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打车来的

作品:《捞尸人

    我曾经听过很多次这个名字,很多次别人见到胖子的时候都会问句何真人好吗之类的话,这还是第次见到真人,陈东方显然是知道这个何安下的,他在这个仙风道骨的老人落在地上之后走了过去道:“何真人,您怎么来了?”

    这个老人对陈东方施礼道:“不管当年的事情是对是错,总归这孙从与玉皇道是有段因果的,贫道虽然不问门事务多年,却总归也是门人物,今日他有生死难,师门命贫道来救,自然是要来的。”

    陈东方皱了皱眉头,他看着何真人道:“何真人,抛却当年鬼道与玉皇道两门人的因果不说,这个人这些年作恶多端,不知道残害了多少女子,今日你来救他,恐怕不仅有损你何真人的清誉,更是败坏了玉皇道的门风啊。”

    何真人叹气道:“事虽如此,师门有令,不得不从。”

    “玉皇道又如何?今日他必须死!”大哥这时候说道。

    “仲谋,何真人面前,别放肆!”陈东方像是个长辈样的训斥大哥道。不过说完,他拍了拍大哥的肩膀,又对何真人说道:“何真人莫要生气,仲谋的脾气就这样,但是孙从与仲谋有血海深仇,你这样带走他不太好吧?”

    陈东方说话,明显是向着我们这边的。

    何真人对大哥施了礼道:“从从武兄弟之间的恩怨,贫道早有耳闻,方外之人最讲究个因果二字,今日之事,我带走他,了却我与师门的因果,同时了他与玉皇道的因果,。”

    大哥摆了摆手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何真人不愠不恼道:“自然是有关系的,当年我曾为叶天华上龙虎山求得张天师赦令枚,保全人性命,也导致了我出走师门,这算不算叶家与我的因果?今日之事,你留他命,举三得,岂不美哉?”

    何真人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了看我,面带微笑。

    我想起了胖子请关二爷下界除妖那晚,就是我爷爷拿着张天师的赦令才没有让我死在关二爷的刀下,胖子当时还好奇,鬼道之人为何能上龙虎山求下张天师手谕,今天这个问题终于算是真相大白了,原来是那个我的保命符,竟然是何真人拿来的。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何真人的话,我自然是明白,所谓的因果,无非就是人情的意思,他把这个当年的人情搬出来,就是为了换这个孙从命,按理说命换命,也不亏,但是我又深知大哥的脾气,和他与孙从武的感情,孙从武的家人被孙从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这个孙从又犯下了弥天大罪,不死的话也真的是便宜他了。

    “既然是叶子欠你条命,那该还的自然是要还的,父债子还,这个账我认,但是我也告诉你,就算你今日带走他,他日我定会取他狗头。”大哥看着何真人说道。

    何真人施礼道:“我带他走,送他入师门,过了此事,你便是把他千刀万剐,也是他罪孽深重咎由自取,自然是与贫道无关。”

    “仲谋,就这么办吧,给何真人他老人家个面子。”陈东方看着何真人道。

    大哥点了点头,走到了边,不在说话。

    这时候陈东方对我招了招手道:“叶子,你也来见过何真人。”

    我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对于这个鼎鼎大名的人物,胖子的师傅,我还真不知道怎么称呼,更不知道怎么打招呼,最终,我只能学着他施礼的样子对他施了礼,何真人微笑的看着我道:“你虽没有高超武艺,但是叶江南却留给你片赤子之心,以诚待人乃是做人之本,我当年入山门之时我师傅曾经告诉我,修武也好,修道也罢,必先修身修神,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究极生,修的无非是问心无愧四字,此次来的匆忙,未曾带上什么给你,赠你言:三十年众神牛马,六十年诸佛龙象。权当见面礼了。”

    我听完看了看何真人,感觉他跟胖子完全不是路人,我甚至怀疑胖子是不是何真人的徒弟,别的不说,就这气质,就这说话的水平,完全就不是个档次,何真人虽然说的话我听不甚明白,但是听起来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感觉,哪里跟胖子样满口胖爷?

    “愣着干什么?快谢过何真人!”陈东方照着我的后脑勺就是巴掌。

    我赶紧施礼道:“谢何真人。”

    “师傅,就没什么送小胖的吗?”这时候,胖子眼巴巴的看着何真人道,平日里向大大咧咧的胖子,在何真人的面前就像是个孩子样。

    何真人伸出手,在胖子的头上凿了三凿,每次凿的都是咚咚响,我听着都感觉疼,胖子抱着头道:“好你个老头,多日不见,见面就打,这师徒情分还能不能要了?”

    “为师打你,第是打你伪装乖巧,用尘世的话说,就是恶意卖萌,第二打你太过鲁莽,有些事情欲速则不达,拔苗助长反而无益,记住了吗?”何真人虽然是打了胖子,但是可以看的出来他们师徒的关系非常和谐,特别是那句恶意卖萌从何真人的嘴巴里说出来,下子说的我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就连站在那边的大哥都忍不住嘴角上翘,看来这何真人虽然气质出尘,但是很接地气儿嘛。

    何真人最后对大哥说道:“劣徒鲁莽,提早泄露天机,我已惩戒,但是世间事皆有两面,逃不过福祸相依四字,这也怪我,之前诸多事宜都未曾告知于他,只是怕他嘴巴不把风到处言语,谁知道却引来如此多事端,但是你放心,徒弟虽顽劣,却绝非坏人。”

    “喂,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行?我虽然皮糙肉厚,但是也不能不要脸啊!”胖子对何真人叫道。

    何真人没有理他,而是看着我大哥,我大哥这时候点了点头,终于不再是幅冷若冰霜的样子,他对何真人施了礼道:“我自然是知道他不是坏人,只不过是气他太自以为是罢了。”

    “论自以为是,胖爷我哪里有你三分之?”胖子不服的看着大哥道。

    “莫要狡辩,错了便是错了。好,此间事了,贫道也回师门复命去了,世道险恶,你们还需多加小心。”何真人对我们众人施了礼,他单手就把面无人色的孙从提了起来道:“有时候死了,胜过活着,有时候活着,却不如死了,你终究是不明白这个道理的。”

    说完,何真人跟我们辞别以后,提着孙从,就要走,结果他回过头来悻悻的对陈东方道:“刚打车来的,这个点恐怕再难叫车,劳烦送贫道程。”

    我惊呆了,我还以为就何真人这样的人,来是飘然而来,真要走的话也是挥挥衣袖,要么踏鹤而行,要么就是踏云而走,竟然还需要打车?

    陈东方点了点头,对李青道:“去吧,送送何真人。”

    等李青和何真人走后,我走到了胖子旁边道:“你师傅不会飞啊?”

    “我师傅又不是鸟,干嘛会飞?”胖子白了我眼道。

    “可是他刚才是从楼上飞下来的,这么高的楼,他不也是飞上去的?”我诧异道。

    “他呀,就是会点轻功而已,唬下你还行,他要是不爬那么高然后跳下来,你会真把他当神仙?所以胖爷告诉你,你看到的不定是真的。”胖子道。

    “刚我还纳闷儿,何真人这么出尘的人,怎么会有你这样个徒弟,现在我才知道,你俩才是类人,只有这样的师傅才能教出你这样的徒弟出来。”我无奈的对胖子说道。

    “你才知道?胖爷我就是被他给带坏的。”胖子道。