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出发

作品:《捞尸人

    “没了,真没了。”孙连城说道。

    胖子这时候对陈东方说道:“这个孙连城直都在耍花样,他说渔船靠近那里不会有暴风雨,但是万有呢?在水上可不比陆地上,真的到时候阵风把船给刮沉了,咱们都得在那里没命。”

    “胖子,你这担心就是多余的了,这艘虽然是渔船,但是有十吨,已经算是非常大个儿的了,而且我们就是下个黄河,又不是去太平洋,怎么,我非得给你整个航空母舰你才有安全感?”孙连城道。

    陈东方看了看这艘渔船,对胖子道:“我就是因为怕他耍花样,所以才带他到身边的,我们如果上了船他在岸上,耍花样我们也拿他没办法,但是在船上就不样了,随时都可以把他给丢进去,龙王爷不在意他是好是坏,只会在意他的肉是不是好吃。”

    胖子嘟囔了两句,也没再说什么,陈东方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我们把他带在身边了,要死也是起死,孙连城就算再怎么狡猾,也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东西都准备齐了吗?齐了的话我们现在出发。”陈东方拍了拍胖子的肩膀以示安慰道。

    “准备倒是都准备好了,不过现在出发不了,得等人。”孙连城说道。

    我听了这句话就皱起了眉头,心道这孙连城又搞什么幺蛾子,难道他还叫的有其他人,胖子也是下子就怒了,他走过去提溜起孙连城道:“你又想干什么?竟然还叫的有别人?”

    孙连城摊了摊手道:“拜托胖爷,船上都是你们的人,我就不需要安全感了是吗?再说了,你们谁会开船?不需要船夫吗?孙家的规矩下黄河要带水鬼,虽然这是迷信,但是你认为真的在水上出了什么事儿的话你们能应付的过来?”

    孙连城理直气壮的对胖子道,他说的胖子也没话说,但是胖子要是怀疑谁除非经受时间的考验,不然绝对不会轻易选择相信,胖子松开了他,之后指着他道:“你小子最好是老实点。”

    “好了胖子,他说的也有道理。”我看了看胖子道,胖子这家伙对孙连城的敌意很深,要是单纯的因为怀疑他就算了,毕竟这个人满嘴跑火车的极不老实,我怕的是胖子会因为小七而吃醋,这样的话就会影响他贯准确的判断。

    好在我们也没等太久,孙连城叫的有三个人,个看起来非常利索的老头,还有个是高高壮壮但是看起来木讷的年人,还有另外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看就是孙连城找的水鬼,因为他浑身上下的气质跟大哥非常相似。只不过他要比大哥打扮的时尚的多,穿着个国风水墨画的短袖,脖子上还带着个很长的项链,我看了下,那个项链是个卦,面是太极的图案,而另面则是个镜子。

    人既然已经到齐,我们也就上了船,胖子虽然嫌这个船小,但是这其实已经是我坐过的最大的船了,上船之后分工很明确,那个老头跟大块头进了船舱,而那个年轻人则个人站在甲班上,他直言不发的看着黄河水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本来还想去跟他搭个话,问他认不认识孙仲谋,但是想,他也有可能是从小吃浮尸肉长大的也就作罢。

    我们进了船舱当,发现孙连城这个人虽然说话不靠谱,做事倒还真的不差,船舱里摆满了潜水的设备,还有个看着像电视的机器,孙连城看我们都迷惑那是什么,就解释道:“这是个水下的探测仪,把摄像头放进水里,可以看到水下的情况,这东西死沉,但是明显在这里非常有必要。”

    陈东方点了点头道:“总之现在上了船,我们说是条绳上的蚂蚱也不为过。”

    孙连城耸了耸肩道:“上了贼船,我自然知道轻重,你们不习惯坐船的,等下可能会晕船,后面的那个舱里有床铺,被褥什么的我都换了新的,你们可以去躺会儿,实际上我们到那里可能要天半的时间,你们不如睡觉,醒来就到地方了。”

    等船开了之后,离开了码头,开始还能看到不少的过往船只,胖子跟陈东方这两个不胜酒力的人不仅是喝酒头晕,坐船也是真的头晕,没坚持会儿就钻进船舱里睡觉了,李青直都盯着孙连城,而我左右无聊,坐在船舱里又感觉太闷,就走了出来,出来之后发现那个年轻的水鬼还在甲班上,似乎从上船之后他就保持着个动作个表情未曾变过。

    因为大哥的缘故,我其实对这个孙家的水鬼很感兴趣,特别是孙连城知道这次去的地方有多凶险,他带的人肯定是孙家很厉害的水鬼,所以我更想去跟这个气质与大哥接近的年轻人聊两句,是排解无聊,二来也顺便了解下大哥这些年过的是什么生活。

    我拿了两瓶水走了过去,递了瓶过去,算是搭讪,他开始还没注意,后来我拿瓶子碰了他下他才回了回头,看了看我递过去的水,他轻轻的摇了摇头,之后就转过脑袋继续他刚才的动作,这无疑让我感觉到非常的无趣。

    我讪讪的走到了旁,边看着黄河那浑浊的河水,边偷瞄着这个年轻人,这时候孙连城走了过来,他看了看我道:“怎么不去休息会儿?”

    “前两天睡太多了,睡不着。”我道。

    他又看了看那个年轻人,压低了声音对我说道:“刚我看见你去找他说话了,他不理你是吧?不奇怪,他就是这个脾气,是不是跟你大哥很像?因为他很崇拜二爷,孙家的人他就跟二爷说话的时候多点,所以言行举止的就会模仿二爷多点,也正是因为这样,你大哥跟他是孙家的两条木头。”

    “你当时跟着鬼裁缝来这里的时候,你二爷已经被你爷爷给弄死了?”我问孙连城道。

    “没有。”他摇了摇头道。

    “你二爷应该算是孙家最好的水鬼了吧?他对黄河肯定非常熟悉,那次的事儿就没给你说说是什么情况?”我问道。

    “没有,二爷这辈子挺惨的,说实话,有时候我感觉他很窝囊,有时候我又佩服他,你说那么大的仇,他明明能报却忍住不报,是不是窝囊?但是你说他窝囊吧,他又是因为兄弟感情,所以我都不知道说他傻还是什么。”孙从苦笑了下道。

    “这不能说明你二爷怎么样,只能说明你那个亲爷爷太那啥了点。”我道。

    “也是,好了,我去睡会儿,他那个人脾气不好,你别惹到他了,哎,这次说是来那个地方,孙家除了他没有任何人愿意跟来。”孙连城叹了口气,之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进了船舱。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转身的时候,他使劲儿的对我眨了眨眼,似乎是在给我什么暗号,因为无缘无故的眨眼太像是在提示我什么了。

    我头的雾水,但是随即就把这个给抛到脑后了,毕竟孙连城这家伙,你稍微相信他点,就等着他把你给卖了吧。

    我继续像没坐过船的人样看着水面,因为那天陈东方的话,我甚至想害怕这水里真的忽然就窜出条龙出来。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年轻人忽然对我说道:“你就是孙仲谋的弟弟吧?”

    “你怎么知道?”我赶紧回话,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木头对我说话的机会。

    “我见过你的照片。”他轻轻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