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龙鳞

作品:《捞尸人

    这个监控画面被孙连城修剪的并不长,很快就看完了,这些行动僵硬的人把箱子抬上了甲班,估计有几十个箱子之多,之后这些人跳进了水里,再也没有出来过,而这个画面,最后定格在张鬼脸面具上,那些人似乎发现了甲班上方的这个摄像头,把他给拳头砸碎,猛的个拳头砸过来的感觉把我吓了跳,不过因为这个特写,也从侧面印证了孙连城的并没有撒谎,这个人的手的确是非常的漂亮。

    我们看完之后,孙连城合上了电脑,他点了根烟道:“那些人就是死去的水手们,我不知道鬼裁缝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无非是两个原因,是他认为死人最安全,因为我给他安排的船长跟大副在上岸之后就暴毙了,还有个原因,就是这些箱子只有死人才能抬上来,就跟鬼裁缝说那些石碑没有人能运上案样。但是不管哪种原因,都是鬼裁缝故意让他们死的。”

    “所以这箱子里是什么?”我问道,我虽然感觉到十分可怕,孙从采阴补阳够丧尽天良了,这个鬼裁缝更加的可恶,百十号人的性命,就这样没了?但是我也知道,这时候其实不是纠结这个的时间,我对那些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极其的有兴趣。

    这次或许是因为监控画面不会说谎,我发现不仅是我,就连胖子跟陈东方这么稳重的人,都没有对这个孙连城表示怀疑。

    “是什么我自然是要知道的,毕竟我这么聪明的人,但是我先不告诉你们,我想我知道这箱子里是什么的过程应该更有趣。”孙连城道,他说话很喜欢耸肩,这给人的感觉很欠扁,但是又不得不说这让他整个人显的非常自信。

    “我用了昨晚你们用的手段,打电话报了警,出动的水警自然是我的熟人,鬼道这些人很厉害,但是他们却每个人都活在梦里,似乎无法融入这个时代,我爷爷是如此,鬼裁缝也是如此,叶老爷子躲在伏地沟就算了,反而融入社会最好的是李家的那位女强人,好吧,别瞪我我知道又扯远了,水警把这艘装满了奇怪箱子的船给拦住了,鬼裁缝再厉害,在那么多警察的包围下也只能束手待毙,结果自然而然的,那批箱子也被扣了下来,结果呢,鬼裁缝是没反抗,但是很快我爷爷就打了电话过来把我臭骂了顿,而我相熟的那些警察也都吓个半死,有个来自皇城的牛逼人物,个电话打到了省厅,还有个电话,直接是济南军区打出来的,出面的这两个人都是头衔大的压死人,我那个熟人就地被免职了。现在想想我都感觉对不住他。不过还好,他起码帮我看了看那箱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我想,这个答案不应该我来说,应该陈叔叔来说。”孙连城道。

    这孙连城真是不怕死,竟然又把话题给引到了陈东方的身上,不过其实他不往陈东方的身上引,我也能猜到既然是有大人物出面,还是“有官身”的人物,陈东方就应该知情,因为陈东方和A,其实也是有“官身”的,只不过他们的身份很特殊罢了。

    “这事我知道,但是我真不知道是什么,关注这件事的人是刘老,电话也是他亲自打的,我曾经想办法去了解过,但是刘老非常谨慎,更谨慎的应该是那个鬼裁缝,那批箱子被辆军用卡车从警察局拉走,之后就连通着那个卡车人间蒸发了。想不到你小子竟然还真的有手,快说,里面是什么。”陈东方问道。

    这时候,我们谁都不喜欢这个自以为是还满嘴跑火车的孙连城,但是又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是真的聪明,还有办法。

    “我以为截留那批东西的人,是你们呢。”孙连城道。

    “别废话了,说吧,是什么!”胖子的急性子又犯了,催促孙连城道。

    “是鳞片,巨大的鳞片,个箱子里个,鳞片无比的坚硬,像是玉石般,甚至比玉石都坚硬,那要是鱼鳞的话,得是几万斤的大鱼,但是很显然,不是鱼,要是我猜错的话,是龙鳞吧,是不是很难相信?鬼道竟然从黄河底下,运龙鳞出来。我现在很后悔没有留个下来,华民族的图腾啊,只存在传说的龙,竟然是真实存在的,就在黄河底下!”孙连城道。

    他说话的声音随着他的激动而变大,搞的周围的人都在看我们,我踢了他脚道:“小声点!”

    他看了眼四周像看傻逼样看他的人,讪笑道:“不好意思啊各位,我们拍电影呢,我对对台词,对对台词。”

    说完,孙连城站了起来道:“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接下来你们要说的,我也没什么兴趣知道,你们如果想去黄河里的那个地方,我可以给你们路线,也可以给你们船,但是我是绝对不会去的,因为我想多活两天,哎,年轻真好,我去看我的七妹去了,你们聊着。”

    孙连城抱起电脑站起来就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这家伙竟然勾搭着那个女招待起下了电梯。

    “这家伙简直跟他爷爷个德行。”胖子笑道。

    “他是年轻,孙从是禽兽,不能比。”陈东方也笑道。

    “这家伙真的很聪明,哎,年纪相仿,我感觉我跟他简直都不是个档次的。”我看着孙从的背影道。

    “你羡慕他?你生在孙家,有这么个爷爷,你想活着,还想继承家业,你肯定比他强,这人啊,都是逼出来的。”胖子道。

    陈东方点了点头道:“这话不假,走吧,上楼去说。这里说话不方便。”

    陈东方说完这句话之后,伸手从刚才孙连城坐的位置底下拉出来了个小盒子,我看这个小盒子感觉十分的熟悉,胖子拍桌子骂道:“这他娘的不是村委会时候我们找到的监听器吗?原来那个监听器是这小子放的?”

    陈东方把这个东西给握的粉碎,这才对我们笑道:“现在知道了吧,这小子就是扮猪吃老虎,你看他玩世不恭的样子,其实是个心里做事儿的主,孙从死在自己孙子手里,点都不冤枉。”

    我拍了拍脑袋,感觉不可思议,他娘的,敢情这家伙不仅是在济南活动,甚至伏地沟都有他的眼线了?这天南海北的,我难以想象,我们在认识这家伙之前,这家伙就已经监视监听我们这么久了!

    “从仲谋回去,他就派了人跟着,所有的切,都在这家伙的掌控之,六爷都很喜欢这个家伙,也还真有把小七许配给他的打算,只不过还要再考察下他的人品心性,能让六爷都看不穿的年轻人不多,也是蛮有意思的。”陈东方笑道,言语之间,他毫不掩饰对这孙连城的欣赏。

    “不行,就算六爷欣赏他,也不能把小七姑娘推进火坑吧,你没看这家伙就是个花花公子?这事儿胖爷我不同意啊。”胖子道。

    “他不行,难道你行?”陈东方看了眼胖子道。

    胖子的脸唰下的红了,道:“胖爷我可没这个意思,但是这家伙是真的不行,得,你们李家的家事,胖爷我不插嘴了,走吧,上楼,叶子你赶紧检查下房间里,别他娘的还有监视器,这搞什么呢?窃听风云?”

    我们回了陈东方的房间,陈东方对李青点了点头,李青转了圈儿,还真的找出五六个隐藏的几乎让人看不出来的摄像头出来。

    “这小子,六爷真把他收了,就把他丢美国去做间谍。”陈东方哭笑不得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