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监控

作品:《捞尸人

    “行了行了,继续说下去。”陈东方看着孙连城道。

    “前期的打捞是我在负责,清理出了很多块上面写满了那种字的石碑,但是后期鬼裁缝介入了,我爷爷对他十分的客气,所以说整个后期的打捞工作就是我出人出力出钱,负责人是他,而且捞到的东西也是归他的。这些石碑是装在艘船上,那是艘大概十吨左右的渔船,渔船上上下下装的全都是这样的石碑,却因为莫名的原因在这里沉船了,鬼裁缝似乎对这艘船非常的了解,在后来的谈话他也透漏了这条船是鬼道的,鬼道从某个地方运出了这些石碑,本来是运到另个地方,但是在这里却奇怪的沉了下去。我问他沉船的原因,他对我说了意味深长的句话:他说,这是属于水龙王的东西,没有人能把他们运到地面上去。顾名思义,这句话的意思是在说沉船的原因是龙王爷所为。”孙连城说道。

    “你见过鬼裁缝?他长什么样儿?”我问道。

    孙连城摇了摇头道:“他带着鬼道的面具,我看不清楚,其实你不问我也要说这个问题,鬼裁缝看起来非常的年轻。是个年轻人。”

    胖子皱了皱眉头道:“你又撒谎,他跟郭庸,最起码也是跟你爷爷个时代的人,怎么可能是年轻人呢?”

    “所以我都怀疑他也会采阴补阳之术,甚至比我爷爷的都要精深。”孙连城笑道。

    “你以为每个人都是畜生?”胖子白了他眼道。

    “很奇怪,你骂我爷爷我竟然不感觉生气,你是不是很气?行了,我般在说正经事的时候不会胡说道,我并没有看清楚鬼裁缝的脸,我之所以说他年轻,是因为他身材修长,很瘦,但是却又十分的精壮,类似于李小龙那样的身材,看起来显的很年轻,没有点的老态,最重要的是他的手,这才是我几乎断定他是年轻人的原因,他的手很好看,那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手,十指修长,手形完美,手上的皮肤甚至像个女人样吹弹可破。”孙连城说着,竟然有点陶醉。

    “个做衣服的鬼裁缝,能做出霓裳羽衣那样的漂亮衣服,会不会就是个女人?”我忽然有了这样个想法。

    “NO,NO,他是个男人,而且还是很精致的男人,好吧,扯远了,咱们继续说,鬼裁缝之所以会告诉我这艘船是鬼道的,是因为他在打捞完这条船上的石碑之后,换了条航道,两条航道之间离的并不算很远,他说在这个地下,还有另外艘沉船,也是鬼道的,是负责当时鬼道从那个地方挖出来的另外的东西,因为我爷爷都说了这边的事情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就开始了在这个地方的打捞,你们应该知道孙家是干什么的,虽然现在已经很少人去学水鬼的些法术,但是在孙家的打捞队伍当,还是会有孙家的些老人,他们或许不会有孙仲谋那样的能力,但是对水下却也有自己的见解,这些老人不会下水,充当的是技术顾问,年轻人不定信他们,但是有他们在无疑是颗定心丸,在水下工作,哪怕安全措施做的再好,也有可能不知道死在哪里,所以这些在水手的水鬼,在孙家依旧是地位超然,在鬼裁缝要求在这条航道进行打捞的时候,这些老水鬼感觉到了水下的异常,并且发动水手们罢工,用老水鬼的原话来说,就是这些人如果在这里下水,会死在这里。而且是必死无疑。”孙连城道。

    “然后呢?”我忍不住问道。

    “水手们早就对鬼裁缝不满,加上水鬼的话,他们罢工了,找到了我,我又找到了我爷爷,结果可想而知,这些水手都有家人要养活,而且现在的人都喜欢钱,我支付了他们三倍的薪水,罢工的风波就停息了,实际上他们想加薪很久了,这只是个契机而已。结果他们都死了,个不剩,而我们孙家除了你大哥跟我二爷之外最有经验的老水鬼,也疯了。”孙连城轻松的说道。

    他的话让我皱起了眉头,说实话,我现在越发的讨厌这个年轻人,按照他的说话,死的人数肯定不少,但是他说起来却是这么的轻松,仿佛死的是蚂蚁,而不是人。

    “我也没办法,死的人太多了,大概有百个,孙家的人有二三十个,剩下的七十个是我从外面招来的,结果都是有去无回,因此我赔了大笔的抚恤金,但是有时候钱真的不是万能的,特别是在命面前,所以后来哪怕是我出十倍的工钱,也找不到肯下水的人了,所以我就找到了鬼裁缝,宣布这次的任务结束。我以为他会不同意,甚至已经做好了翻脸的准备,结果他竟然同意了,但是他却要我给他留条船。对于这个我爷爷的座上宾,条船算什么?我就留给他了,不过你们也知道,我是个很聪明的人,也喜欢瞎折腾,鬼裁缝表现的太过平静了,死百多个人啊!天都要死十几个,只要下去就上不来,这换谁谁都放弃了,结果鬼裁缝直强烈的要求继续下去人,我甚至感觉他就是故意让我的人去送死的,结果死了这么多之后,他同意了终止打捞并且要条船在那里,我要是不折腾出点什么我就不叫孙连城了,所以我给了他船,但是我在船上几乎所有可以装监控的角落,全部都装上了探头。结果我就发现了这个鬼裁缝的秘密,你说我是不是很聪明?”孙连城道。

    “别说屁话,继续说下去!”胖子瞪着孙连城道。

    孙连城对前台的女招待吹了个口哨,那女招待似乎认识这个玩世不恭的孙家少爷,走了过来脸甜美笑容的对孙连城道:“孙先生,有什么可以帮你呢?”

    孙连城伸手在这个女招待的屁股上摸了把,不得不说,因为有包臀裙的包裹,这个女招待的臀型看起来非常美,这个女招待被吃了下豆腐,竟然没生气,反而脸上有点娇羞的道:“孙先生,别乱来,这么多客人呢。”

    “没客人我就可以随便乱来了?去给我开间套房,房卡你留着。”孙连城道。

    “孙先生,要是没事的我就先走了。”这个招待脸红红的道。

    “不跟你开玩笑了,去我的车上,后排有个电脑帮我拿过来,你知道哪个是我的车吧?”孙连城递了把钥匙过去。

    “知道。”女招待接过钥匙,扭着那挺翘的美臀小跑而去,孙连城伸了个懒腰道:“看到了没,我的生活很多姿多彩,现在老家伙也死了,我以后就是孙家的大少爷了,帮你们这次算是两清。”

    “你的折腾劲儿,能忍住?”胖子看着他道。

    “哈哈,还是胖爷了解我。”孙连城道。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女招待捧着个笔记本跑了过来,孙连城倒是没有再去调戏她,而是打开了电脑道:“多余的部分我都已经截掉了,鬼裁缝不怎么会开船,所以我就给他留了几个开船的人,向他们保证绝对不会下水,在我们走之后,那三个人甚至没有出驾驶室,而鬼裁缝在甲班上站了三天,你们没听错,三天,不吃不喝,直都看着那个死了百十号人的地方。”

    说完,孙连城把电脑推了过来道:“这是那天晚上的画面。”

    我赶紧盯着电脑画面。

    画面很黑,也很模糊。

    那天晚上,似乎还下着小雨,但是在雨,我看到了个身材修长穿着身白衣带着鬼脸面具的人站在甲班上。

    而具具面色苍白的人,四个组,抬着个大箱子。

    这些人行动僵硬,像是具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