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无题

作品:《捞尸人

    何真人走之后,刚才的喧嚣下子也算是恢复了平静,不得不说,如果不是何真人来,大哥跟胖子之间会变的非常尴尬,何真人给胖子那三凿子,看似是略施惩戒,其实是给胖子个余地,何真人最后的那几句话,我虽然听不太明白,但是也知道其实是在给大哥解释胖子为什么会给我点了几次魂灯。也就是刚才陈东方的话,我才知道这几次其实有了不好的后果。

    等我们回去的时候,我跟胖子还有大哥都坐的陈东方的车,路上大哥跟胖子还是有点尴尬,在到酒店门口的时候,胖子下了车对我大哥说道:“孙仲谋,胖爷我不是很喜欢跟别人解释,但是现在不说不行,憋的慌,胖爷我几次给叶子点灯,是想找出叶子身上的秘密这不假,我没跟叶子明说,这胖爷我也认,不过咱们平心而论,你们什么事儿都不说,什么事都瞒着叶子跟胖爷,这地道吗?还有,胖爷我也不知道竟然有人能知道这事儿。”

    “好了,胖子,你别说了。”我拉了拉胖子道,其实我没有怪胖子,就算造成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影响,也是无心之失。

    “不行,这话得说明白了,胖爷的错得认,但是不能被冤枉,难受。”胖子道。

    “你是要我跟你道歉,还是你想把那脚给踹回来?”大哥看了眼胖子道。

    “那就不必了,胖爷我倒还没有那么小肚鸡肠。”胖子道。

    “好了,这不就对了,胖子,其实也没那么多事,何真人不是说了,福祸相依,你是玉皇道出来的,也知道玉皇道里面有的是厉害人物,叶子灭了盏魂灯,也就是想避过他们的眼,你给点上,虽然是暂时的,可不也被他们给发现了?你错就错在不该在孙从面前点上魂灯,孙从的那跪是让你对叶子的真实身份明了了不少,但是不也是等于把这个辛苦维护了二十多年的秘密给公布于众了?”陈东方道。

    “也怪胖爷我粗心。”胖子点了点头无奈的道。

    “行了,既然已经发生了,就算了。”陈东方道。

    我们也没再说什么,进了酒店,我去洗了个澡,出来就看到胖子给我打了十几个电话,我回拨过去,他那最炫民族风的铃声就在门外响了起来,我去打开了门,股子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胖子的手里还抓着个酒瓶子。

    “你喝这么多酒干嘛?我还想着咱俩去医院看看小七呢。”我对胖子道。

    胖子推了我把就从走进了屋子,走路都摇摇晃晃的,我也知道胖子心里不舒服,从我认识胖子开始,他虽然嬉皮笑脸的,但是是个内心极其骄傲的人,大哥的那脚对他的打击不小。

    我去扶起他坐在沙发上,把他的酒瓶子夺了过来,胖子指着我道:“叶子,你说认识这么长时间了,胖爷我对你咋样?”

    “兄弟之间,你说这些干嘛呢?大哥不是也只是误会你了吗?你看你的出息,还借酒浇愁上了。”我看着胖子道。

    “你知道个屁,胖爷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不是没吃过亏,但是让我师傅出来给我擦屁股,我还是头次,丢人,真的丢人了。”胖子道。

    “行了,怎么跟个女人似的,有完没完?睡吧。”我道。

    “叶子,胖爷我跟你说心里话,胖爷我是把你当兄弟的,我真的是无心之失,你放心,玉皇道的那些老头子们要是出来出手对付你,胖爷我就是拼了命的也要拦住他们,他们要想弄你,就先从胖爷我的尸体上跨过去,我现在就感觉,孙仲谋还他娘的不相信我,胖爷我要以死证明清白。”胖子道。

    他说着说着,就越发的碎碎念了起来,念叨着念叨着就睡着了,我给他盖上了被子之后躺在了床上,看大哥跟陈东方俩人的重视程度,似乎胖子惹的这个祸还不小,甚至有可能把我陷入险境,不过可能是并没有发生的原因,我倒是没感觉有什么。

    说句没出息的,我现在就是有点想韩雪了,也不知道家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就这么想着,我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就这我还是被胖子的呼噜声给吵醒的,我起来踢了他脚,他看了我眼愣道:“你怎么睡胖爷我的床上了,天啊,你对胖爷做了什么?”

    “做你大爷,是你喝醉了跑老子房间了!”我骂道。

    我没理胖子,去撒了泡尿就开始洗漱,洗漱完之后我看了眼手机,上面有陈东方给我发的信息,说等我睡起来去趟酒店大厅,他在那里等我。

    胖子昨晚喝的太多,正吵着脑壳疼,我给他看了信息催他去洗漱,完事儿之后我俩下到了酒店大厅,看到陈东方还有李青坐在那里吃早餐,而对面坐的那个人,竟然是孙连城。

    胖子看到孙连城自然是分外眼红,他冲上去下子就揪住了孙连城的衣领子骂道:“你小子竟然还敢在胖爷面前出现,我怎么跟你说的?”

    孙连城脸上也是鼻青脸肿的,估计是给我大哥打的,他笑着对胖子举手投降道:“那尸阵能挡住其他人,但是我知道难不住胖爷您啊?至于说里面有个禁婆的事情,我是真不知道,我今天来不是给胖爷您来赔罪了吗?”

    “胖子,放开他。”陈东方看了眼胖子道。

    胖子直接把他丢到了椅子上,指着他道:“你做好祈祷七姑娘没事儿,不然胖爷我能放过你,李家也能把你玩死!”

    孙连城扭了扭脖子,他还是脸上挂着那妖气的笑容道:“七姑娘没事儿,我早上才从医院过来,是挺悬的,那颗子弹差点就从胸口贯穿过去了。结果就差那么点,有惊无险。”

    “胖爷我也给你来个有惊无险你试试?”胖子瞪了他眼道。

    “好了,不吵了。”陈东方道。

    陈东方说完,拉了张椅子给我道:“叶子,坐。”

    我坐下来之后,忽然感觉差了点什么,想,原来是我大哥不在,我就问陈东方道:“大哥呢?”

    “他回来就是为了救你,昨晚半夜的时候就已经走了。”陈东方道。

    “这么着急?”我皱了皱眉道。

    陈东方点了点头道:“恩,夫人那边出了点问题,不过相信仲谋可以处理好,好了,咱们现在听听这个年纪轻轻就满嘴荒唐言的孙大少爷说说,他是如何破解鬼裁缝密码的吧。”

    “他不是喜欢自己钻研,然后研究出来的?”我愣了下道。

    “他?你听他瞎吹,鬼裁缝密码,凭他也能瞎捉摸出来?”陈东方嗤笑道。

    “你这人简直是在刷新我的三观。”我看着孙连城道,我只感觉,这样的人,嘴巴里似乎句实话都没有。

    “陈叔叔,你可不能这么说我,虽然我不是瞎捉摸出来的,但是起码也是我破译出来的吧?”孙连城道。

    “你他娘的好好说话,在胖爷我能忍住不动手打你之前!”胖子道。

    孙连城举了举手道:“成,成!我说,其实我没有骗你们,这件事要展开合作,还是得孙从死了才行,事情是这样的,早在几年前,孙从其实就已经把孙家交给了我,也就是在四年前吧,在黄河边上,我们打捞出来了个石碑,石碑上是密密麻麻的小字,看不懂的那种,我都没当回事儿,结果孙从却让我们在那个地方继续打捞,因为那个,孙家其实付出了不小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