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年轻人

作品:《捞尸人

    “我的照片?什么地方?”我愣了下。

    “孙仲谋以前会经常拿出来看。”他说道。

    我脑袋短路了下,不过转念想,大哥的过继出去跟寻常人家过继给别人个孩子不样,生怕养大了就被亲生父母给认了,所以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但是大哥直知道自己家在哪里,有我的照片也不奇怪。

    “可能是大哥很想我这个弟弟吧。”我笑道。

    “不,我感觉他很恨你,因为每次他看你的照片,我都感觉他满脸的恨意。”他轻声的说道。

    我听了这句话想爆粗口,见过挑拨离间的,没见你这么没水平的挑拨离间法,我跟你很熟吗你上来就挑拨我们兄弟之间的关系?而且他这句话说的,我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去接了,干脆别过脸去不再跟他说话,本来他不说话的时候还有点高人的气质,这说话全没了,跟大哥就不是个档次的,大哥那个人,打死他也不会用语言挑拨。

    “你小心点,龙王爷并不想见到你,可能因为你,我们所有的人都会死。”这时候他又说道。

    “你是不是神经病?”这时候我实在是忍不了了,直接瞪了他眼道,他说这话,不是拐弯抹角的说我是扫把星吗?

    他对我笑了笑,不再说话,继续去看着水面,这时候我对他的兴趣已经荡然无存,甚至感觉跟他站在个甲班上都感觉浑身的不自在,干脆就回了船舱,孙连城在扣着手机,李青则在发着呆,胖子的呼噜声极有穿透力,在这边我都能听的到,也不知道陈东方是怎么睡着的,听着胖子的呼噜声,我忽然设想了下如果他跟小七真的成了,睡到半夜的时候胖子这么打呼噜,那古灵精怪的丫头也不知道会怎么收拾他,想到这个,我就想韩雪了,出来之后我甚至直都没给她打电话,就发了几次微信,不是不想打,是怕她担心,二来是我生怕听到她的声音就忍不住要回去,我本来毫无困意,但是船的摇晃跟个摇篮似的,不会就把我的瞌睡虫给摇了出来,不知不觉的我竟然睡着了。

    睡着之后,我忽然做了个梦,梦里我跟大哥在起聊天呢,他忽然捅了我刀,我不害怕我马上就要死了,就是不懂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狞笑的看着我说如果不是我他就不会被过继出去,还说凭什么他从小吃死人肉,而我则身上流着金色血液?还说他从小到大研究的就是怎么杀我不犯法,那把我给伤心的,忍不住哭了起来,这哭着哭着竟然把我自己给哭醒了,醒来之后发现群人都在围着我看,我摸,妈的,这衣领子都被我给哭湿了。敢情我虽然是做梦,但是是真的哭出来了?

    “叶子,你梦到啥了,哭的这么伤心?”胖子笑着问我道。

    “没啥。”我哪好意思说出来,他们几个都是脸笑意的看着我,这次丢人是真的丢大了,我站了起来,心里把那个年轻人给骂了万遍,不是他下午的挑拨离间我也不会做这样的噩梦,为了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我就问道:“现在走到哪里了?”

    “走了半了,估计明天午能到,大白天的,也方便,那地方邪乎的很,真晚上到我还瘆的慌。”孙连城道。

    我正要说话呢,结果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这又让我阵尴尬,胖子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道:“小叶子的肚子叫,胖爷我还真的饿了,我说饭到底做好了没呢?”

    胖子话刚落音,船舱的门就被打开,那个木讷的年人端着个大盆子走了进来,道:“刚才看到道,就给起了,抓了几条大鲤鱼,就做了个酸菜鱼,本来这酸菜鱼草鱼好吃,不过这是野生的黄河大鲤鱼,味道也不差。”

    也不知道我是真的饿了还是这个年人做的真的好吃,估计是后者,因为这么大盆子的鱼愣是被我们给吃个精光,最后胖子恨不得把这个大铁盆端起来把汤都给喝了,就在他端起盆子的时候,胖子忽然道:“哎呦忘了,忘记那个在甲班上乘风破浪的小兄弟了,但是这肉也吃完了,酸菜也没了,有馒头吗?胖爷我给他泡个馍。”

    “不用管他。他不吃。”孙连城道。

    “怎么回事儿,上船前出了铁了?”胖子道,不过说完这句话之后,胖子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样,脸绿问道:“他不会跟孙仲谋样,从小吃那个肉长大的吧?”

    他这说,我想起了浮尸,本来吃的很撑,胃里也是冒起了阵酸水,我踢了胖子脚骂道:“刚吃完饭,你他娘的说点什么不好,说这个?”

    “不会,整个孙家,就俩人吃是浮尸肉的,个是二爷,个是孙仲谋。别人谁吃的都活不了。这哥们儿只是虔诚的很,上船之后就不吃东西,只喝水,可能是为了对龙王爷的敬重吧,他尤其是不吃鱼。”孙连城道。

    “原来是怕吃到龙王爷的虾兵蟹将了,想想也是,胖爷我刚可能吃了条龙王爷的鲤鱼大将。我得赶紧给龙王爷上支香去。”胖子道。

    胖子直都是这样,他明明是个道士,但是在神仙面前却总是玩世不恭的样子,本来在水上是绝对不能说龙王爷坏话的,我这个外行都知道,不过我们也都不是特迷信的人,也都百无禁忌了,吃完了饭,我有点尿急,就出去撒尿,谁知道胖子也跟了过来。外面有点小风,那个年轻水鬼也真的是有毅力,他还是那个位置,依旧是那个姿势,这都天了,还是没变化。

    胖子解放完毕打了个哆嗦,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叫道:“擦!那是什么?!”

    我尿了半,被他这句话给吓了跳,下子呲了手,我直接抹在了胖子身上,骂道:“你惊乍的干嘛呢?”

    “你看那是什么?”胖子指了指。

    我看到我们前面的水面上,个个黑色的小点,像是个个的帆船样,正朝我们快速的驶来,看这架势,倒像是撞我们的。

    “搞什么玩意儿?”我道。

    “都出来,看看那是什么!”我叫道。

    那个老头船长这时候也走了出来,他脸苍白的道:“我用望远镜看了,那是棺材啊,水面上飘着的棺材啊!”

    “快停船!要撞上了!”胖子对那个老头道,老头看,那些黑点正在快速的靠近,站起来就要跑回船舱里。

    “别停,走,撞过去!”这时候,那个年轻人走到了我们身边道。

    “这么多棺材,船破了我们就没了!”胖子道。

    “水面上,哪里来的棺材,你们不奇怪吗?”他看着胖子道。

    “那也不能撞啊,这么个小破船!”胖子道。

    “到底听谁的啊,两位大哥?”这个老头都要急哭了。

    “撞过去!”这时候,陈东方跟孙连城几乎是同时说道,那老头得了指示,跑回去非但不停,甚至还加了马力。

    棺材虽然不大,但是多,就这么撞过去,有点彗星撞地球的意思,我也是紧张了起来,胖子对陈东方说道:“我说了不能信他,你咋还这样?”

    陈东方看着胖子道:“孙家是水鬼世家,水上的东西,听他们的,没错。”

    说完,陈东方看了看那个年轻人道:“小哥,靠你了。”

    船在加速,棺材也是漂的很快,这相对速度加,碰撞的力度肯定小不了,就在这时候,这个年轻人拨开了我们走到了船头上,他对着那些横冲而来的棺材就跪了下来。

    边跪拜边手舞足蹈,似乎是某种仪式样,前前后后跪拜了七次,他忽然摘下了他脖子上戴的那个卦吊坠举在了头上。

    而这时候,棺材正面撞来,我吓的都要闭上眼睛。

    可是,棺材却在马上撞上船头的时候,忽然那棺材阵分割了开来,给我们的船留了条缝隙。

    船速度很快,转眼间,那棺材阵就被我们甩在了身后。

    “停船!”年轻人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