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当年的筹码

作品:《捞尸人

    我也有跟陈东方样的感觉,在排除了屋子里没有监听设施之后,胖子看着陈东方问道:“你相信那小子的话?”

    陈东方点了点头。

    “你还真信有龙鳞啊?”胖子问道。

    “为什么不信?当年我跟天华哥去神农架看到了龙影,十二道鬼窟里可以有龙元,为什么就不能有龙鳞?!”陈东方看着胖子说道。

    “龙元是传说的,谁见了?龙影是在石头里的,你看到的只是影子,也有可能就是像罢了,但是龙鳞就不样了,胖爷我宁愿相信有几万斤的长着鳞片的大鱼,也不相信真的有龙。”胖子窝在沙发里说道。

    “你是玉皇道的人,你都相信元始天尊的存在,更相信有神,你胖子更是可以请神下凡,为什么你不能相信有龙呢?”陈东方问道。

    “那不是码事儿,胖爷是可以请神,但是那些只是虚影罢了。众生念力凝聚的神,但是龙可是看的见摸的着的,能样吗?”胖子道。

    “你们俩怎么吵起了?”我看着胖子道,这次明显是胖子先搞事。

    “不是胖爷我要吵,那小子明显是满嘴跑火车,你们非但信了他,还个个表示出欣赏的样子,被个毛头小子耍次就够了,胖爷我不想被耍第二次,他摆明了是想让我们帮他下黄河,那地儿绝对是个跟十二道鬼窟类似的地方,要去你们去,胖爷我不去。”胖子摊手道。

    “你还真没猜错。那地方还真的是个类似十二道鬼窟的地方,我要是跟你说,当年在神农架回来之后,要不是绝密A计划被叫停的话,我们的下站,就是那个地方,最后战会是十二道鬼窟,你会作何感想?”陈东方看着胖子道。

    说完,陈东方脱掉了西装,解开了领结,不管什么时候天气多热,他总是西装革履的,我还以为他不知道热呢。

    陈东方开了瓶红酒,给我们人倒了杯,刚才的他有点激动,也就是这么会儿,他就平静了下来,不得不说他的养气功夫要比胖子好的多。胖子现在还在沙发上窝着生闷气呢。

    陈东方把红酒递给了胖子,胖子白了他眼,不过还是接了过来,道:“胖爷我可以喝酒,但是不代表就认同你的观点。龙要是真有,那凤也有了,龙凤呈祥嘛!那龙生九子也有了,在哪呢?”

    “现在不是抬杠的时候。”陈东方道。

    我也是瞪了眼胖子,道:“你是不是昨晚喝的酒还没醒呢?少说两句,咱们不都是有事儿好商量的,吵什么?”

    陈东方则坐了下来,他喝酒跟我们不样,口很小,几乎每口都是用舌尖蘸下细细的品,胖子嗤笑道:“哎,十块的干红能让你喝出二年拉菲的感觉,胖爷我也是服气。”

    “闭嘴!”我瞪着胖子道。

    胖子学着孙连城的样子耸了耸肩,还真的闭了嘴不再说话。

    陈东方也没理会胖子的挑衅,他就这么细细的把那半杯红酒品完,才喝了半杯红酒,他的脸上就有点微红,李青递了条毛巾过去道:“不能喝酒就别喝。”

    陈东方接过毛巾笑道:“有时候喝的晕晕的,思维才会天马行空。”

    “那您老人家的天马这会儿跑到哪了?南天门还是瑶池?”胖子问道。

    “你没发现你今天很欠打?胖子,我知道我说的那句六爷想要把小七许配给孙连城那小子你生气了,你吃醋了可以,是个爷们儿你就去跟他公平竞争啊,小七又不是我的闺女,再说了,以小七的脾气,六爷说许配给谁她也不定就认,你机会多的是,在这边跟我较劲,你有完没完?”陈东方估计是忍无可忍所以无需再忍。

    我也感觉这会儿胖子不对头,陈东方说完这句话之后,胖子的脸下子红的跟猴屁股样,我不禁看的乐了,指着胖子道:“我说胖爷,你不是吧?小七才多大啊,你这老牛想啃嫩草?”

    “胖爷我也就二十七,就是显老点!”胖子瞪着我道。

    “你不说我还以为你四十了。”李青这时候淡淡的说道,这句简直就是神补刀了,胖子听完脸都绿了,把酒杯往桌子上放,站起来指着李青道:“你这话什么意思?胖爷我就这么老?”

    “行了,不闹了,说正经的,孙连城在这点上没有撒谎,他这个人知道分寸,他知道在这件事上撒谎意味着什么,再说了,孙从现在跟死了没区别,他算是孙家的话事人,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陈东方道。

    说完,他站了起来,又倒了半杯酒,他闭上眼睛靠在墙上,用手扶着额头道:“刚我们说到了郭庸当年拉拢叶孙李陈四家,我话说了半没有说完,要知道,鬼道走的路子剑走偏锋,不敬诸神,唯尊神龙,只信龙是真神,这跟现在很多邪教差不多了,你们想下,邪教骗的大多都是知识能力有限的乡下人,可是叶孙李陈四家,不管地位如何,都是在定的层面有自己的底蕴的,想要拉拢他们也去信神龙不敬诸神,郭庸必须拿出过硬的筹码才行,用现在的话说,这个筹码,必须硬到让人刷新三观。让你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所以你们猜猜,当年郭庸拿出来的是什么。”

    “龙。”我几乎是脱口而出,这个问题太显而易见了,你要让个人改变信仰,毕竟证明他的信仰是错的,又或者是证明自己的信仰是对的,所以要让叶孙李陈四家假如鬼道,最为过硬的证据,就是拿出条真龙来。

    条真龙摆在你的面前,你没有理由不信。

    陈东方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龙,只不过,是条龙尸,这条龙尸,是被满清皇室给藏起来的,当时在发现的时候,甚至当时在北京的洋人还拍了照片,这条龙尸,当时被认为是真龙已死天下大崩的不祥之兆,所以被皇室秘密的掩埋了。当时看到的人很多,现在你去翻些晚清的野史孤本都还能找出只言片语,只不过很多人认为,这只是传说罢了。”

    “其实是真的,当时被委以重任视为满清最后根稻草的郭庸,自然知道龙尸的埋尸之地,甚至负责埋尸的,就是郭庸,神农架的那个龙影,就是龙,而不是影子,我曾经看到了光绪皇帝下给郭庸的密诏,诏书不是埋龙,而是让郭庸让龙死而复生,皇帝以真龙天子自称,真龙复生,才能保皇帝之位。结果没等真龙重生大清国就没了,而那条龙尸,则成了郭庸鬼道立足的根本,没有人能抗拒那巨大的视觉冲击,就跟胖子你不信样,但是具龙尸摆在你的面前,你必须信。”陈东方道。

    “可得了吧,那条龙的事儿胖爷我听说过,就是个修炼了千年的大蛇,渡雷劫的时候失败了而已,就是条大蛇,还真的当龙了?”胖子嗤之以鼻道。

    “不,这是条真正的龙,这条龙是被人杀死的,像是皇帝杀死蚩尤样,龙元被放在了十二道鬼窟,龙鳞在黄河底下,龙身在神农架,皇帝把蚩尤的尸体四分五裂的镇压是怕蚩尤重生,屠龙的这个人这么做,可能也是在害怕真龙真的会复活。”陈东方道。

    “你就这么信吗?”胖子看着陈东方道。

    “不然你给我解释下叶子身上的金色血液!”陈东方瞪着胖子道。

    这话,让胖子哑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