了我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人家都威胁说要打死我了,我要是走了,不是太怂了?”胖子道。

    “不,我没有威胁你,我是说,你会死在他的手上,被他亲手杀死。所以在我眼里,你就是个死人。”年轻人说道。

    他的这句话,让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他说这话的时候,手指指的人是我。

    上次他说大哥恨我,这次他又说我会杀死胖子,如果是单纯的挑拨离间的话,那这人的挑拨技术简直是差到不能再差了,问题是他两次挑拨的时候,我对他的看法和态度不同。

    他的这句话,再次让我跟胖子愣住,之后我把抱住了胖子的腰往后面拖,道:“这家伙嘴巴比你还欠抽,你别跟他说了。”

    胖子下子挣开了我,他扭头对我笑道:“叶子,你还真怕胖爷被他给挑拨了啊?”

    “不是怕,就是听了怪恶心的。”我道。

    胖子没说话,而是扭过头看着年轻人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先知啊,那劳烦问下他怎么杀我?用刀还是用枪啊,什么时候?”

    “用手,他会在未来的某天杀了你,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将来。”年轻人说道。

    “那他为什么要杀胖爷我呢?你看不出来我们俩是好兄弟吗?”胖子道。

    “因为他不杀你,你就要杀了他。你们两个只有个人可以活下来。”年轻人说完,转过脑袋不再看胖子。

    “你真的是个天生爱挑拨离间的家伙。”胖子看着他道。

    但是年轻人说到这里的时候却不愿意再跟胖子说句话,不得不说,他虽然挑拨离间的本事不怎么样,但是因为他有莫名的神秘本领,所以他的话让人有种信服感,特别是他说到这里的点到即止,太给人想象的空间了。

    我忽然感觉到阵莫名其妙的烦躁,不得不承认我心里竟然被他这么简单的挑拨给搞的乱七糟的,我这次强行的拉着胖子拉到了边,不让他跟这个年轻人继续说话说下去。

    到边之后,胖子掏出烟点上,也递给我了支,他打了七次的打火机都没打着,心烦意乱的把火机丢进了水里,然后对我伸出了手道:“叶子,火儿。”

    我把打火机放在他的手里道:“叫你买两块钱的防风的,你非要买块的,又不缺钱,现在知道差距了吧?”

    胖子点上烟,双手撑在船帮上,没说话。

    “我都说了让你别理他,他那个人操蛋的很,白天的时候还说我大哥恨我恨的要死呢,你说可能吗?”我道,我说这个,为的就是掩饰我现在的心虚。因为我明显的感觉到胖子跟我样,被这个年轻人给说动了。

    “胖爷,你不会真信了吧?”我问道。

    “真有那么天的话,你把胖爷我杀了,我不还手。”胖子在这个时候,忽然扭过头来对我莫名其妙的来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