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就绪

作品:《捞尸人

    “这是好事儿啊!”我高兴的道,前天来看小七还是脸虚弱的样子,今天就愈合了,难道不是好事吗?

    我看了看陈东方道:“东方叔,你吓我跳,你路不说话,我还以为小七的情况恶化了呢。”

    “好事吗?”陈东方莫名其妙的看了我眼,这眼看的我心里头慌了下,都不知道怎么去接话,而在那几个白大褂的带领下,我们去了小七的病房,到了那里的时候我们去被拦在了门外,说是里面有几个女医生在给小七做全面的检查,我们等了大概十几分钟,小七就这么活蹦乱跳的出来了,起出来的还有几个女医生,外面等的几个白大褂赶紧围了过去问那些女医生道:“怎么?检查出来了吗?什么情况?”

    “不知道,我们也是第次见到这样的情况。”女医生也是头雾水。

    就在这个时候,陈东方对他们交代道:“我们有点要紧事要跟小七说,安排个地方吧。”

    我们被领进了个空房间里,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陈东方貌似非常紧张的样子,他看着小七问道:“伤口都长住了吗?”

    “恩,都好了。太不可思议了,昨晚我起来上厕所的时候还感觉疼呢。”小七也是惊喜的说道。

    “这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是你表哥的血。不愧是金色血液。”陈东方看了看小七,又看了看我。

    “什么?!”我跟小七几乎是同时惊道,不过小七接下来就问道:“他的血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的身体里,塞满了禁婆的头发,当时你真正的致命伤是这个,而不是子弹,孙仲谋取了叶子的血给你服下,这才让那些头发消失,只是我没想到,他的血竟然能让你快速的痊愈,这是好事不假,但是这件事千万不能外传,你们知道这个消息传出去意味着什么。”陈东方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的血是小七伤口愈合的原因?”我看着陈东方道。

    “你打开你手上的绷带看看你就知道了。”陈东方看了我眼道。

    当时我的手上被大哥划开了道伤口,回酒店的时候包扎了下,我这两天直在睡觉,还真的没感觉疼,听了陈东方的话,我半信半疑的打开了绷带,之后小七就把抓住了我的手,连我自己都惊呆了,因为我的手上没有任何的伤痕,大哥用匕首划的那下划的很深,也就是短短的三四天时间,我手上竟然连个疤痕都没有了?

    “看到了吧?”陈东方笑道。

    “这也太那啥了吧?”我惊诧道。

    “你渐渐的会发现自己更多特殊的地方,小七,这是瓶特效的金创药,别看,这是古方秘制,因为药材实在太过珍贵难寻所以无法推广下去,当然,这个效果肯定没有你表哥的血好用,你等下出去告诉他们,其实是你用了这个金创药。他们抽你的血检查的时候,我会自己处理,定要把这件事给摁下去,本来因为胖子给叶子点魂灯的事情就让玉皇道的人注意到了叶子的身份,要是这件事再传出去,那些人真的会把他给扼杀在摇篮里。”陈东方道。

    到现在,我才知道陈东方为什么说这不是好事,并且很紧张,知道了原因之后我也是阵的感动和后怕,如果不是陈东方的稳重想的周到,我都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有刀吗?”小七看了看陈东方道。

    “你还想再试试吗?”陈东方苦笑着看着小七道。

    “不,我准备放他点血,留着,比你这金创药要厉害多了,要是研究出原理开发出款药来,我不是发财了?”小七笑道。

    “我说,你还有没有良心了!”我瞪了眼小七道。

    “反正你的伤口也会很快长住嘛,连个疤都没有,你还是不是男子汉?”小七嘟着嘴道,这小丫头痊愈之后,又恢复了往日的古灵精怪。

    “好了,别胡闹了,记住我说的话,我知道你最会演戏,装的像点。”陈东方说完,拉开了门走了出去。

    接下来,我就算真的见识了小七的演技,这家伙不去拿奥斯克小金人都可惜了,我估计那几个白大褂的医生也是看不出什么破绽的,之后我们三个起回了酒店,小七直都沉浸在自己神奇的恢复上,因为她身体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问题,我就对她说了我们接下来的计划,当然,这也是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不然她再问起李老太,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结果我说,她就吵着也要跟着过去,我不知道怎么对付这个小丫头,反而是陈东方道:“别闹了,你爷爷让你回去趟,你奶奶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接下来孙仲谋会跟你爷爷单线联络,我已经帮你预定了机票,晚上你就回天津去。”

    “凭什么,你们就这么把我甩开了啊!我抗议!”小七气鼓鼓的道。

    “抗议无效,这是你爷爷的意思,你不想我被他臭骂吧?还有,你伤好的事情,能骗的了那群医生,骗不了其他人,你要是不想你这个救你命的表哥出事儿的话,就先回去。这件事办完我会原原本本的把过程都讲给你听的。”陈东方道。

    小七虽然还是脸的不情愿,但是陈东方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就是坐在边生闷气,也不说话。等我们回了酒店之后,胖子看到我们就溜小跑的跑了过来道:“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

    我搀着小七,小七装作病怏怏的样子道:“哎,我不喜欢医院的药水味,想回家了,爷爷给我安排了私人医生,我刚好也想我的床了。”

    “也是,医院那个环境是有点让人受不了,更别说你这样的小姑娘了,回去也好,回去清静。”胖子道。

    “哎呦胖爷,说话挺温柔啊,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儿呢?”我调笑胖子道。

    胖子的脸唰下,直接红到了脖子根,他回头对我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道:“闭嘴滚蛋,胖爷我不认识你。”

    “你俩有病吧?”小七看了看我俩,头雾水的说道。

    我下子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连陈东方都忍不住脸上挂着笑意,不管怎么说,小七的愈合其实都让我们心情放松了不少,而在我们晚上把小七送上回天津的飞机之后李青那边终于也传回了消息,说孙连城那边也安排好了,这家伙被我大哥顿给打怕了,李青还没怎么动手呢就答应跟我们起去了,我想孙连城被李青回旋踢就感觉搞笑,他这样的人也就适合暴打顿,你要是跟他讲道理,他保准比你的歪理还多。

    形成确定之后,第二天大早,孙连城那边已经准备妥当了,他虽然人来了,但是还是脸心不甘情不愿的,来就道:“我已经把情报都给你们了,我说你们能不能讲点诚信?我对你们的那点破事没什么兴趣,非要让我去干嘛?”

    “别废话了,准备的怎么样了?”陈东方问道。

    “都准备好了。我说真的没有缓和的余地吗?真的我非去不可吗?”孙连城还在道。

    “李青,他如果再废句话,你直接往死里打,胖子,你不是也看他不顺眼吗?不用给我面子,朝死里打!”陈东方道。

    这句话,就让孙连城乖乖的闭嘴,他举起手道:“大哥们,君子动口不动手,咱别动不动就打人成不成?”

    “你别耍滑头,就没人打你。走吧,你带路。”陈东方道。

    孙连城上了车,我们在后面上了辆车,很快就到了码头,到了那边之后,发现孙连城给我们准备的,就是艘普通的渔船。

    “你们孙家就这么寒碜?”胖子看着这个船道。

    “这你就不懂了,到现在了,我也跟你们实话实说吧,我知道你们是想去捡漏,我其实也这么想过,只不过后来我派过好几次人过去,只要船靠近那个航道,非但会有暴风雨,船上的电子仪器还会失灵,但是渔船就不会,龙王爷不为难渔民!你们说怪不怪?”孙连城道。

    “你他娘的到底有多少个实话实说?”胖子瞪了眼孙连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